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124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七十三章 做个安静的美男子

第六百七十三章 做个安静的美男子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拍卖师可不知道庄重背地里捣的鬼,他见安排的托儿半天没有反应,不禁心下恼怒。关键时刻怎么不听指挥了呢?等拍卖结束一定找你算账!扣你这次的出场费!

    于是拍卖师笑着,一边重复着刘向乾的价格,一边移动到鸭舌帽所坐的位置,想要再次提醒鸭舌帽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看见鸭舌帽之后,却是愣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鸭舌帽竟然倒在了椅子上,头低垂着,好像睡着了一般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拍卖师心头怒火顿时熊熊燃烧起来,在心底将鸭舌帽枪毙了上百回,可是这样也无法唤醒鸭舌帽,看来用托儿抬价的策略是失效了。

    “两亿八千零一十万一次,两亿八千零一十万两次……真的没有人再加价了吗?如果没人加价的话,这个难得的鸡缸杯将会成为那位先生的了。要知道这可是近几十年来公开拍卖的第一只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哦。”拍卖师用言语怂恿着,想要让人继续竞价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这种价格上,根本不可能再有人出价了。

    终于,拍卖师怨恨的看一眼鸭舌帽,无奈的将小槌敲落:“两亿八千零一十万三次!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是这位先生的了!鉴于这个鸡缸杯的价值过高,委托方要求我们现场完成交易。不知这位先生是否带足了钱?”

    刘向乾点点头:“我刷卡。”

    于是刘向乾走上台,在拍卖师的注视下,以每次刷卡1200万港元的数额,连续刷了24次卡,才将这比款项付完。

    至此,鸡缸杯却是独属刘向乾一人了。原本他还预计要找钟正国拆借一点呢,没想到只靠自己的钱就拿下了。实在也是因为这几年金融危机,导致了许多大收藏家现金不足,这才让刘向乾拿到手。而两亿八千万的价格,对比这个鸡缸杯之前拍卖的价格,其实也不低了。该鸡缸杯曾于80年及99年上拍,分别获得528万港元和2917万港元,虽然当时都是天价,不过跟现在一比就小巫见大巫了。

    拿到鸡缸杯之后,刘向乾难掩心中兴奋之情,忽然一个荒唐的念头升起,这杯子本来就是明朝皇帝喝茶用的杯子,我为什么不能拿它开口茶呢?

    想到便做,于是刘向乾拿起自己的茶杯,将茶水倒进了鸡缸杯里,然后端起鸡缸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哇!”刘向乾这种行为,顿时引发一阵惊叹。有羡慕的,有嫉妒的,也有鄙视的。说刘向乾这是在破坏文物。

    而刘向乾统统不理睬,哈哈大笑着,拿起鸡缸杯就走下了台。

    之后,便有苏富比拍卖行的专业人士护送,将刘向乾护送出了拍卖行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被人盯上,刘向乾是第一个走的,而且走的是秘密通道,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现在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倒是跟刘向乾一起来的柳老爷子跟钟正国,不紧不慢的站起身,也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庄重自然陪在他们身旁,几个人侃侃而谈。而庄重对鸭舌帽使的小动作,却是没瞒过柳老爷子。

    柳老爷子一路夸奖着庄重,说庄重保护了国宝,让国人扬眉吐气云云,说的庄重都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,当一行人走到拍卖行门口的时候,忽然跟那拍卖师相遇了。

    拍卖师在散场后就找到了鸭舌帽,结果发现鸭舌帽竟然是被人暗算,昏迷在了座位上,气愤的同时也异常惊讶,始终想不通到底是谁做的手脚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调出了现场监控,对比一番后发现,那个时间段只有庄重一人曾做出一个诡异的姿势,对准过鸭舌帽。

    不用想,肯定是庄重做的了。

    于是拍卖师拦住了庄重,恨恨的盯着庄重,道:“庄先生,对于你刚刚做的的事情,我想你欠我们一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庄重装傻般看看拍卖师,道:“我欠你们什么解释?那个雷击木的钱我已经付过了啊。哦,我知道了,你一定是觉得我低价买走了雷击木,让你少赚了提成,想来羞辱我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早说嘛。你不知道,我从小就有一个愿望,想让人用三句话来狠狠的羞辱我。”

    拍卖师一愣,没想到庄重还有这种受虐的爱好,不禁问道:“哪三句话?”

    “娶了一个好媳妇了不起啊?长的帅了不起啊?有钱就了不起啊?”庄重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完庄重这个回答,拍卖师差点栽倒在地。他在香江带了二十多年,却是没想到华夏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!

    他刚想说点什么,却见庄重猛的贴上来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鸭舌帽是你们拍卖行的托儿,要是你想玩下去,我不介意把事情闹大。大不了我以伤人罪被拘留,而你们拍卖行的名声却臭了!”

    听到庄重的话,拍卖师不禁脸色一变,他光顾着生气了,却是没想到这一茬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还是要学会克制啊。”庄重拍拍拍卖师的肩膀,潇洒的走了。

    而拍卖师只觉一股屈辱跟愤怒的心情涌上心头,但是偏偏没胆量去找庄重算账,只能徒劳的立在原地,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而当他听见走远的庄重又说出一句话后,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了,妈的,人至贱则无敌啊。

    庄重说的却是:“世上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。人家只想做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,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要求都无法满足呢?唉!”

    香江某栋大楼内。

    这是东洋高桥家在香江的产业,虽然不是最最黄金的位置,可是也不差了。

    此时高桥俊正一人站在房间里,神情紧张的看着手上的手镯。

    “等了几十年,终于让我高桥家等到了这个机会!那困扰了高桥姓氏如此之久的魔咒,也该得到解除了!”

    高桥俊喃喃说出这番话,忽然神情一变,变得肃穆庄严。

    走进卧室,换上了一身阴阳师的衣服,手里拿着一个奇形怪状的法器,对准了那陨石手镯。

    “诺诺辜辜,左帯三星,右帯三牢,天翻地覆,九道皆塞!归命,裂破!”

    高桥俊借助法器快速念出一段阴阳师咒语,只见那奇形怪状的法器上放射出一道七彩光华,照射进手镯里。

    半晌后,手镯内陡然迸发出一片镜幕,平铺在了高桥俊面前。

    高桥俊大喜过望,喊一声:“就是这个!”再次加大力量。

    只是,三分钟过去了,五分钟过去了,七分钟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镜幕上竟然始终是一片空白,没有任何东西显现!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地图呢?那传说中的地图呢?不可能!”高桥俊傻了,接着疯狂的催动灵力,再次将力量注入法器。

    然而这次的结果依旧,镜幕上仍然没有任何地图显示出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手镯是假的?不会,我做了调查,这种陨石手镯只有这一个,绝对不会是假的。那问题出在哪里呢?为什么地图会不见了呢?”高桥俊紧皱着眉头,苦思不解。

    当高桥俊想的头都要炸了的时候,忽然想起拍卖场上的一个片段。

    庄重曾经上台查看过这个手镯的真伪!

    难道……庄重在那时候就取走了里面的地图?

    一定是!虽然不知道庄重到底用什么手法取走的,这地图不借助特殊的法器根本无法激发。但是除了庄重外,根本没有别人动过这手镯。再联想庄重放弃竞价后,没有表现的那么懊恼,倒是有些平静。

    这不禁更加让高桥俊认定了自己的猜测,八成就是庄重取走了地图,才会导致现在手镯中没有东西显现!

    “啊!庄……重!”

    片刻后,这栋高桥家族企业大楼里,传出一个男人愤怒的嘶吼,以及杯子碎裂声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在发泄怒气方面,高桥俊跟高桥野不愧是兄弟俩,都喜欢用摔东西来发泄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