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009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四十六章 非去不可的宴会

第六百四十六章 非去不可的宴会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进入大厅,便看见陈颐拉着陈漠言的手,正将整件事情婉婉道来,一边说,还一边拿着一张发黄的报纸,似乎在向陈漠言证明着什么。

    陈漠言表情明显很惊讶,接过报纸看了一遍,仍旧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一时间,母女两人似乎陷入了尴尬。陈颐不知道该怎么跟陈漠言讲清楚,而陈漠言似乎并不想接受突如其来的这么一个老爹。

    “庄重,来来来。”陈颐看见庄重过来,顿时像是找到了救星,匆忙招呼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手里捏着符包,也是有点尴尬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现在跟陈漠言的关系已经不是雇佣关系了,陈漠言可以说是庄重的师姐,庄重从自己师姐手里讹了不少好处,怎么能不尴尬?

    “师娘,这个符包您贴身戴着,这段时间不要离身,就是洗澡的时候也要挂在浴室内,免得着了道。”庄重将符包递给陈颐。

    陈颐欣慰的接过,随口道:“看来你已经把你师父的本事都学到家了啊,你创办的那个锦绣和华公司真是名声在外,不然我也不会找上门,然后让咱们相认。”

    “公司?庄重你创办的?”陈漠言一听,立即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庄重摸摸鼻子,有点不好意思的道。“是啊,这不比武赢了那点钱,然后就跟朋友合资开了一个风水公司嘛,然后就凑巧遇见了师娘,然后又阴差阳错的认出了师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?什么叫阴差阳错,这叫命中注定!”陈颐嗔怪道。不过说话的语气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,却是有丝丝的溺爱。

    陈颐这种明显的偏向,让身为亲生女儿的陈漠言感受到了危机,陈漠言不能说陈颐,只能狠狠剜了庄重一眼,那表情似乎在说等会跟庄重算账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是命中注定,是我说错了。不过师娘我当初即便看到了你的生辰八字,也不敢跟你相认。因为师父一直说您左眉心有颗贵人痣……”庄重拍拍脑袋,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说那颗痣啊,我早就点掉了。来香江之后碰上一个大师,说正是我这颗痣导致家人分离的,所以我就一气之下点掉了。”陈颐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啊?真是江湖骗子害死人。那颗可是正儿八经的贵人痣,说句不好听的话,师娘您要是不点掉那颗痣,您现在还会富贵数倍!”庄重可惜的说。

    一旁的陈漠言却是不乐意了:“你的意思是,我妈现在的生活不够好了?不够富贵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……”庄重哪里料到这句话会惹到陈漠言,慌忙辩解。“师娘虽然点掉了贵人痣,但是却收获了师姐您这么一个女儿,母凭女贵,却是一大福气,实在让人羡慕,让人羡慕啊。”

    庄重这见风使舵的比谁都快,当场换来陈漠言一脸鄙视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我妈到底怎么回事?她惹上了什么东西?”陈漠言显然不愿意在父亲这个话题上多谈,而是转而问道。

    庄重摇摇头,知道任是谁忽然得知自己冒出来一个父亲,也会不适应的。庄重从小无父无母,虽然说是犯了三缺五弊,是命中注定,可是庄重还是有亲生父母的啊。如果此时庄重的亲生父母走到庄重面前,让庄重喊爸妈,庄重一定也会开不了口的。

    “说到这个问题,其实我倒不认为是师娘惹上的对头。”庄重沉思一下,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?对方是冲我而来的?”陈漠言讶然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样。对方当初下降头只是想让师娘受尽折磨,而这种折磨最能刺激到你,让你心境不稳,无心于公司。这样对方就能从中渔利了。而且我见过那个降头师,很厉害。他如果想要害死师娘的话,很有可能早就得手了。综上原因,我认为对方把矛头对准你的可能性更大,这一切都是围绕着你来做文章的。”

    “冲我而来?那对方是谁呢?香江商场一向尔虞我诈,潜藏的对手不计其数。除了咱们最近得罪的向华星、闻中世以外,我还有几个商业上的对手,都是小人类型,他们的嫌疑也挺大……还真是不好猜。”陈漠言皱着眉头,说。

    “不管对方是谁,总之要多加小心。那个降头师可是修成了飞头降的高手,飞头降在泰国没有几个人敢修炼。一是过于伤天害理,一旦被发现就会群起攻之。二是极难修炼,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。那人虽然没有修到最高境界,可也不容小觑,我今天差点就栽在他手里。”庄重心有余悸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陈颐跟陈漠言同时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而且估计他还有更厉害的后招,降头师的优势不在于当面斗法,在于隔空下降。他要是躲在暗处害我们,更加难以应对。”庄重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难道就连……就连他……也没办法吗?他不是号称国内泰斗吗?”陈漠言犹豫一下,那一声“父亲”还是没有叫出口。

    “师父远在清平山,远水解不了近渴,何况他年事已高,现在已经无法进行耗费精力的做法了。上次我中了仇家的邪术,师父不过是帮我解除了下,就……就……”庄重说着,忽然以手掩面,声调变得异常悲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怎么了?你快说啊。”听到这,陈漠言顿时慌了,一扯庄重,问道。

    血浓于水的亲情毕竟是无法掩饰的,听到方寸身体有恙,陈漠言终究绷不住了,关切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还没亲自质问方寸当年的抛弃之举,就再也无法见到他。

    “就……”庄重深深叹了口气,然后才道。“睡了一下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漠言立即知道自己被庄重骗了,还以为方寸有什么大病了呢,原来只是睡了一下午。

    可是庄重接下来的话,又让陈漠言的心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姐你别觉得这是小事。你要知道放在以前,师父进行一次这种小法小术,然后还能中气十足的把我骂上一下午,甚至能够撵着我揍我。可是这次他直接去休息了,已经很能说明问题。古语说的话,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等到你想尽孝心却发现亲人已经不在的时候,那才是最让人悲哀的。就像是我,呵呵,长这么大连自己亲生父母都没见过,连尽孝心的机会都没有。那种苦谁又知道?比起我来,你幸福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庄重脸色忧伤,看着窗外。语气更是出奇的哀伤,让人听了就忍不住心生怜悯。

    陈颐不由眼眶一红,摸向了庄重的脑袋,亲你的揉了一下,说:“好孩子别哭,师娘就是你的亲娘,以后有什么事情跟师娘说就行。”

    陈漠言似乎也被感染,拍了拍庄重的肩膀,道:“对,以后你就当这里是你的家。我……我就是你的亲姐姐。”

    陈漠言也终于承认了她跟庄重的关系,认庄重为师弟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庄重眼里充斥着伤痛,将头埋进了陈漠言胸前。

    陈漠言一惊,可是看看庄重这伤心的样子,又于心不忍。只能任由庄重头埋在自己双峰间,蹭的自己双颊绯红。

    “对了庄重,你那个公司是不是刚刚开办?”这时候,陈颐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说起来,师娘您还是第一个上门的客户呢。”庄重赶紧抬头,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那晚上有个宴会你就非去不可了。”陈颐笑吟吟说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