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01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四十七章 国外来的大师
    “非去不可?到底是什么宴会啊,师娘?”庄重不禁起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是一个上层富豪的聚会,不过与会者大都笃信风水类的东西,对于你公司的宣传推广是很有效的。”陈颐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就多谢师娘了。”庄重一听,顿时喜形于色。

    这种场合却是十分有利于锦绣和华的推广,风水类的东西,不像是快消品,需要得到大众认可,而是需要得到上层社会的认可才行。只有那些有钱的富豪们都说好了,这个风水师的名声才能打出去,从而赚到钱。

    陈颐给庄重提供的这个机会可谓时机正好,借助宴会上的推广,加之林大兴之前的炒作,应该能够笼络一批客户。

    想到这,庄重赶紧摸出手机,给林大兴打了一个电话,让他晚上穿体面点,随他去赴宴。

    至于庄重,却也没有什么体面的衣服,也需要置办一身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自然交给陈漠言了,于是两人开车往商场而去。

    看着出去的两人,陈颐只觉心中有莫大的满足。这一生,有一儿一女足矣。虽然庄重不是亲生儿子,可是胜似亲生啊。

    到了商场,陈漠言几乎连问庄重的意见都不问,直接点了几套衣服,用命令般的语气让庄重换上看看。

    那语气,简直就像是在包养小白脸。弄得营业员看庄重的眼神都不对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庄重扭扭捏捏的换上了陈漠言挑选的衣服,走出了试衣间。

    而庄重一站在陈漠言面前,却是让陈漠言一愣,竟然有短暂的失神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套衣服跟庄重的气质很配,那种带着些不羁又带着些骄傲的感觉全都传达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连鄙视庄重小白脸的营业员,也看着庄重羞红了脸,心想如果能够找个这样的男朋友,即便他曾经当过小白脸也是可以容忍的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……很帅?”庄重从陈漠言跟营业员的眼神里看出了东西,不禁带着点不确定,又带着点期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深知庄重德性的陈漠言,自然不会给庄重得瑟的机会,冷冷回一句:“丑爆了!”

    然后扔给营业员一张卡,就要刷卡。

    营业员接过卡,兀自在心里叹息着,这么帅的帅哥,怎么就当小白脸了呢?

    可是她还没想完,忽然就听庄重开口了:“刷我的吧,我上次赚的那一个亿除去投资公司,还剩下三千万,不用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亿?三千万?”营业员霎时间心中闪过无数念头,毋庸置疑,无论什么念头,都是惊叹的。惊叹眼前这帅哥竟然不是小白脸,竟然一赚就是一个亿!

    “得了,你公司后期指不定还要哪里用钱呢,刷我的吧。就当做姐姐的送你的礼物。”陈漠言撇撇嘴,对庄重这种暴发户的行为很看不上。

    一个亿就让丫尾巴翘上天了?有没有点出息?

    听到陈漠言这么说,庄重才讪讪的收起银行卡,笑道:“谢谢师姐了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那啥,营业员麻烦你帮我包三套,我倒换着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漠言知道,自己又低估庄重的下限了。

    买好衣服后,陈漠言以休息的理由,拉着庄重来到一间咖啡馆。

    庄重本来以为陈漠言是想趁机找自己算账呢,没想到,陈漠言开口却是询问方寸的情况。

    看来这个师姐是面冷心热,嘴上说着不愿意,心里却是在挂念。

    于是庄重将自己跟方寸的故事徐徐讲了出来,从庄重懂事起跟随方寸走江湖,到六七岁后定居清平寺。

    从方寸教给庄重风水玄术,到庄重跟雷子在山上骗人香火钱。

    从方寸一次次诓骗庄重进行危险的道法修炼,到方寸夏天会为年幼的庄重打扇,生恐蚊子咬的庄重睡不着。

    一幕幕,一出出,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庄重讲的逐渐沉默起来,陈漠言也听得逐渐啜泣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相依为命的故事,本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动容的故事,它没有女人之间的那种可怜兮兮,却多了男人的那种悲怆与永不屈服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等到两人从过往回忆中清醒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“坏了,要赶不上宴会了,得赶紧回家了!”陈漠言一看表,慌忙拉起庄重,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快速上车,驱车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赶到家,正好陈颐已经等在门口了,收拾一番,三人往宴会地点赶去。

    宴会是在一家会所举办的,到达会所之后,林大兴早已经等候在外面了。

    没有请柬,他却是进不去。

    好在陈颐跟会所的人很熟悉,打声招呼,就顺便带了林大兴进去。

    今天林大兴也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,颇有成功人士的范儿。

    四人一路直行,一直到了会所最里面。

    推开一扇门,里面顿时天地不同。

    旋转的走马灯将宽敞的房间镀上一层温柔的灯光,轻柔的音乐轻叩在人心扉,绝对不会让人感到烦躁。

    整个房间里的人都在低声说着话,细细品着酒,看不见那种对瓶吹的豪饮人士。

    庄重略觉遗憾,庄重一直认为,对瓶吹红酒才是成功人士的标志。能常人之不能,这才叫成功人士嘛。大家都端着高脚杯装比,跟娘们一样喝酒,算毛的成功人士?

    不过今天庄重是来推广锦绣和华品牌的,所以只能把这种念头藏进心里,拘谨的跟在陈颐身后,走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“阿颐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颐一走入,便有一个打扮的珠光宝气的女人迎上来,亲密的揽住了陈颐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静姝,几天不见又漂亮了啊,快说到底找哪位大师做了法,返老还童了?”陈颐打趣道。

    叫做静姝的贵妇,正是此次宴会的女主人。

    本来陈颐是随口一说的,谁知道静姝还真的瞪大了眼睛,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,惊讶道:“不是吧,阿颐。你连这个都猜得到?”

    陈颐也是一愣,不过却没表现出来,而是笑道:“那是自然,你不看看我儿子是做什么的,内陆有名的风水相师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儿子?你什么时候有个儿子了?”

    “刚刚有的!来,庄重,见过你静姝阿姨。”陈颐说着,把庄重拉到身前。

    静姝打量庄重一眼,不由称赞道:“小伙子真帅!要是去演艺圈发展一定能够成为巨星!”

    庄重有点羞涩的笑笑,说:“阿姨你过奖了,要不是我师娘介绍,我一定不敢叫你阿姨的,分明就是姐姐嘛。”

    “哟,这孩子会说话!虽然阿姨知道是马屁,但是阿姨就是喜欢!以后有什么事找阿姨,阿姨能办的肯定会给你办了!”静姝娇笑道。

    陈漠言则不屑的瞪了庄重一眼,附在庄重耳边骂道:“马屁精!”

    随后又道:“这女人旗下有十几家大型酒店会所,被称为香江的星级酒店之母,人脉跟广,这下你赚到了!”

    庄重愣了下,却是没料到这个静姝竟然有如此背景。看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古话真的很对,庄重身边的都是吊丝,而陈颐认识的人,随便遇见一个都有这么大来头。

    “静姝你可别只是嘴上说说,我儿子可是刚刚在香江开办了一家风水公司,你得帮忙照顾着点啊。”陈颐不客气的道。

    静姝则笑着,说:“没问题,就冲咱们姐妹这关系,以后我酒店的风水摆设都给你儿子公司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庄重还不以为意,林大兴却几乎高兴的跳起来。旗下所有酒店的风水摆设,那得是多么大一笔生意?且不说能赚到多少钱,就单单是影响力,也够锦绣和华吃一辈子的了。要知道眼前这女人可是占据香江星级酒店的半壁江山!

    “那可谢谢你了。”陈颐跟静姝说着,两人迈步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一说风水我忽然想起来,这次我还真的认识了一位真大师,从美国回来的,在唐人街那边很有名望。等会我介绍给你认识啊。”静姝忽然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番话,庄重却是脸色变得黯淡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听出来,这个静姝阿姨根本就是认为庄重是江湖骗子,之所以答应给庄重生意,无非是看在陈颐的脸面上。

    林大兴也听出这一点,脸色也颇为尴尬,想要辩解点什么,却被庄重一把拉住了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