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14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九十三章 虱潮
    其实龙虱只是一种民间称呼,因为它的个头很大,身上又有甲壳,跟龙有点相似,所以采用了龙虾一般的称呼,称其为龙虱。

    它的学名叫做巨型深海大虱。是深海中重要的食腐动物,它们分布在深海地带,从5170米的深海到1000多米的漆黑深层带都是它们的活动地带,这里水压很高,温度极低——只有39摄氏度。它们喜欢生活在泥或粘土层里,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。

    虽然它们通常为食腐动物,但是,这些巨型深海大虱却是食肉动物,以死鲸、鱼和鱿鱼为食;它们可能还捕食一些行动迟缓的动物,如海参、海绵、放射虫、线虫和其他底栖动物,甚至是活鱼。

    在极度饥饿的时候,它们甚至还会成群结队的对鲨鱼发起攻击,十几只海虱一起扑上去,用复杂的口器撕咬鲨鱼,直至将鲨鱼杀死。接着它们就会进行饕餮盛宴,像是这种一次性遇上大量食物的情况,巨型深海大虱会选择把自己填饱,甚至撑到最后只能勉强行动的地步。

    连鲨鱼都敢攻击的东西,两个活人自然不在话下了。

    所以庄重在认出这玩意后,第一时间就喊榔头跑路。

    庄重曾经看过一个纪录片,记录它们进食的过程。它们的嘴部结构非常复杂,包括许多部件,能够协同一致进行刺入、撕开、掏出内脏等动作。吞食一条大章鱼只需要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吃人恐怕更快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往哪跑?”榔头才跑了两步,就陡然发现不对劲。这是最底层的船舱,根本就无路可逃。难道要在这里面跟这些龙虱绕圈?

    “笨蛋,去上面啊!”庄重骂一声,一跃而起,直接落在了舷梯之上,接着三步并作两步,上了船舱二层。

    榔头这才想起两人是从二层下来的,也紧跑两步,上了舷梯。

    在即将迈上二层的时候,榔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接着就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那口大缸里竟然顷刻间爬出了足足二十多只龙虱。个头有大有小,最大的是脸盆大小,最小的也有三十厘米,全都用细足抓在缸口,奋力往外爬着。

    而最快的一只,已然从缸口爬了下来,在即将落地的时候身体一缩,整个身体就成了一个球形。借助从缸口落地的惯性,迅速往舷梯的位置滚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卧槽,开挂?”榔头不敢再停留,仓皇上了二层。

    而他前脚刚迈上二层,那只一马当先的龙虱就到了舷梯之下。

    只见它身体舒展开,密密麻麻的足节在舷梯上划出道道痕迹,速度竟然不慢,紧随榔头身后就往二层爬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行,必须弄断这个舷梯!”庄重当机立断,转头道。

    接着庄重拿起鱼枪,使劲对着舷梯射出一枪,金属箭杆穿透舷梯,却没能使其断裂,而此时那只龙虱已经爬了上来,足节在舷梯上一按,瞬间跳起,攀上了二层。

    沙沙沙,此时又有几只龙虱滚下了大缸,往这边爬来。眼看就要借助舷梯爬上来。

    庄重一咬牙,猛的冲到了舷梯旁边,不顾那只龙虱的威胁,脚下发力,冲着舷梯连踹两脚。

    坚实的舷梯在庄重猛踹之下,开始了动摇,几只刚刚攀上舷梯的龙虱被摇晃的跌落一旁。

    正当它们翻过身再次攀上舷梯的时候,忽然听见咔嚓一声,舷梯轰然断裂,木屑纷飞,将那几只龙虱埋没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庄重却觉腰间一痛,却是那只龙虱两只前鳌夹在了庄重身上。潜水服连带着皮肉都被夹起,使劲的往外撕扯着。

    巨大的力道将潜水服直接撕开一个口子,眼看庄重那块皮肉就要被撕下来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这时榔头忽然大喝一声,匕首入了龙虱头部。

    只见一波青黑色的汁水喷溅出来,船舱里瞬间弥漫起一股腥臭扑鼻的气味。

    受到重创的龙虱不自禁松开了两只前鳌,但是却疯狂的转身,扑向了榔头。

    一对口器咔咔咔响着,好像一部绞肉机,让人胆寒。

    “这玩意生命力怎么这么强?脑袋烂了还不死?”榔头一边挥舞着匕首,一边大喊道。

    庄重看看自己腰间,那里一块皮肉被龙虱夹出了伤痕,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听见榔头的话,庄重没有回答,而是径自扑上,先是一脚将龙虱踢翻,露出了龙虱腹部的肢节,接着庄重用手中匕首横向一拉,匕首在龙虱腹部划出一道伤痕,这才露出了一丝血色。那只龙虱抖动几下,却是死了。

    抹一把汗,庄重解释道:“这玩意的呼吸系统在腹部,所以必须攻击腹部才能让它完全死亡。”

    榔头心有余悸的看一眼死亡的龙虱,道:“还真不好办啊,正面是坚硬的背甲,它可不会主动翻过身来让我们刺。幸亏只上来一只,上帝保佑剩下那些龙虱上不来吧。阿门!”

    只是上帝似乎并不在,榔头的祈祷没有起到分毫作用。

    庄重将射灯照向底层船舱,却看见了骇人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船舱底层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龙虱,全都往他们这个位置爬来。而面对断裂的舷梯,这些龙虱竟然也不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几个龙虱竟玩起了叠罗汉,一层层的叠加着,不一会就叠到了一米多高。眼看就能够到二层的船舱了。

    庄重跟榔头不禁魂飞天外,要是被这些龙虱爬上来,后果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庄重大喊一声,两人往二层深处逃去。

    射灯照耀下,二层深处仍然有一个舷梯,却是连通三层的。

    两人想都不想,就爬上了三层。

    到了三层两人才发现,这里不再像是一二层那般充斥着海水了,海水竟然没有湮没到这一层,着实让人奇怪。看来这一层应该也有类似的排水系统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只见这一层出现了许多房间,房门紧闭,却是不知道里面是什么。

    推开最靠近两人的一扇房门,一股霉味传来,里面却是一些架子,架子上摆放着不少兵器。基本已经腐蚀的锈迹斑斑,无法使用了。

    而在最里面靠墙的架子上,却是横放着四五把两米多长的兵器。光是手柄就有一米,刀刃部位更是接近两米。即使历经千年,锋刃也只是蒙上了一层轻微的锈迹,不像其他兵器一般完全无法使用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陌刀!”庄重大呼一声,当即跑过去,一把抄起了其中一把。

    一入手,沉甸甸的重量顿时传来,庄重粗略估计这玩意至少有四十斤。如此重的重量能够正常使用就已经很困难了,别说是还作出各种标准砍杀动作。由此可以想象当初大唐的陌刀军身体素质是多么的强悍。

    庄重试着挥舞了一下,约莫巴掌宽的直刃划破空气,发出一声啸音,震动的地面上灰尘飘飞。

    榔头也好奇的拿起一把,依葫芦画瓢试着挥舞了一下,却是差点没拿住,将锋刃戗在地上。显然他对于陌刀的重量没有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“竟然这么重!不过这玩意又重又长,正好可以拿来对付那些龙虱!”榔头哈哈一笑,再次耍了几下,这回却是顺手了许多。

    而此时门外隐隐传来沙沙声音,却是那些龙虱终于叠完罗汉,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庄重眼睛一转,扫到了那些放着兵器的兵器架,忽然对榔头道:“来,抬上这些架子,咱们会会那些龙虱去!”

    榔头不解的看看庄重,却还是依言抬起兵器架,将兵器架抬到了门外舷梯处。

    两人往返几次,终于层层叠叠将舷梯旁边的通道摆满了兵器架。

    七个兵器架一溜摆开,连带着那些锈蚀的兵器,却是成了最佳的防御工事。

    而兵器架之间留着很小的空挡,如果那些龙虱要强行钻过来的话,必然会被卡住。庄重两人正好可以抓住这个机会,用陌刀将它们一刀削成两半!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