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02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六十章 大仇得报
    “秦春阳?”

    那个似笑非笑的脸说话了。

    秦春阳点了点头,没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嗯,果然如此。鬼眉、三弯鼻、面黑,无不说明你这人品行够差啊。”庄重摇着头,说道。

    鬼眉是一种面相中的眉形,眉毛杂乱深陷眼窝里面,这就是鬼眉。相术歌诀曰:眉粗压眼心不善,假施仁义暗毒奸,百般生活无沾染,常思窃盗过平生。很形象的说明了有这种眉毛之人的品性。

    而三弯鼻也不是什么好象征,鼻子三弯其人必奸,鼻似鹰嘴啄人心髓。至于黑面,倒不能一概而论,但是有前两条打底,黑面所呈现出来的面相便是心狠手辣,只为自己。

    人心影响面相,除非那人城府深到一定境界,万事不流于表,那就无法通过面相看出那人性格了。

    不过显然秦春阳不是那种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秦春阳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畏畏缩缩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管我是谁,我就想问你一个问题。”庄重盯着秦春阳,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问题?”

    “这个瓶子是不是你放的?”庄重将盛着女鬼鼻子的瓶子拿到秦春阳面前,问。

    秦春阳看见瓶子后,眼睛里立马流露出一丝惊惧,随后猛地摇头:“不是,我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。我要出去,你快放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秦春阳,我们现在怀疑你跟一起谋杀案有关,我们已经报警,你不要抵赖了。”这时候,一直站在后面没出声的静姝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……老板?不,你们这是在诬陷我!我根本就没有杀人!我不干了,我辞职!”秦春阳嘶吼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即使你不辞职,我们酒店也不会要你这种人的。”静姝冷冷道。她真是恨死秦春阳了,酒店鬼事全因他而起,而且这男人还用那么狠毒的手段对付一个女人,简直该杀!

    “那好,我现在已经不是你们酒店的人了,你们立马放了我!不然我会告你们非法囚禁!”秦春阳从地上爬起来,这一会的功夫已然让他冷静下来,面露狠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希望待会警察来了你还能这么说。”静姝冷笑着,道。

    “警察?他们来了又能怎么样?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杀人了?难道就因为监控视频里的那段影像?笑话!”秦春阳嚣张的道。

    而静姝也一时语塞,确然,只凭借那段监控视频是根本不能定罪的。

    见静姝无语,秦春阳像是得胜似的笑了起来。本来还存着的一点害怕也随之消失,转而贪婪的盯着静姝看起来。

    他对这个风情万种的老板早就垂涎欲滴了,不过以前碍于身份不可能接触到,没想到现在竟然有机会跟她正面接触,还能看见美人吃瘪的样子,真是爽啊。

    秦春阳觉得自己某个部位涨得难受,好像要喷薄了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将静姝摁倒发泄一番,然后在她最兴奋的时候杀死,一定会让自己连续回味数月的。多么极品的女人啊……

    秦春阳眼神开始迷离,脑中幻想着某些画面,竟尔发出一声龌龊的呻吟。

    静姝察觉秦春阳不雅的姿态,不禁恶心的躲到了庄重身后,轻轻问:“怎么办,庄重?我们控告他杀人证据不足啊。”

    庄重却摆了摆手,说:“没事,我会让他自己交待的,准备好录音。”

    静姝点点头,打开了手机录音功能。

    而秦春阳此刻还沉浸在意淫中,那种幻想的快感让他脸色潮红,尤其是看见静姝躲避憎恶的样子后,他更是心中有种难以言说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要来了,要来了!秦春阳在心底呐喊着,竟然要当众干那种龌龊的事情!

    只是,当他将眯缝着的眼睛睁大一点,想要看清楚点静姝时,忽热一个激灵,袭上头皮的快感瞬间消褪,某个部位也如坠冰窖,一下萎缩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!”秦春阳指着自己身前,惊恐万分的大喊着。

    “呵呵,记得我是谁了?秦春阳?”一个阴沉沉的声音骤然响起在屋里。

    静姝转头四下看去,却是连个人影都没发现。随即心神一凛,知道这是那东西上来了,应该是庄重将她召唤上来的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你不可能记得我!我明明把你尸体埋在了老槐树……”秦春阳情绪激动的大喊道。

    随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马上闭嘴。

    只是为时已晚,庄重微微笑道:“怪不得呢,这女鬼一切事情都不记得,只剩下了一颗复仇的心。原来你把她尸体埋在了老槐树底下。老槐树性阴,会禁锢阴灵魂魄,一旦尸首埋在下面,不止会不得超生,还会忘记一切。你做的够绝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说什么,我听不懂。我要走了!”秦春阳慌忙掩饰道,说着就要拉开房门走掉。

    然而手才碰到门把手,接着就惨叫起来。因为门把手赫然变得冰凉,森森寒气浸染到秦春阳手指上,直接将他手指皮肤黏在了门把手之上。

    秦春阳使劲一拉,只听哧拉一声,皮肤撕裂,留在了门把手上,场面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啊!啊!”秦春阳惨叫着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“咦,你怎么不走了?走啊,我们可没拦着你。”庄重讽刺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敢暗算我?马小晶你这个贱人,生前老子能把你玩弄的跟条哈巴狗一样,死后老子照样能玩死你!去你妈的,就是老子杀的你怎么了?跟别的野男人眉来眼去,你当我没看见?老子就是要把你脸割掉,让你再也没法用脸蛋勾引野男人!哈哈哈哈,来啊,你来啊,你死了老子也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秦春阳哈哈大笑着,状若癫狂的大喊着。

    静姝看着秦春阳反常的举动,叹了口气。当她听到“马小晶”三个字之后,忽然愣了。

    “马小晶?竟然是马小晶!她不是一年前回老家了吗?当时还留下了一封辞职信,连当月的薪水都没领就不辞而别了。我还以为她回老家嫁人去了呢,原来……原来……”静姝越说越心惊,恨不得上前去抽秦春阳几个巴掌。

    一年前马小晶跟秦春阳确实是恋人关系,不过马小晶辞职的时候听说两人已经分手了,万万没想到却是被秦春阳杀害了。而马小晶乡下只有一个年逾古稀的外婆,外孙女一年多没回家,却也是没人起疑,这件事也就被搁置了下去。

    要不是庄重,恐怕这件凶杀案会被掩藏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秦春阳,善恶终有报,你当初作恶的时候估计没想到过吧?不是老天不睁眼,善恶到头,报应终循环!”庄重冷声说着。

    然后冲空气一指,接着便感觉一阵阴风吹过,好像什么东西飞了过去一般,秦春阳当即变得呆滞起来。

    半晌,竟尔走到桌子旁边,拿起桌上的水果刀,猛然对着自己鼻子切了下去!

    瞬间一个硕大的鼻子掉落在地,而秦春阳已经是满脸鲜血。

    接着水果刀一挥,又切向秦春阳下面。一刀下去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差不多就行了,你这样杀了他反倒是便宜了他。把他关进人渣遍地的监狱里,那才是真正的折磨。”庄重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这时,秦春阳忽然开口,出口的声音赫然是一个女声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你老是闹腾也不是办法,酒店生意都让你搅黄了。等警察来了审讯出埋藏你尸首的地方,我会给你入殓超度。你下去吧。”庄重对“秦春阳”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。”秦春阳感激的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又把头转向了静姝:“老板,你之前对小晶很好,小晶本来不该这样的。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小晶。没事……是老板对不起你,你失踪后竟然没有核实就让事情过去了。老板会给你找个好墓地的。另外你外婆老板你会让人给她却请个义工,照顾终了。”静姝有点哽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老板了。再见老板,再见大师。”秦春阳说着,忽然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空气中阴风吹起,随即恢复正常,却是马小晶走了。

    而半晌后被痛醒的秦春阳,偶然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后,绝望的大叫一声,却是再次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