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134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八十三章 原是旧识?

第六百八十三章 原是旧识?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不过这件事情怎么处理?该怎么给它定性呢?”尹蓝蓝看看庄重,问道。

    显然尹蓝蓝不想这件事外传出去,以免造成恐慌。

    庄重斜睨尹蓝蓝一眼,说:“这种事情你们处理起来不比我们有经验多了?该警告的警告,该毁掉证据的毁掉证据啊,还用我教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有更好的办法呢。”尹蓝蓝小声说着,随即对身后两个人使个眼色,却是准备清理现场了。

    谁知庄重一笑,道:“别说,我还真有更好的办法。把这四个人喊进医院办公室里,就说要做笔录。”

    尹蓝蓝愣了下,随即点点头。

    将那个三个护士还有医生主任全都喊进了医院一间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三人正儿八经坐好,以为真要做笔录呢,他们所想的全都是要怎么摘清自己的责任,所以全都陷入沉思,在想着一会该怎么跟警察说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思虑间,忽然屋内燃起一阵烟雾,他们只是轻轻吸了一口,就感觉神智有点昏迷,所有一切都变得恍恍惚惚起来。

    而办公室里的那台电脑上,则陡然播放起来一部恐怖片,是一部关于婴儿怨灵的片子。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过去了,当四个人从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以后,忽然觉得记忆有刹那的空白,好像之前一段记忆被人抹去了一般。

    而关于那个死婴的记忆,也变得异常模糊,记不真切了。

    当他们看见电脑屏幕里的恐怖片之后,霎时记忆喷涌上来,原来之前看见的恐怖死婴,都是电影里的!根本不是真实发生的!

    看来是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问题,这在医学上称作逆行性记忆缺失症。在受到某种心理或者生理上的创伤后,会暂时缺失一部分的记忆。这是由于短时记忆没有进入长期记忆区域导致的。

    很快,这四人就为自己的这种现象找到了科学依据。

    看,越是高学历的人越是好忽悠,因为他们懂得多,总会给自己找到一个合乎自己逻辑的支撑论据。要是换成懂得少的人,恐怕就要钻牛角尖了,甚至还会去刻意打听寻找答案,那时候庄重的这番手脚怕是白费了。

    处理完了这四个知情人之后,剩下的便好办了。医院方面也只能当成一起普通的婴儿丢失案来处理,虽然医院方面要承担责任。总比告诉婴儿家长孩子死了的强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事情处理完毕。我们就先回去了,巴颂的下落我们会抓紧排查。庄重你知道他大约多久会炼成那个什么小鬼吗?”尹蓝蓝问。

    庄重摇摇头:“按理至少需要半个多月,不过南洋降头术很邪门,他有其他旁门也未可知。总之这段时间你们要尽快找到巴颂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尽力。你也小心点。”尹蓝蓝说着,走了。

    而站在旁边的夏小米不屑的看着庄重,道:“你怎么不告诉她,那个降头师一旦炼成红衣小鬼第一个会来找你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庄重顿时觉得夏小米绝对不是天然呆,而是脑残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一个地址,我明天上午去拜访你师父。”庄重没理会夏小米的话,而是道。

    夏小米见庄重不睬她,嘟着嘴给庄重说了一个地址,然后甩着那头马尾走了。

    庄重摇摇头,暗道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巴颂潜伏在暗处,庄重却是无法主动出击。必须等巴颂将红衣小鬼炼成,然后实力更进一层后才能跟他决战。这种感觉实在是不爽。

    直到回到家中睡过一觉之后,庄重才摆脱了这种无法掌控的郁闷感觉。

    起床后,庄重蓦然想起钟正国那件事情还没处理,却是到现在也不知道钟正国即将面临什么劫数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给钟正国打了个电话,却是听到了钟正国已然回到明珠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跟刘向乾为了斗彩鸡缸杯的安全,所以根本没在香江逗留,直接就包机返回了明珠。而鸡缸杯一落地,就受到了各路记者的围堵,幸亏机场早有安排,才得以脱身。

    之后两人便将鸡缸杯送进了明珠保税区的私人博物馆里,那是刘向乾开办的。在保税区,却是可以为刘向乾省去足足6000万港币的税款。

    钟正国无比兴奋的跟庄重讲述了国内收藏家看到鸡缸杯后的反应,显然对于能够参与这么一个行动,把国宝带回国内,钟正国是无比自豪的。

    见钟正国如此兴奋,庄重也不忍心多说什么打击他了。只是一再叮嘱钟正国,一旦有什么事情就要给他讲,或许他会有办法。

    钟正国一口答应了,也不知道是否放在了心上。

    挂掉电话,洗漱完毕,庄重吃过师娘送来的早餐,搭车往夏小米给的地址而去。

    她们住的地方跟lucky家并不远,所以昨晚夏小米才会遇见庄重,上演了一出侠女救世的戏码。

    这是一家略显寒酸的酒店,恐怕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。酒店内的设施也很老了,所以生意并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夏小米师徒选择此处居住,恐怕也是因其便宜的原因。

    找到师徒两个居住的房间,庄重叩响了门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很快屋里传出夏小米清脆的声音,接着门开了,露出夏小米白净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是你啊。”夏小米随即赌气的冷哼一声,把庄重让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进门,就看见桌前坐着一个打扮朴素的道姑,约莫五十多岁。头上梳着发髻,身上是一尘不染的得罗道袍。

    得罗道袍是仿制古时鹤氅而制成,充分保留了汉服宽大舒适的特点。交领、宽袖,自掖下开气,内带衬摆。一眼看去,即便是一个年已五十的妇人,依旧被衬托的仙气袅袅。

    庄重不由感叹这些老门派就是不一样,现在的道门在外行走基本不穿这个了,倒是他们还保留着这个传统。其实在西装遍地的今天看来,道袍反倒是更具东方美感。

    “想必这位就是庄道友吧?请坐。”夏小米的师父微微颌首,对庄重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,小子庄重拜见前辈。”庄重慌忙摆手,正儿八经的做了一个揖。

    她可是清微派的掌教,论起来可比庄重的身份高多了,庄重还有求于人家,自然得拿出低姿态了。

    见庄重礼数周到,夏小米师父不禁微微一笑,似乎很满意。这年轻人也并不像小米说的那样不堪嘛,看他的气色神华内敛,显然内外功都到了一定境界。要真是登徒浪子可达不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“小友,我听小米说你道行了得,不知是师承哪门哪派?可否告知?”清微掌教却是盘问起庄重师承来了。

    庄重犹豫一下,却还是回答了:“小子师承清平观方寸,学的是过路阴阳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清平观?难道是新近兴起的门派?却是没听过。不过这过路阴阳倒是很厉害的风水术。虽然跟令师不熟,但是从你的身手来看,令师必然也是一个高人。”清微掌教悠悠道。

    她却是实诚,没听过便没听过,倒是没说什么“久仰久仰”之类的话语,不然庄重真要看不起她了。清平观三个字还是方寸当年随手取得,恐怕到现在江湖上知道这个门派的都没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嗯?小友你手上戴的可是风水乾坤串?”忽然,清微掌教发现了庄重手上的手串,问道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:“正是。此物乃师父所赠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所赠?”清微掌教一愣,像是想到了什么,忽然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气氛却是变得尴尬起来,三个人都不开口,房间里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“啊,抱歉,我刚才想起了一些往事。敢问小友师父的俗家姓名可是方正存?”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明天开始,下个月每天万字更新,冲击一下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