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02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六十四章 再遇钟正国
    不过,庄重更想看到的是,这尊国家重器能够被华夏收藏家拿到,而不是继续流离失所,成为国外藏品。

    “斗彩鸡缸杯?没想到这次苏富比倒是终于舍得拿出点好东西来了。三天后是吧,那我找人安排。”陈漠言不禁了起了一丝兴趣,无论是谁,只要听说过鸡缸杯的名头,都会忍不住想要去见识一番的,哪怕只是看看。

    说着,陈漠言去打电话找人要请柬了。

    延边看着陈漠言的背影,轻声问道:“这小妮子似乎对你师父有点抵触啊。”

    延边不愧是人精,仅仅是通过闲谈中陈漠言一些微小的表情,就看出了陈漠言对方寸大师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抛弃人家母女俩这么久,换成你也会抵触的。总要有个适应过程嘛,现在已经好多了。”庄重懒洋洋回答道。

    他还没把找到师娘的消息告诉方寸,就是担心陈漠言这边不接受。却是还得等一个时机,一个能够让他们一家团聚的时机。庄重相信这个时机已然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清官难断家务事啊,我还是不掺和这种事了,不过我看刚才她好像对我有什么想法。”延边凑到庄重面前,说。

    “噗”,庄重刚刚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,被延边这句话刺激的全都喷了出去,把延边喷了满头满脸。

    “卧槽,延边,延大叔,你能不能看看你多大年纪了?人家一个白富美能对你有想法?”庄重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脑子里想些什么,我说的不是那种想法,是那种想法!”

    “哪种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嗯,伯乐识千里马的那种想法,很明显她也看出了我隐藏的巨大潜力,很可能要把我招入她的公司。听说她的公司是搞房地产的?”延边鄙夷的看了庄重一眼,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不止房地产,横向多元化发展,新兴产业都有涉猎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才有点意思嘛。你那个什么破风水公司,以后能有什么前途?发展到最大也就是垄断香江风水市场呗,总不能走向世界吧?何况这玩意政府方面不能鼓励、媒体不能大肆报道,那多没劲。跟我‘让全世界都随我谎言起舞’的理想相差太远了。”延边毫不留情的打击庄重道。

    “切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我们修道之人心怀天下,哪会像你一样只知道钱?我的理想是兼济天下,普度众生!”庄重恬不知耻的挺胸说道。

    “然后收众生的香火钱是不是?”延边会不知道庄重的德行?立即接话道,揭穿了庄重的真实目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,看破不说破嘛,哪有你这样的。”庄重埋怨道。

    而此时陈漠言已经找到了熟人,搞定了去苏富比拍卖会的事情。

    三人又谈一会,便各自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后面三天,庄重则被延边要求,陪着他在中环、铜锣湾、尖沙咀等地转悠了几趟,后来还去了陈漠言的公司。

    这家伙明显对商业十分的感兴趣,只是泥腿子出身,并不十分懂得这些。陈漠言却是毫不在意,还会抽出时间陪同,给延边讲解一些专业知识,搞到最后庄重反而插不上一句话,郁闷的去茶水间看小秘书去了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延边竟然去了陈漠言公司四五趟,而陈漠言也给了延边很多的相关书籍,庄重曾经扫了一眼,顿时头就大了。

    全都是什么《金融炼金术》《股票操作手回忆录》《华夏海内外投资论》等等经济类的书籍,感情延边还真是想往商业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而陈漠言似乎也正如延边所说,要培养延边成为一个商人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有点符合延边个性,商场本来就是尔虞我诈的战场嘛,正适合他发挥特长。”庄重想了想,不禁道。

    一旦延边成长起来,庄重还真是难以想象这个老骗子会达到什么程度。就凭他忽悠人的本事,恐怕得有无数人被他弄进套里。细数一遍,庄重觉得到了那时候,能够跟延边对抗的也只有乔可可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奸诈似鬼,一个七窍玲珑,还真说不准是棋逢对手。

    三天后的早上,陈漠言喊了庄重跟延边,三人往苏富比拍卖行而去。

    香港苏富比公司位于太古广场,这个苏富比的分公司战绩累累,在华夏文物拍卖方面十分的有经验。

    经过他们炒作然后拍卖的文物很多都创造了历史最高价,因此获得了许多人的委托,手上有什么大件都会找到他们来拍卖。

    他们曾经在08年春拍上,将明朝宣德年间的金胎錾《赶珠云龙》纹嵌宝石三足盖炉,以高达1168075亿港元拍出,创造了华夏金银器世界拍卖纪录;官窑粉青釉纸追瓶以62c75275万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了宋朝瓷器世界拍卖纪录;一件金胎掐丝珐琅开光式画《仕女花鸟》图多穆壶,也以52c63275万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了清朝御制金胎器物的世界拍卖纪录。

    而最著名的莫过于,同年九月,香江大亨何博士以62c910万港元购得圆明园马首铜像,成交价创下清代雕像的世界最高纪录,何博士随即将铜像捐赠给国家,成为了抢救流失海外文物,促进国宝回归的典范。

    虽然这件事情中苏富比扮演的角色并不光彩,有利用华夏人爱国心,故意抬高价格榨取价值之嫌,不过却也着实让他们名声再度攀上一个高峰。

    车停好,三人进了拍卖行。

    根据专人指引,三人进入了苏富比最大的一间拍卖大厅里。

    虽然距离开拍还有一个小时,不过已然来了不少的国内外收藏家,甚至连柳老爷子也来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之前庄重跟王翦赌斗的时候,柳老爷子曾经作为评委见过庄重。他在文物上的造诣很深,庄重要是没有风水眼,肯定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柳老爷子在庄重一进门的时候,却是就发现了庄重。

    当即招呼庄重过去。

    庄重走过去跟柳老爷子打了一声招呼,却见老爷子身边还有两个人。

    左边站着的不是别人,却是柳老爷子的女婿,钟正国。

    两人自从机场一别,将近半年没见了。之前庄重还说钟正国今年会有一个坎呢,也不知道发生过了没。

    “庄重!小老弟!”钟正国见竟然是庄重,不由喜出望外,一把抱住了庄重,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钟大哥,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。”庄重也是颇为高兴。钟正国是一个值得交的人,他会为朋友两肋插刀,庄重对他十分有好感。

    不过庄重随便往钟正国眉心一瞥,却是大吃一惊。因为半年时间过去,钟正国印堂黑迹非但没有减轻,反而加重了。原本不过是乌云遮面,现在却已然成了乌云盖顶。

    不过庄重却是没直言相告,这里也不是说这些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庄重,你也来了?我听云老头说你来香江了,还想着这次拍卖会结束找你吃饭呢,没想到在这碰上你了。来,我介绍下。我女婿正国,你们已经认识了,我不多说了。这位,刘向乾,明珠有名的私人收藏家。他家里收藏的东西可是足以比得上一个省博物馆哟。这些年他没少花大钱抢救流失海外的国家文物。”柳老爷子指着右手边的中年男人,介绍道。

    这中年男人约莫四五十岁,有些秃顶,带着一个黑框眼镜,一身穿着很普通,要不是柳老爷子说,庄重绝对想不到这人的收藏能够跟省博物馆相比。

    “刘大哥,你好。”庄重对于这种愿意花钱抢救文物的人十分佩服,尤其是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华夏人有钱的情况下,许多流失文物都被抬到了天价。而这些人还是愿意多花几倍的钱买回来,只为了能够让这些文物回家。

    “庄重是吧?我听老爷子说了几次了,朱耷那幅遗作据说是你发现的,果然有志不在年高啊,厉害,厉害。”刘向乾也是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交谈着,几人分别落座坐下,细细谈起来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