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12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七十二章 张良计与过墙梯
    半晌后,柳老爷子鉴定完毕,转过头,先是对拍卖师点头表示谢意,接着面向众人,说:“《成窑鸡缸歌注》里记载:成窑酒杯,种类甚多,皆描画精工,点色深浅,瓷质莹洁而坚。鸡缸、上画牡丹,下有子母鸡,跃跃欲动。这将成化鸡缸杯的特点说了一个通透。而这个鸡缸杯,用的色料复杂2c但是绘画的工艺却十分的简单,呈现出疏密有致、刚柔相济的效果。给人一种大道至简,重剑无锋的感觉。鸡缸杯杯壁上有一层淡淡云雾跟很大的气泡。底部的款识颜色发青发淡,底部的颜色为白黄色。这些表现都完全符合真品的特征。所以,我断定这个鸡缸杯是真品。”

    斗彩鸡缸杯后世多有仿制,尤其清朝年间仿制的最多,几乎惟妙惟肖,一般没有见过真品的人很容易被蒙混过去。

    而柳老爷子却是这些人里为数不多的见过真品的人,所以他的判断还是很具有说服力的。

    听了柳老爷子的话,众人不禁松口气。千里迢迢赶过来,就是为了这玩意。如果真的是个赝品,那不扯淡?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柳老先生已经鉴定此杯为真品,那么我们的拍卖就可以开始了。”拍卖师将鸡缸杯小心翼翼收入防弹玻璃展览柜里,说道。

    “明成化斗彩鸡缸杯,起拍价16亿港元!每次最低加价十万,上不封顶!现在拍卖开始!”

    随着拍卖师话语落下,整个拍卖场瞬间陷入一阵安静。

    不过大家都知道,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,并不是大家对鸡缸杯没有兴趣。

    之前柳老爷子可以利用自己威望让大家联手反制拍卖行,但是轮到鸡缸杯就不可能了。这次拍卖会大多数人都是冲着这东西来的,肯定会刺刀见红,拼个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“一亿六千五百万!”终于,有人率先打破了宁静,报出来一个试探性的价格。

    伴随这一声之后,一声声的报价随即爆发开来,价格也从一亿六千五百万不断攀升,一直涨到了一亿九千万。

    而钟正国跟刘向乾却一次牌子都没有举,而是静静的看着众人报价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这都是小打小闹,真正具有购买力又想收入囊中的玩家大都在等待,等待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价格依旧缓慢的攀升着,最终到达了两亿一千五百万。

    这个价格之后,刷下来的买家已经超过9525,能够一次性拿出两个亿的人,那可是真土豪。而且照目前形势来看,价格还会涨,恐怕会突破三个亿。那可不是小数目,即便陈漠言也无法轻易拿出这么一笔现金。

    此时报价的就剩下了三个人,三人交替的竞价,全都小心翼翼,每次加价的范围都控制在百万以内,对照起前面那个亿字来,实在有点小的可怜。

    不过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几十万几十万的加下去,最终会有人退出的。

    果然,当一个英国收藏家喊出两亿三千万的价格后,其余的两个人退缩了。

    这个价格跟他们预计的有不少差距,如果强行竞价,很可能无力支付这笔巨款。

    而那英国收藏家得意的扫一眼周围,似乎在挑衅。

    他这次就是专程为了这个鸡缸杯而来,像是这种存世量稀少的东西,只要放个十年,价值绝对暴涨。他家是一个炒卖古董的世家,所以对于这类东西很敏感,此次也是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“好,两亿三千万一次,没有人加价了吗?这可是全世界都罕见的明成化鸡缸杯啊,全球也只有四个是玩家私藏的。而这一个便是四个之一!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就不可能有机会了,因为这重珍宝没有几个人愿意拿出来卖!两亿三千万一次,两亿三千万一次……”拍卖师鼓动着现场的人。

    这番话确然说到了在场所有人的心里,这个鸡缸杯的面世还是等了几十年才等到的,也正是因为这次机会绝无仅有,才吸引了大批的收藏家前来。

    “两亿三千五百万!”忽然,一个牌子举起来,有人报价了。

    却是一个内地颇为有名的富豪,叫马未见。他在收藏界不是很有名,但是对于收藏的热爱却是无人能及。光打眼画的钱都有一个多亿了,竟然还孜孜不倦的收藏,就凭这点就让人敬佩。

    “两亿四千万!”那英国人看一眼马未见,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暴发户式的华夏人怎么能跟他这种世家相比,他们也就打肿脸充胖子而已。他们绝对没胆量出到两亿五千万以上!

    谁知,他这想法还没落下,就听马未见说话了:“两亿五千万!”

    嘶,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。这可是钱啊,不是冥币啊。两亿五千万,光现金就得几个大汉一起抬进来!

    当然,也是可以刷卡的。不过却是可以从侧面证实这笔巨款的庞大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本来还想着马未见没胆量出到两亿五千万的,谁料马未见却直接抬到了这个价格,不禁把那英国人气的脸色一青。

    刚想继续抬下价格的,却忽然听见又一个声音响起,竟然直接又抬了一千万!

    “两亿六千万!”

    英国人转头看去,却见不是别人,真是刘向乾。

    刘向乾无视了英国人,而是冲马未见一拱手:“马老板,我对这东西喜欢的紧,所以忍不住出价,不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马未见看看刘向乾,笑着摇摇头:“我只是不忍心国宝落入外人之手,既然老弟你出手了,那我就坐下看好戏喽。”

    刘向乾再次冲马未见拱手,谢过马未见。

    而那英国人听见两人谈话后,不禁心一横,直接道:“两亿八千万!”

    却是一口气加价两千万。

    刘向乾本来要直接抬价到三个亿的,谁知这时候庄重忽然拉了他衣袖一把,轻轻道:“别加太多,这差不多是他的极限了。十万十万的加。”

    刘向乾一愣,不明白庄重为什么这样说,不过还是点点头,道:“两亿八千一十万。”

    听到刘向乾这个报价,英国人差点气的吐血。说实话,他这次就准备了两亿八千万的资金。根据他的推测这个价格足够拿下鸡缸杯了。可是谁想到,那个可恶的华夏人竟然只加了十万,而就是这十万,就把他卡在了进退不得的境地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英国人怒目看向刘向乾,却又说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刘向乾冲他一伸手,示意他继续加价。

    而那英国人犹豫再三,本来已经狠心想要咬牙再加点的,可是看见刘向乾那淡定的目光,忽然没了信心。

    最终颓然坐下,摆摆手说:“我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拍卖师不禁有些失望的在心里叹口气,紧接着询问起现场其他人来,是否有继续加价的。

    然而问了一遍,却是没人再应价。说实话,两亿八千多万已经大大超出了鸡缸杯的真正价值,这个价格让所有人都放弃了想法。

    “**!这可不行,我得继续刺激下这个华夏人!”拍卖师心里恼怒的想着,悄无声息的冲台下的鸭舌帽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鸭舌帽会意,猛的将牌子举起,张嘴就要喊出一个“三亿”的价格。

    然而意想不到的是,鸭舌帽牌子才举起一半,忽然手臂就软绵绵垂了下去,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就眼前一黑,整个人瘫倒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而在他身后斜侧方,庄重手里正捏着几根牙签,笑的异常奸诈。

    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。既然没法阻止你用托儿抬价,那我干脆把你的托儿打晕!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