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028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六十五章 冤大头?

第六百六十五章 冤大头?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原来几人这次是专程为了斗彩鸡缸杯而来,他们听到苏富比要拍卖鸡缸杯的消息,就第一时间赶到了香江。

    而他们商量的是,首先由刘向乾一人拍卖,如果最终拍卖价格过高的话,钟正国会出资相助,最终拿下鸡缸杯之后带回内地展览。

    按照刘向乾跟钟正国的实力,庄重还真是想不出能有多少人能跟他俩抗衡。两人都是对文物异常痴爱之人,他们有十亿敢拿出八亿来拍下文物,而别的人却是不可能痴迷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庄重本来也想象征性的资助一点的,不过钟正国两人却是婉拒了,庄重现在就剩下两千多万,对于这种重宝来说实在不够看,加价个两三次就没了。

    陈漠言也跟刘向乾、钟正国交流了下,在商言商的三人,却是片刻间就敲定了一项合作。陈漠言新开发楼盘全都是赠送精装修跟家具。而钟正国正是做家具家装的,所以钟正国接下了陈漠言楼盘的家装工程,当然,价格也是比较低廉的。

    庄重见几个人说的兴起,不由兴趣索然,看看四周,见拍卖还有十几分钟开始,便想去个厕所。

    按照现场工作人员的指示,庄重来到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一进入洗手间,却是看见两个似乎是苏富比工作人员的外籍男人,正在洗手间里面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庄重奇怪的看两人一眼,暗想难道这两人在搞基?这外国男人也太开放了吧?

    而那两人见庄重进来,当即闭嘴了。其中一人还用英语跟庄重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庄重只懂一些简单的英文,那人打招呼的用语说的又快又晦涩,庄重自然是两眼一抹黑,耸了耸肩膀,示意自己不懂了。

    见庄重听不懂,那人才笑着摆摆手,示意没事。等庄重进了洗手间里面,两人才又继续用英语交流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两人说完,离开了洗手间,而庄重也从洗手间里面贼头贼脑的出来,手里还握着手机。

    “妈的,两个鬼佬还想试探我?你们要是不试探我直接说话,我才不会起疑心。你们故意试探我,这不摆明了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嘛。没错,哥是不懂英语,但是有人懂啊。”庄重看着手机上的那段录音音频,得意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拍卖大厅里,此时已经人满为患,这次为了一睹鸡缸杯风采而前来的人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庄重几人却悄无声息的缩在座位上,研究着那段音频。

    “听完了没?他们说的什么?不会是对我见色起意了吧?”庄重后怕的问陈漠言道。

    陈漠言将手机放在耳朵上听着,白了庄重一眼,道:“你录得声音不清晰,我得多听几遍。好像是跟这次拍卖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跟拍卖有关?”庄重顿时觉得有问题,也就不敢再打扰陈漠言,好让她仔细听清楚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连续听了几遍的陈漠言忽然放下了手机,面现愤色。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,他们简直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庄重跟钟正国等人一起看向陈漠言,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庄重刚才给了我一个录音,是苏富比两个工作人员的录音。你猜他们说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刘向乾也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竟然说,这次拍卖会主要就是为了宰我们华夏人一笔!拿我们当冤大头了!”陈漠言愤愤的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回事?”钟正国跟刘向乾同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你们自己听。”陈漠言将庄重的手机递过去。

    钟正国跟刘向乾听罢,也是愤怒起来,不过随后就默不作声了。

    “唉,这次苏富比是吃准了我们要拿回鸡缸杯的心理,故意设套算计我们。最让人无奈的是,我们还非钻不可。一旦错过这次机会,恐怕鸡缸杯就要易主了,很难回到华夏了。”柳老爷子知道两人想的什么,叹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猜他们肯定是在台下安排了托,到时候故意把鸡缸杯的价格抬升,榨取我们的钱。要是能够知道他们的价格底线就好了,我们就卡在那个价格上不继续抬价。他们担心流拍的话,肯定会让托儿放弃抬价的。”刘向乾感叹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庄重忽然眼睛一亮。别人不可能知道价格底线,但是庄重能啊。只要开启风水眼时刻观察那托儿跟拍卖师的情绪波动,肯定能够发现的。

    于是庄重转过头,笃定的道:“如果几位相信我的话,到时候就听我的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庄重你知道他们的底线?”钟正国不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谈不上知道,不过我可以大致猜到。就是不知道钟大哥跟刘大哥敢不敢信心我,放手赌一次呢?”

    刘向乾跟钟正国同时一犹豫,片刻后,钟正国首先点头:“敢!我相信你,庄重!”

    刘向乾对庄重不了解,谈不上信任。不过事到如今却也没办法,他跟钟正国是合伙人,自然只能跟着钟正国走了。于是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于是三人达成约定。

    而柳老爷子此时也没闲着,他在华夏收藏圈里颇有名望,这次前来的华夏收藏家他基本都认识。

    此刻他正拿着手机,挨个挨个的打电话,小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拍卖大厅里时不时就听见有人的手机响起,接着那人摸起手机,接通后表情明显愣了下,接着就愤慨的点着头,不知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一个人如此也就罢了,连续二三十个华夏收藏家都是如此,却是让其他人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时钟指向上午九点钟,规定的拍卖时间到了。

    拍卖师走上台,开始讲解此次拍卖专题将会拍卖的文物。

    这次是一个华夏专题,拍卖的几乎全都是华夏古文物,从字画到铜器,从玉石到瓷器,种类不少,足足有四五十种。

    拍卖师足足花了二十分钟才讲完,底下的人早就等的不耐烦了。拍卖师这才慢悠悠呈上了第一件文物。

    却是一本古籍孤本,乃是清朝时期的一本手抄录,叫做《镜花奇闻》,是一本类似野史的书。价值不是很高,但是也不低,毕竟是一个孤本。

    拍卖行的第一件东西基本都这样,价值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,算是热场。

    英国拍卖师用字正腔圆的中文喊道:“清朝孤本《镜花奇闻》,起拍价六十万港币,每次最低加价一万港币,上不封顶,现在起拍!”

    “六十万!”最前排一个内地收藏家首先举牌,说道。

    拍卖师不禁微微一笑,虽然这种古籍不好卖,但是得分对象。华夏人对于这种东西十分的看重,而且他们之间竞争很激烈。这本古籍虽然起拍价只有六十万,但是按照拍卖师的估计,最终成交价很有可能要达到三百万以上。

    那可就赚大了!

    拍卖师得意的想着,随即敲了下锤,道:“7号出价六十万。还有比这位先生更高的吗?”

    “六十万一次!”

    拍卖师故意把语气说的急切,意在催促那些想要加价的人。六十万可还没开始加价呢,肯定会有华夏冤大头站出来的,说不准一次加价百万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拍卖师似乎预料错了,他说出“六十万一次”之后,全场竟然再没人举牌。

    这……怎么可能?

    拍卖师有点慌张了,这尼玛出师不利啊,用手轻轻擦了擦额头的汗,拍卖师决定刺激一下这些华夏冤大头们。

    让你们不见棺材不掉泪!

    拍卖师悄无声息的,冲台下某个方位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