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019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五十六章 过命的兄弟

第六百五十六章 过命的兄弟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接下来,这次晚宴就真的成为一次晚宴,吃喝玩乐,有钱的挑选着看上眼的外围女开房,有势的则直接点名要求服侍。

    像是这种宴会,并不只有富豪们参加,一些有姿色的外围女以及三流明星也会前来。一般举办方都会默认这种行为,毕竟参加的富豪们大多喜欢这种调调。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大家各取所需罢了。

    有厉害的三流女星侥幸拴住一个富豪的心,那就赚了。捧起来拍电影做唱片,随便搞搞都能混出身价来。这也是她们趋之若鹜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不用想,向华星周围的这种女人最多。除了女人外,还有一堆男人围着,不停恭维着向华星。

    庄重本来跟静姝谈完,正想着溜出去透透气呢,没成想被急于摆脱纠缠的向华星发现了。

    向华星一把将庄重推倒那群女人身边,道:“这是我兄弟,你们只要陪好了他,什么都好说!”

    这句话不啻在这群女人中间扔下一枚炸弹,炸的这群女人全都两眼放光。看庄重就像是在看一头剥光了的羔羊,能睡个帅哥,还能得到向华星的栽培,谁不愿意呢?

    于是一眨眼功夫,庄重身边就围上来十几个莺莺燕燕的女孩子,个个“哥哥长,哥哥短”的叫着,那媚态,都要把人骨子给叫酥了。而更有甚者,直接把大胸蹭在庄重胳膊上,刺激的庄重差点就对其回应。

    向华星见此场景,不由端着一杯酒在一旁偷笑。他是香江出了名的冷面佛,能看见他真正笑一回,却是难得了。

    庄重深陷脂粉乡里,被弄得头晕脑胀,这时猛然看见向华星在偷笑,自然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眼珠子一转,却是一个损招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我跟向生什么关系吗?”庄重大着舌头,装出喝醉的模样,问那群外围女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看到的了啦,向生为帅哥你两肋插刀,肯定是好兄弟哇。”几个女孩子嗲着声音回答。

    庄重却摇摇头:“好兄弟?这三个字形容我们的关系简直太肤浅了!”

    “那该用什么形容?”女孩子们瞪大眼睛,期待的看着庄重。

    而向华星也被庄重这个话题吸引,情不自禁侧起耳朵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和向生那个感情啊,怎么说呢,要说兄弟也对,不过得加上个形容词,过命的兄弟!真的!当时我们在国外,北美那帮黑涩会知道不?拿枪,当!就顶我头上了。让我干啥你知道不?让我喝尿!脸盆那么粗的大缸子,让我喝。向生当时“咣”就站前面了,大吼一声:“我喝”!二话不说咣咣咣咣咣这一缸子全喝没了。喝没以后,向生说了一句话,让我感动到现在。知道向生说啥不?向生说:能不能续杯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,一想到这句话,呜,我真的呜呜……感动的呜,就是……他想续杯你知道不?”

    庄重醉眼朦胧的用手比划着,一边比划还一边抹眼泪,那表情,要多真有多真。

    只是,旁听的女孩子们却全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……不是真的吧?向生能做这种事?不过社会上确实流传着一些小道消息,说向生曾经逼迫某位大明星舔鞋,现在想想,是不是那时候留下的心理阴影呢?

    可是,如果这件事是真的,向生这么丢人的事情都被自己姐妹知道了,那以后不知道被谁传出去,向生岂不嫉恨死这群姐妹?那可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一群女人全都心事重重的想着,再也没人有心情搭理庄重。

    而向华星本来正暗暗揣测庄重怎么说呢,谁想,竟然从庄重嘴里蹦出来这么个莫须有还丢人的故事。

    要是放在别人身上,向华星早就翻脸了,说不定还真的找来一杯尿让那人喝下去。可是放在庄重身上,向华星就完全没了脾气。

    只能苦笑的摇摇头,将庄重给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狠!”向华星对着庄重比了个中指。

    “啥?俺……醉咧……俺刚才说了啥?”论起不要脸,十个向华星也不是庄重对手,向华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了。

    终于,宴会结束,向华星如释重负的把庄重送上了陈漠言车子。

    挥手道别之后,向华星赶紧溜走了,生怕庄重又说出点什么难听的话来。

    而陈漠言则奇怪的看着庄重,问道:“你跟向华星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?他竟然肯为了你得罪刘家?”

    庄重此时才双眼一转,恢复清明,再没一分醉意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你帮他报了全家灭门之仇,他也会这样对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怪不得。”陈漠言点点头,懂了。“其实说起来,向华星那天在游轮上的表现也让我震惊了,看不出来他还有这么男人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心动了?要不我替你介绍介绍?”庄重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去死!我可不想这么早嫁人,你们这些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这句话对你们永远适用!”陈漠言白了庄重一眼,说。

    “言言你也老大不小了,是时候考虑下终身大事了。要是香江这些男人你看不上,这不还有内地的吗?总有看上眼的吧?”这时,陈颐正好走过来,将两人的对话听了进去。

    而陈颐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,还有内地的,眼下内地来的,除了庄重还有谁?这不摆明在说庄重吗?

    陈漠言自然听出来母亲话中意思,嗔怪的喊一声“哎呀,妈”,就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庄重也是有点羞涩的扭头看向窗外,当然,庄重羞涩的不是娶师姐为妻这种事,这种事情对护花小狂龙来说,完全没有任何压力。庄重羞涩的是以后该喊方寸师父还是岳父。

    师父一转眼成为老丈人,这可是一个让人一想就羞涩的问题啊。

    三人在这种奇怪的氛围中回到了家。陈颐对庄重的表现是赞不绝口,大有认了干儿子就不认亲生女儿的架势,搞得陈漠言冷哼着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庄重则兴致勃勃的拍着师娘马屁,把方寸的一些糗事都拿来当笑料,哄得陈颐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洗完澡的陈漠言裹着浴衣走出来,恨恨的瞪了庄重一眼,暗骂道:“马屁精!”

    庄重恰巧听见,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冲陈漠言做了个鬼脸,还指了指陈漠言胸前。

    惊的陈漠言差点大叫出来,因为她浴巾滑下来一点,差点露出整个半球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陈漠言红着脸骂一声,跑回自己卧室了。

    而庄重则跟陈颐一直聊到深夜,才不舍的离去。

    庄重听得出来,这么多年,师娘对师父的感情一点都没变淡,反而随着时间发酵,越来越浓了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庄重起床吃完早餐之后,跟陈颐说了声要去帮助静姝,陈颐也知道静姝面对的麻烦,嘱咐庄重尽力帮忙,让庄重去了。

    维多利亚湾大酒店。

    庄重联系到静姝之后,静姝就陪着庄重往酒店内部走去。

    走入电梯,庄重发现维多利亚湾酒店是没有四楼的。

    3楼之后便是5楼。

    4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,都是一个忌讳。所以现在许多酒店都会尽量避开这个数字,不设4楼,5楼便是正常的4楼。另外在房间号上也带4,比如301、302、303,后面不是304,而是直接305。

    从风水学上讲,4谐音死,也是阴灵们最喜欢的一个数字,所以是很容易招脏东西的。这种设计其实还是有那么点道理存在的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