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024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六十一章 丝罗瓶

第六百六十一章 丝罗瓶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不消会,便有警察来到,问清缘由有,带走了秦春阳。

    而经过短暂治疗后,警察第一时间提审了秦春阳,问出了马小晶尸首的埋藏地点。果然是在一棵老槐树之下。

    警察将马小晶尸首挖出之后,静姝动用关系将尸首取了出来,随即庄重做法超度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维多利亚湾酒店就不会再发生什么鬼事,于是压在静姝心头的重担也就放下。

    静姝对庄重也是愈加另眼相看,甚至要聘请庄重当整个集团的风水指导师,不过却被庄重婉言谢绝了。

    送钱给庄重,庄重是不会介意的。但是要让庄重听命于别人,那庄重就不乐意了,即使对方出再多的钱,更何况庄重现在还不缺钱。

    静姝遗憾的把庄重送出门,似乎并未放弃。

    庄重面对这个徐娘不老的妇人也只能是尽可能远离,不敢多跟她耽搁。

    谁知,在即将出门的时候,庄重忽然被几个争吵的人挡住了出路。

    而争吵的双方是酒店经理、保安跟一个客人。

    争吵的内容无外乎房费问题。那客人认为酒店服务不到位,不想付钱。而酒店经理坚持认为那客人是没事找事,想要故意赖账。

    于是双方对此争执不下,反而影响了酒店的正常秩序。

    静姝一皱眉,对手下员工这种处理事情的方法很不满,于是走上前想要息事宁人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跟那客人说两句,就被气的面颊通红,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气人,太气人了,我就没见过这么蛮不讲理的人!”静姝气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庄重不由好奇起来,能让静姝这种涵养甚好的老板生气,对方胡搅蛮缠的功夫也算一流了。

    于是庄重凑近一听,顿时也是大感无语。

    只听那客人竟然抓住床单上有粒杂物的事情不放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豌豆公主吗?对,就是那个隔着二十床垫子和二十床鸭绒被,下面有一粒豌豆,她居然还能感觉得出来的豌豆公主。我就是那样的人!别说是一点杂物了,就是你们扔在被褥里一个线头,我晚上也睡不着觉!我不管,你们要负责!你们要赔偿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庄重顿时啼笑皆非了。妈蛋这人不要脸的程度堪比自己啊。明明一个粗糙的老爷们,还说自己是豌豆公主,能要点脸不?

    谁知庄重接着听下去,才发现这只是小儿科,这人不要脸的程度绝对远超自己!

    “你们不赔是不是?信不信我给你们曝光?香江人欺负俺们内地人,还要不要点脸了?是不是觉得俺们没住过五星级酒店,就想敲诈俺们?告诉你,没门!就连窗户都没有!别以为俺们不懂香江法律,闹到警局你们也没理!对了,我要先给报社打电话,让报社曝光你们!对面的酒店好像跟你们也不对头吧?嗯,我也得给他们说声,让他们找几个记者来。”

    那人说着,摸出手机就要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无耻的手法,简直是捏准了酒店的软肋,百试百中。

    这种大酒店最怕的是什么?就是不良新闻,以及同行的诋毁。这人竟然一下抓住了这两点威胁,使得大堂经理瞬间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大堂经理求助似的看向静姝,询问静姝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静姝不禁叹口气,对大堂经理点了点头。意思是满足那人的要求吧,为了几千块钱的房费真的不值当闹到报社去。

    于是大堂经理准备服软,要免除这人的房费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没说话,却见庄重忽然一个箭步冲了上来,拦住了大堂经理。

    “别急,这种人我来处理,我有经验!保管让他哭爹又喊娘!”

    大堂经理见老板的朋友要插手此事,只能退让。

    而那人听有人如此大言不惭,不禁气从心头起,妈蛋,竟然敢如此挑衅自己,自己今天要是不把事情闹大,就不姓延!

    只是那人才把注意打定,刚想闹大的时候,忽然看见了出线在自己面前的脸,瞬间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庄……庄重!”

    “老骗子!”

    “庄重怎么是你?卧槽,你小子现在可以啊,这一身衣服得上万吧?”那人打量庄重一眼,羡慕道。

    “上万?零头而已!你也忒看不起我了吧?”庄重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“呸,先别吹牛,先把老子那两万五千块钱的分红拿来再说!”那人却是手一伸,冲庄重要起钱来了。

    “都被老家伙拿走了,有本事你找他要去。”庄重手一摊,说道。

    那人顿时泄了气一般,哀怨的看着庄重,忽然撒泼般赖上了庄重:“我不管,今天你得把我的房费给结了,不然你别想走!”

    庄重笑眯眯道:“你刚才不是已经赖下账来了吗?怎么现在又要付钱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是没逮到冤大头,现在逮到了,自然得认账了。废话少说,赶紧付钱!”那人无赖般抓住庄重袖子,道。

    庄重却是一点也不生气,只是笑眯眯看着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正是因为此人是庄重旧识。之前庄重在清平山上,曾经跟雷子一起下套坑骗游客。那时候还有一个扮演五金老板的同伙,不是别人,正是眼前这人,叫做延边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这酒店老板是我认识的人,房费给你免了!”庄重装比的一挺胸,表示自己认识很多有钱淫,比如这家酒店老板。

    而延边则惊讶的看着庄重,半晌之后忽然道:“不会吧?庄重你竟然背着方寸大师做出这等有辱师门的事情?不行,我要阻止你继续沉沦下去!你当小白脸的事情要是被方寸大师知道,他一定会把你逐出师门的!”

    庄重顿时哭笑不得,什么跟什么嘛,谁当小白脸了,谁被包养了?

    “滚蛋,这是我师娘的闺蜜,静姝阿姨。你别乱说话!”庄重没好气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师娘?你……竟然找到了方寸大师失散多年的媳妇?真的假的?”延边更加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的,走,我现在就带你去见师娘。不过话说回来,你怎么来香江了?我上次回清平寺就去你家找过你,结果人家说你走了。没想到竟然来了香江。”庄重搂过延边,亲热的道。

    这是庄重搭档多年的伙伴,庄重自然感觉亲热。而且延边“老骗子”的称呼名副其实,庄重骗人的本事有一半是从他那里学来的。这家伙堪堪能把死人说成活人,足见其骗功了得。

    两个贱人相见,自然是有说不完的话。跟静姝打过招呼后,两人就径自出了酒店,打车往陈家别墅而去。

    路上,自然也少不了各种贱招心得交流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,香江尖沙咀的一处酒店里。

    巴颂正盘坐在床上吞云吐雾,一阵阵黑色的烟雾从他嘴里喷出,诡异无比。

    咚咚咚,房门忽然被敲响,巴颂警惕的睁开眼,想要悄悄藏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动身,忽然房门就开了,接着走进来一个长相俊秀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年轻人手里提着一个人,只是那人神色呆滞,正对着巴颂,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生机,好像死了一般。而且最特殊的一点是,那人的瞳孔中根本就没有巴颂的倒影!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丝罗瓶?”巴颂一看见那死人,立即惊叫道。

    丝罗瓶便是修炼不成功的飞头降,这丝罗瓶每晚出游,便变成无主游魂,带肠肚出游;肚子时常饥饿,到处寻找小孩遗粪充饥。凡粪被吃的小孩,命运会衰败,不死也病,或遭劫难。所以南洋人当小孩在屋外大便时,家长们便教小孩子在大便后,拾取小树枝或草枝,打十字形,放置粪上,这样丝罗瓶便不敢吃它。

    丝罗瓶最大的特征便是眼中没有倒转的人像,所以巴颂才会一眼看出年轻人手里提着的,是一具丝罗瓶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