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02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六十三章 斗彩鸡缸杯
    陈家别墅内。

    庄重、陈漠言还有老骗子延边正坐在一起,听延边吹嘘着他这半年浪迹天涯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阿重你是不知道,你走了之后我跟雷子顿时就没了搭档,雷子那小子太憨厚,也就你能让他老老实实的做什么事情,纵使我怎么说,他也不愿意再跟我搭伙行骗,不得已,我只能收拾背包,远走天涯。”延边喝一口茶水,埋怨道。

    当初庄重走的匆忙,都没来得及跟雷子还有延边打招呼。以前他们这个三人骗子组里,庄重是核心。现在核心一走,剩下延边跟雷子也就干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雷子更是铁了心要去明珠找小妹,延边无奈,自然只能离开清平寺,独自一人去社会上闯荡下了。

    庄重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,说:“当时老家伙催得紧,我是真没时间跟你们说一声。不过你也够有魄力的,竟然说走就走,还混到了香江来。”

    延边听了这话不禁一笑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:“那是,你也不看看我是谁,咱们之前的骗局可都是我设计的,哪次不是赚个几万块钱?别的不敢说,就骗人,啊不,忽悠人这一行当,咱绝对是专家级别的!”

    陈漠言在一旁听着两人谈话,越听越吃惊。庄重这段不光彩的历史可是没跟她说过。她没想到庄重竟然还干过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你这半年都去了哪里?”庄重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嗨,哪里都去过,北边、南边各大省会城市都去过。从火车站摆残局到跟人玩仙人跳宰了几个土豪,从捡人烟屁股吃到误入传销组织,都经历了。不吹,咱这半年足够顶得上别人一辈子了!”延边唏嘘着感慨道。

    庄重也是理解的拍拍延边的肩膀。其实延边天生就是这种混江湖的人,他能轻易间看穿一个人的心理弱点,从而针对那人布下一个骗局,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我在传销那段日子才是最舒服的呢,只可惜啊,最后竟然被他们赶了出来。妈的!”延边回味的说着,说到被赶出来,兀自显得十分的愤慨。

    “什么?我只听过传销扣人不让人离开,还从没听过赶人出来的。你不是在说笑吧?”此时,陈漠言也忍不住插嘴道。

    对于传销这种神一般的组织,陈漠言还是有一定好奇心的。不过一直听说传销怎么怎么骗人,不交钱就不让走等等。延边竟然说他被传销赶了出来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延边看陈漠言一眼,嘿嘿一笑,说:“陈小姐你有所不知,传销也是要赚钱的。他们在我身上榨不到油水,自然就要赶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他们没有揍你?没有逼你找朋友要钱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我那么配合。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,说让我学习我就学习,说让我睡觉我就睡觉。这么听话的人他们怎么会揍呢?”延边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他们为什么还要赶你出来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因为我一上课就睡觉,一吃饭就精神,比谁吃的都多,还老调戏女学员……我还时不时的给传销组织里的那些人分析经济形势,搞到最后他们都不听讲师上课了,转而听我上课了。一个组织里面一百三十号人,有一百一十多个成了我的粉丝。你说他们不赶我赶谁?”

    “扑哧”,陈漠言听罢,当即就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人,简直就是个活宝啊。能把传销组织里的人发展成他的粉丝,这种煽动力,恐怕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。这还是他掌握的知识比较粗陋的情况下,如果让他掌握点高深的经济学知识呢?

    比如说投资,投资本质上就是一场忽悠,忽悠人把钱投进来。

    陈漠言看着延边,眼中逐渐亮起一抹光彩,似乎发现了什么宝贝一般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就知道是这样!传销那种小庙可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。”庄重大笑道。“对了,你怎么来香江了呢?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说特别也算不上特别,我这不寻思着香江遍地黄金,想着来捡一点嘛。谁料到黄金没捡到,差点被人扣在酒店里。”延边懊恼的道。

    庄重不由回想起延边在静姝酒店里胡搅蛮缠的一幕,不禁摇了摇头,要是自己是开酒店的,也拿这种人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对了阿重,你知不知道三天后苏富比拍卖行要拍卖一批传世文物?”延边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苏富比?文物?难道你准备打苏富比的主意?”庄重愣了。延边这胆子也忒肥了,竟然连苏富比的主意也敢打。

    要知道苏富比可是全世界最大的拍卖行。它成立于1744年,当初不过是一个书籍拍卖行,第一场拍卖总共拍卖了数百本珍贵的书籍,总成交额不过是876英镑。

    不过它却是开创了拍卖先河,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拍卖行。

    二战后,国际艺术品市场逐渐形成。苏富比也朝着全球化方向发展,并且逐渐垄断了重要艺术品的国际市场。六十年代初,苏富比进军美国,收购了已有八十多年历史的“派克勃内画廊”,并成立了美国第一家国际性拍卖行。七十年代,苏富比又陆续将拍卖业务推广到香港、蒙特卡罗、日内瓦等国际都市,并在世界主要城市设立办事处,广为搜罗各国艺术品,逐步形成了国际艺术品拍卖的格局和规范。五十年代末,苏富比公司的年营业额不过600多万英镑,而到了1980年,年营业额已达上亿英镑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,苏富比每年的营业额则以几十亿美元计算,去年更是达到了58亿美元。换算成英镑也有三十多亿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一个行业巨头,延边想打它的主意,基本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我就是真的想打苏富比的主意,也没机会啊。我想的是这次拍卖会一召开,不就会来很多富豪嘛。我打不了苏富比的主意,这些富豪的主意却是可以打的嘛。”延边嘿嘿笑着,说。

    庄重听罢,不由佩服延边的胆量了。在香江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他竟然敢骗到富豪头上去,真是不怕被人事后查到,直接沉海喂鱼。

    “算了,要我说你还是消停点吧,香江不是内地,这边的黑涩会势力猖獗,万一被人抓到就很危险。要不你去我公司干一段时间?”庄重提议道。

    随后庄重把自己新成立的风水公司给延边介绍了下,谁知延边却表示毫无兴趣,觉得这种利用风水秘术忽悠人的玩意没有成就感,用他的话说就是,跟当年在清平寺干的勾当没啥区别,太小儿科了!

    这话顿时把庄重气的够呛,问他到底想做什么,他却是也没想好。不过唯一还坚持的就是想去苏富比看看。

    因为传言这次苏富比夏拍将会拍卖一件传世瓷器,明成化斗彩鸡缸杯!

    “什么?真的有斗彩鸡缸杯?”庄重一听,也是震惊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斗彩鸡缸杯实在太贵重了!

    它其实是一个饮酒用具。器足和底心都有碎开片,整体精巧秀隽,从上到下以一定弧度缓慢内收,不争夸张而求内敛,线型宛转流畅,工匠制作时别具匠心,十分的精美。

    但是真正促使起价值连城的原因,还在于存世量稀少。现在已知的大约有14只,不过其中还有几只疑为晚明仿品。所以真正的斗彩鸡缸杯不超过十只。大部分都被保存在国家博物馆里,市面上私人收藏的极少,仅仅有四只。

    成化斗彩鸡缸杯为明代成化皇帝的御用酒杯,烧造时因帝王之家的高要求,成品率不高,上品供奉宫廷,次品则被销毁,因而流传到民间的数量极少。在古代瓷器收藏家之中就已经流传这样一句话:“宁存成窑,不苟富贵。”另在《万历野获篇》中则有“成窑酒杯,没对至博银百金。”成化官窑瓷器受人追捧程度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自明代以来,鸡缸杯便被视为千金难买。成化鸡缸杯曾于1980及1999年拍卖,均刷新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。类似在1999年在香港苏富比上拍出2917万港元,刷新了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。

    而此番苏富比竟然又要拍卖一只,实在是一个足以震惊古玩界的重磅消息。

    庄重瞬间决定,这次说什么也要去见识见识,看看这件华夏至宝到底会落入谁的手中。

    而庄重是别想了,几亿港币的价格不是他能承担起的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