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13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八十五章 凶兵残锋
    为了对付雷都玉璜才想要把陌刀弄出来?庄重眼珠一转,忽然明白了孤易的意图。

    果然这些门派掌教没一个好鸟,孤易分明就是想利用庄重急于解决巴颂的心理,让庄重代替她把陌刀给弄出来嘛。

    一件埋藏将近千年的绝世凶兵,庄重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此行凶险。如果可以随随便便拿到手,岂不早就被人弄走了?

    “咳咳,师叔您老人家的人品还是值得信赖的,我也认为您老人家不会骗我。所以师侄我在这里就祝愿您旗开得胜,马到成功!轻松将凶兵带出来,然后……嗯,借给小侄用那么几天就好了。”庄重脑子转得飞快,很快就回应道。

    而本来想把庄重拖下水的孤易,在听了庄重这番话之后,立马傻眼了。

    她确实太久没下山了,感觉现在社会怎么变了呢?明显骗子太多,傻子不够用了。以前哪次不是一忽悠一个准?这小子竟然掉头忽悠起自己来?

    孤易干咳一声,又道:“借给你使用几天也不是不可以。不过你看我跟小米都是一介女流,那陌刀又沉重,足足七八十斤,让我俩怎么拿得起?不如这样吧,师侄你就随我们去一趟,到时候只给我们打个下手怎么样?那可是李嗣业用过的刀哦,能够见证出土过程相信对师侄的修为也是大有裨益的。”

    庄重听了不禁翻了个白眼。一介女流?别人说的那句话还真对,女人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想起自己是女人。孤易这时候知道自己是女人了?

    不过她说的倒也不是胡编乱造。唐朝时期的陌刀因为要斩马,对付重骑兵,所以陌刀打造的异常沉重,普通的陌刀都有四十多斤。像是李嗣业这种擅长使用陌刀的名将,他的陌刀只会更加沉重,孤易所言七八十斤应该不是虚言。

    而且孤易最后一句“有益庄重修为”,也不完全是在哄骗庄重。

    但凡法器尘封之后被开启,必然会有一番异象。李嗣业的陌刀杀尽匈奴,其中蕴含的凛冽杀气可能就连罗刹都比不上,庄重要是能够经受住那种杀气洗礼,对于攻击法器的使用必然会更上一层楼,甚至从中获得李嗣业纵横西北、绝无敌手的一丝气势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要知道当年李嗣业可是以陌刀扬名的大将。杜甫有一首诗,便是赞颂李嗣业的,至今读来都让人觉得荡气回肠。

    “奇兵不在众,万马救中原。谈笑无河北,心肝奉至尊。孤云随杀气,飞鸟避辕门。竟日留欢乐,城池未觉喧”,这是唐代诗圣杜甫《观安西兵过赴关中待命二首》中的句子,高度赞扬了万里赴国难的安西士兵,他们军容严整、秋毫无犯,堪称大唐军人的典范,五千安西士兵的领头人就是大唐名将李嗣业,这位陌刀将一生屡建奇功,尤其在安史之乱的生死存亡中,为军前驱,率领陌刀队“如墙前进”,所向披靡,一手扶起了摇摇欲坠的大唐江山。

    在安史之乱中,唐军骑兵与叛军激战,结果不敌叛军,反被叛军突入唐军阵营。此时,唐军阵营一片混乱,溃兵不断后撤,眼看唐军士气就要崩溃。这时候李嗣业站了出来,他对郭子仪言道,“今天不跟敌人拼命,我们每个人都休想活着回去。为国家牺牲,请从嗣业开始”。

    于是李嗣业赤膊上阵,手持陌刀立于阵前大呼,溃兵经过他的身边,陌刀一挥,人马俱碎,连杀了十几个溃兵,才重新稳住了唐军的阵角。

    李嗣业率领他的陌刀队排成一条散兵线,如墙而进,他冲锋在前,所向无敌,唐军逐渐占据了上风。叛军正面进攻未能奏效,埋伏于阵东的叛军骑兵乘机杀出,偷袭唐军后方,唐军大将仆固怀恩率领四千回纥骑兵迎头痛击,叛军骑兵伤亡殆尽,李嗣业与回纥骑兵冲锋在前,又迂回敌后,中军在郭子仪的带领下奋勇杀敌,双方从中午一直战到晚上,唐军斩首六万余级,取得了振奋人心的大捷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次大捷的一半功劳全在李嗣业的陌刀队身上。当时的陌刀队完全就是现代的特种部队,可以突入敌军、以一当百。

    光是那一战,李嗣业手中的陌刀恐怕饮血不下三千人。其刀法恐怖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对了,师叔,您怎么确定那陌刀就是李嗣业的呢?”庄重忽然想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无须怀疑。因为有关李嗣业陌刀的下落,全都记载在我清微派的典籍中。当初李嗣业旧伤复发死于战场上,他的儿子李佐国便将李嗣业所用陌刀留存了下来,而在乾元三年,李佐国曾经巡洋南下,当时便带上了李嗣业的陌刀。只是在途经屯门的时候,却遭遇了不测。结果满船人皆落入海中,无一生还。这件绝世凶兵也就沉入海底,再没见过天日。”孤易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没人生还,那怎么会留下典籍记载?我猜一定有人活了下来吧,那人后来则入了清微派,对不对?”庄重道。

    孤易笑着点点头:“师侄猜的正确。也正是因此,这件事被记录了下来。只是我派一向清风拂袖,无欲无求,对这把凶兵更是没有任何想法。也就任其埋藏了千年。现如今却是不得不请出这把凶兵,阻止那叛徒用雷都玉璜作恶了。否则又是一番浩劫。”

    “屯门?唐朝年间曾经在香江设立过屯门军镇,难道师叔说的屯门便是现如今的香江?”庄重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正是此地,所以我才会邀请师侄一起前去。如果届时师侄跟残锋有缘的话,这把陌刀送给师侄也不是不可以,只要师侄让我处理完叛徒之事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残锋?李嗣业的那把陌刀叫做残锋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当初李嗣业发誓此刀锋刃不残,自己便不退出沙场。只是没想到残锋还没‘残’,李嗣业却因暗疾复发,死在了沙场,也算遂了他的心愿吧。”孤易感慨道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李嗣业当初死的确实很让人扼腕。

    乾元二年,唐军围困邺城,筑堤引漳水灌城,“经月余,城不拔”。李嗣业亲自“被坚冲突,履锋冒刃”,却被流箭所伤。他在帐中养伤几日,本来伤势好得很快,一天晚上,突然听到外面金鼓齐鸣,以为又要打仗,从病榻上一跃而起,大叫杀贼,箭疮破裂,流血数升,一代名将,就此而逝。

    李嗣业的一生充满传奇,他为国为民、坚韧不拔的精神,让后世无数人为之仰望。

    庄重遥想着当年李嗣业的风采,忽然心中一动,一反之前态度,对孤易道:“小侄愿意跟随师叔取出残锋,助师叔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孤易似乎早就料定庄重会去,微微一笑,道:“师叔没看错你,事不宜迟,我们今天下午便出发。如果我们够快,相信肯定能赶在那个降头师炼成红衣小鬼之前,用残锋将其斩杀。降头术这种宵小之道,面对饮尽万人血的凶兵,只会如积雪遇见骄阳,不堪一击!”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这也是他想的。

    巴颂得到两个阴魂之后必然会用最快速度炼制,如果庄重能在他之前拿到残锋,就可以多一份保障了。

    毕竟罗刹的全力一击,是以抽干庄重灵气为代价的,要是一击不中,那庄重就任人宰割了。有残锋在手,单凭残锋的煞气就足以吓退普通的小鬼了。

    主意打定,孤易却是又给庄重提出一个要求,让庄重想办法借一艘船,还有潜水设备。因为据记载,残锋落水的地方在深海,恐怕不是那么好下去的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