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007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四十四章 师娘

第六百四十四章 师娘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不可能这么巧……一定是我看错了。”庄重在电梯中自言自语着,眼中流露出丝丝矛盾的心情。

    手在裤袋里伸进去伸出来,却就是迟迟下不了决心。

    “妈蛋,管他呢,我为这事紧张毛?又不是我媳妇!”庄重这样骂着,哗啦一把将替身草人摸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翻过草人背面,看向了贴在草人身上的那张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“陈颐,xx年x月x日……”庄重轻轻念着,念完就傻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一模一样?名字一样,生日也一样。而且也是在香江,难道……”庄重犹疑着,心里却是忐忑起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个陈颐真的是自己师娘?!”

    在来香江之前,方寸曾跟庄重说了师娘的姓名跟生日。

    两人当时在那段岁月里失联,据说师娘一个人去了香江。

    但是,有一点庄重却是尚存疑惑,方寸来之前强调,庄重师娘的左眉心有一颗痣,陈颐却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而且,陈颐现在已然有了女儿,难道说她到达香江后又重组了家庭?那陈漠言的老爸现在是死是活?师父他到时候会不会更加伤心?

    想着这诸多问题,庄重走出酒店,往林大兴呆着的商务车旁走去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走近,便隐约看见商务车门边一个黑袍人,正藏在车后,不知道做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庄重一看,便认出来正是加害陈颐的那个降头师。

    看他那鬼鬼祟祟的模样,便知道肯定没干什么好事,如果是这么近距离的施咒,那陈颐很有可能瞬间毙命。

    所以庄重连想都没想,罗刹应声而出,化作一道火焰射向巴颂。

    巴颂正偷偷摸摸的做法呢,他本来是想让陈颐受尽折磨再死,但是现在草人被庄重拿走了,巴颂生怕庄重破掉降头,只能就地做法,致陈颐于死地了。

    但他还没施咒完,就看见一溜火光朝着自己飞来,那种危险的气息让他大骇,在房间里他已然领教了庄重这个法器的厉害,哪里敢硬接?

    慌忙终止做法,随手甩出一个骨牌。只听砰一声,骨牌跟罗刹相撞,炸成碎末。

    而随着爆炸,骨牌上传出一声哀号,却是附着在骨牌上面的一个阴魂被罗刹焚灭了。

    借此时机,巴颂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庄重赶紧走过去,拉开车门,问林大兴道:“怎么样?她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情况还算稳定,不过刚才有一点波动,皮肤出现了龟裂,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生长出来一样。”林大兴回答道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知道这是巴颂施法的结果,巴颂刚才肯定在催生阴阳草,想让阴阳草尽快生长,冲破陈颐的肚皮。

    幸好庄重赶过来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扶好她,我已经拿到了草人,可以给她解降了。”

    林大兴依言将陈颐扶了起来,庄重把草人替身符摆在陈颐的身侧,右手掐一个法诀,在陈颐眉心一点。

    接着又在草人身上一点。

    “共此双生,苦痛换形,草人作我身,挡我千重灾!急如律令!”庄重嘴里念着,啪啪两声,双手快速在陈颐跟草人之间移动。

    这是道家术法中关于草人替身符的另一种用法,可以利用草人将苦痛转移。

    庄重正是利用此法逆行,将陈颐身上的降头转给草人。降头本来就是由草人而下,他们彼此之间是共生关系,所以正好拿来消灾挡难。换做其他草人便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庄重才做法完毕,就听见陈颐一声痛哼,却是有了知觉。

    中医将通则痛,就是说只要有痛觉,代表着病还有得治。像是之前陈颐一味的昏迷,那才是最危险的情况。

    嗤嗤嗤

    一阵阵电流般的声音传出,似乎陈颐跟草人之间形成了一个无形的磁场,两者在进行电力流通。

    陈颐的皮肤也开始一点点的收缩,本来龟裂的一块块的肌肤,逐渐的愈合,重新变得光滑细致。

    这种明显违背常理的现象,即便是此道中人的林大兴,也觉得惊奇。

    而旁边的草人却没这么好了,草人扎成的四肢裂开一道道的缝隙,稻草全都碎开,成为一堆堆的碎屑。

    尤其是草人的肚皮上,竟然开始缓缓炸裂,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阴阳降头草开始生长了,马上就要破体而出。”庄重看一眼草人,说。

    果然,片刻后,草人的肚子猛然炸成两半,一株双生的降头草就像是昂头的毒蛇,刷的一下从草人肚子里窜出来。

    强横的力道足以破开人类肚皮,甚至是冲击出一个血洞。

    “五雷正法,灭!”庄重灵气聚集于掌心,猛然大喝一声,只见一道白亮的光芒闪过,阴阳降头草瞬间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它是极阴之物,只有雷法才能克制。即便是用火烧,都未必能让它真正灭绝,遇见机会还会生长,那就是遗祸人间了。庄重只能用五雷正法将其毁灭。

    林大兴看着这一幕,则是满满的惊叹,庄重在他心中的形象愈发的高大起来。丫简直就是一本玄学百科全书啊,不止道家各门各派的符法都会,佛家的也是颇为精通,就连南洋降头术都能破解。

    作为锦绣和华的经理,林大兴瞬间决定以后多招揽点疑难杂症,不能浪费了庄重这么高的道行。

    要是庄重知道自己属下在打自己主意,一定会顺手再召一个雷法,把林大兴劈了的。

    “咦,她怎么还没醒?”林大兴看看陈颐,却兀自双眼紧闭,没有清醒。

    “降头还在她体内有存留,待我用法器吸出来便没事了。”庄重说着,摘下风水乾坤串。

    轻轻在陈颐的眉心拂了拂,降头秽气已经冲到了她的眉心,再差一点就冲进大脑了,那时候可就无药可救了。

    将眉心秽气吸干净之后,庄重从眉心往下,依次吸过去。直到陈颐肚子上方,才停住手,双手在风水乾坤串上虚按一下,风水乾坤串快速沉下,落在陈颐肚皮之上。

    一道道的气机在风水乾坤串中间激荡,形成一个涡旋,不断的将秽气从陈颐肚子里吸取出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只听陈颐“唔”一声,眼睛一睁,却是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陈女士你终于醒了。”林大兴高兴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你们救了我?”陈颐看看林大兴,问。

    “没错,你在下楼后就晕倒了,我们发现了你,所以救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晕倒呢?是不是那人又给我下了降头术?”陈颐奇怪的问,却是隐隐察觉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错,那人拿到了你的生辰八字,所以再次对你施了降,等会我给你一道符箓戴上,这样可以蒙蔽你的信息,让对方无法再根据你的生辰八字下降头。”庄重接过话头,道。

    “庄重?”陈颐听到庄重的话,转过头一看,却是震惊了。没想到庄重竟然会在这里。

    而且,这声音十分的熟悉,好像就是之前那个大师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那个大师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庄重并不想隐瞒,而是老实承认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陈颐还想问什么,可是才说出口两个字,忽然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两秒后就有些癫狂的坐起身,一把将庄重手里的风水乾坤串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?它不应该在你手里,是谁给你的?快说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陈颐那激动的表情,庄重不由笑了。

    看来,自己之前的猜测靠谱,这个跟师娘生日一样、名字一样的女人,就是自己的亲师娘!

    否则她断然不会认识风水乾坤串!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