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01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五十三章 通字辈
    林大兴会这么想,欧阳石自然也会这么想。之前他流露出恐惧,一方面是被庄重用了**法,神智还有点乱,另一方面是庄重一下把他老底全揭了出来,让他方寸大乱。

    等到他冷静下来,他忽然想到,这小子凭什么给我施行三刀六洞的刑罚?他有什么资格?

    想到这,欧阳石的表情稍微冷静下来,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看庄重,盘起庄重的道来:“红花绿叶白莲藕,三教九流本一家。敢问大佬您是?”

    庄重冷哼一声,知道欧阳石的意思,猛然手掌一翻,啪一声亮出一个玉牌。

    玉牌上只有一个字“通”。

    这本是很稀松平常的一件事情,但是欧阳石看了,却是骤然脸色大变,难以置信的看着庄重,喃喃道:“怎么可能……怎么可能!现在根本没有通字辈的大佬了!”

    庄重拿出来的这个通字,其实就是青帮的辈分标志。

    青帮创立后,陆逵以祖传二十四字的字派相授,作为传统的帮内“家谱”。这二十四字依次是:清净道德,文成佛法,能仁智慧,本来自性,圆明行理,大通无亦作悟学亦作觉。立帮后徒子徒孙越来越多,怕原来的二十四字不够用,又由王德降续订二十四字。解放前,以“大通无学”四字辈居多,而以大字辈为最高。黄金荣、张啸林都是通字辈,杜月笙则是无字辈。

    如果庄重真的是通字辈的话,那岂不是比杜月笙都要高一倍?杜月笙见了庄重都得喊一声“师叔”。这也太扯淡了,杜月笙都死了多少年了?那时候庄重老爸都未必出生呢!别说庄重了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欧阳石狐疑的看着庄重,道:“大佬你在逗我吧?”

    哪料到,庄重却是冷哼一声,说:“我逗你做什么?这可是递了拜帖,入了青帮户部的!”

    “递了拜帖?入了户部?”欧阳石瞪大了眼睛,兀自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这怎么想都不可能啊,就庄重这个年纪,还能递上拜帖?你怎么不说你跟杜月笙还穿开裆裤干过架呢?

    然而欧阳石还没出言讽刺庄重,台下的向华星忽然盯着庄重手中的玉牌,吃惊的叫出声来:“庄重,你拿的难度是……难度是那个人的牌子?”

    庄重缓缓转过头,冲向华星笑了笑,说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得到庄重肯定回答后,向华星瞬间脸色变得古怪,看着庄重一时间不知道回答什么好。

    而向华星之所以出现这种神态,其实是因为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称呼庄重了。

    他说的那个人,乃是江湖上辈分极高的一位前辈,当年于青帮有恩,所以才获赠了这么一块“通”字辈的玉牌,其实不算是青帮中人,只能算是客卿长老之类的。但是因为他施恩青帮的缘故,青帮中人对他格外尊重。后来也有诸多青帮人受过他恩惠。

    只是那人建国后就消失了,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隐居了。即便算起年纪来,那人还活着也得有一百多岁了。

    “魏老前辈他……还活着?”向华星问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却是摇摇头:“十六年前就仙逝了,享年一百一十四岁。”

    “唉,真是可惜啊。不过老前辈他能活到这种岁数,实在也是终得善终了。”向华星听罢,叹息道。

    两人所说的姓魏的老前辈,便是那个通字辈的人,叫做魏正元,当年确然跟黄金荣、杜月笙等大佬打过交道的。不过他在八年抗战期间多次帮助过政府,所以建国后也没遭遇什么特殊对待,反倒被照顾的很好,得以颐养天年。

    而庄重的这个玉牌,就是传承自他。当时庄重不过四五岁而已,方寸带着庄重游方,正巧到了魏正元住的地方。魏正元对庄重甚是喜欢,在临走的时候顺手就把这块玉牌送给了庄重。

    当时方寸也吓了一跳,不让庄重接受。可是魏正元一句话就把方寸给堵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敢送你却不敢接?”

    所以这块牌子就一直带在庄重身上,这么多年来并没用过。实在是因为国内根本就没了洪门、青帮等组织,这牌子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文物而已。

    让庄重没想到的是,来到香江后这牌子却终于发挥了一次作用,让他装了一次比。

    欧阳石听着庄重跟向华星的对话,瞬间就冷汗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魏正元的故事,只是没想到魏正元的牌子竟然传给了庄重!要是这么算的话,庄重可就算是魏正元收的徒弟了,跟杜月笙一个辈分!

    想到这,欧阳石说话都磕巴了,庄重跟杜月笙一个辈分,那他得叫庄重什么?

    青帮规定,不论何帮,大一辈者,本命师与众已开法之师父,均以某师父称之;未开法大一辈之长者,则不论男女,均称为师叔;大二辈者不论为哪一帮头及是否开法,均统称为某师爷;大三辈者则不论何帮及是否开法,均称为师太;大四辈则不论何帮及是否开法,统称为太师太;大五辈本帮几乎没有,若真有那便称为祖节。

    难道欧阳石要喊庄重“祖节”,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啊。倒是被自己开了先河了,欧阳石只觉得心中发苦。

    叫什么倒还是其次,关键今天他得罪了一个“祖节”辈的大佬,日后还有他立足的余地?恐怕北美那块是回不去了,就冲庄重这辈分,只要一句话,洪门就得把欧阳石大卸八块了。

    欧阳石觉得自己似乎走投无路了。

    其实欧阳石哪里知道,庄重不过是得到了魏正元的牌子而已,并没按照程序进香堂,所以也就不算是真正的青帮人。洪门那边更是不可能认庄重了。

    “祖……祖节……我有眼不识泰山,今日冒犯了祖节,还望祖节恕罪。今日无论祖节怎么处罚我,我欧阳石都受着!只求祖节放过我家人。”欧阳石心一横,竟然扑通一下给庄重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家人?”庄重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    以前江相派这个行当都是孤家寡人,很少有成立家庭的,毕竟这是一个招仇恨的行当,一旦有了家庭反倒是羁绊。

    “是,在美国有个妻子,还有个女儿。”欧阳石知道这些信息瞒不过庄重,庄重只要稍加打听就能打听到,不如自己主动交待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庄重淡淡答道。

    这态度,反倒让欧阳石惊疑不定了。知道了是什么意思?难道他准备对付自己家人?想到这,欧阳石有点绝望,悔恨自己这一票捞过界,不仅害了自己,还把妻儿给连累了。

    “祖节,我欧阳石愿意以死谢罪,还愿意把这些年赚到的家产全都送给祖节。只求祖节放我妻儿一条生路!”欧阳石脸上现出决绝神情,毅然道。

    身在北美,他可是深知北美那块洪门的厉害,几乎没有能够躲过他们追杀的人。

    “放过你妻儿?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你妻儿了?”庄重一愣,自己这什么都没说呢,欧阳石就自我代入了,想象力未免也太丰富了吧?

    “什么?祖节你说不动我家人?太好了,谢祖节,谢祖节!我现在就把瑞士银行的资产转给祖节!总共九千三百万美元,另外还有一些金条,那得祖节亲自去取了。”欧阳石摸出手机,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庄重听罢,真是哭笑不得了。他没说杀欧阳石家人,可也没说要欧阳石财产啊。要是真要了,这件事传出去庄重成什么了?以大欺小,趁火打劫?怕是会被整个洪门、青帮唾弃吧?

    这个欧阳石简直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!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