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154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零一章 抠门的李佐国

第七百零一章 抠门的李佐国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神像是凸刻在木质墙壁上的,单单从艺术价值来看,这两个神像的价值都不低,只是如果按照胖子说的,将这两个神像凿下来,那势必会凿穿木板墙壁,墙壁有多厚却是不清楚,墙壁后面是什么,却也不清楚。是否有机关,更是不清楚。

    保险起见,庄重跟榔头快走几步,然后才对胖子道:“你想凿下这个神像来我没意见,但是务必要在我俩走远之后再凿,我们可不想跟你一起陪葬。”

    说完,庄重跟榔头就随便选择了一条岔路走去。

    而胖子则停在原地,看着那两个佛像肉痛的咬着牙,似乎很难抉择一般。终于,一狠心,胖子还是放弃了这个发财的机会,大喊着“等等我”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气喘吁吁追上了庄重两人,胖子就开始吐槽了:“我说庄重,你怎么知道这条路是正确的呢?要是走错了就完蛋了,按照我们摸金校尉的形式原则,你这种随便的做法是错误的。凡事都是因小失大,千里之堤溃于蚁穴,你不跟我商量就作出决定,是不对的。”

    庄重听着胖子絮叨的话,终于明白了那位胡小姐的感受。二话不说,伸手就抓住了胖子的衣领,提着胖子的后领往反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,你干什么?庄重,你放我下来!你想干什么?”胖子吓坏了,大叫着要求下来。

    庄重却是不理他,径自走到了之前的岔口处。噗通一声把胖子扔到了地上: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慢慢想好走哪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庄重转身就走。榔头则看的眉开眼笑,直冲庄重竖大拇指。

    胖子愣在岔口处,半晌后,才哭丧着脸跟上庄重:“不用想了,我觉得你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庄重冷冷问。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胖子委屈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闭嘴。”庄重扔下这么一句话,转身就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而胖子真的不敢再说话,默默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庄重选择的这条岔路走到头,却是出现了三间屋子。

    看屋子形状,倒是颇像墓室里的耳室。里面一般摆放的是陪葬物品。

    胖子一瞧见三间耳室,那是两眼放光,想要大声欢呼。可是一想到庄重让他闭嘴,当即捂住了嘴,没喊出来。

    “慢点。”庄重见榔头想要推门,却是阻止了榔头。

    然后用手中的ak一发点射,打在了耳室门上。

    子弹穿透木门,出现几个孔洞。

    而从孔洞里看去,三人竟然发现了一件让人惊诧莫名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间耳室里竟然有灯光!

    一千多年了,竟然还有灯光?

    难道是闹鬼?可是只听过鬼吹灯,没听过鬼点灯啊。

    三人愕然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时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   半晌后,还是胖子开口:“许多墓室里都有长明灯,那种灯设计的很巧妙,燃烧个百十年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艘沉船是唐朝的,距今足足千年了啊!燃烧百年没问题,燃烧千年可就问题大了!”榔头道。

    “也许……是庄重击穿了门板,导致了氧气进去墓室,而有了氧气之后这些长明灯自己点燃了。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,前几年的新闻里就报道过,官方考古一个西汉大墓的时候遇上的。”胖子想了想,又道。

    这个解释似乎说得通,庄重跟榔头点点头,紧张的气氛稍微缓解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是进还是不进?”榔头犹豫下,问。

    前面已经没了路,似乎除了进耳室没其他选择了。

    庄重一咬牙,忽然飞起一脚将耳室的门给踹开了。

    “进!有什么不敢进的?管他是黑凶还是白凶,厉鬼还是冤魂!”

    黑凶就是尸变的殉葬者尸体,被外来的生气激发,立刻在身上生出一层黑斑或者白斑,黑毛的为黑凶,白毛的为白凶。在民间传说中,古僵化凶为崇,可以扑人吸髓,无论是飞僵、行僵,但是一到了鸡鸣天亮之时,便即倒如枯木。

    不过显然这艘沉船中是不会有天亮了,深海底可是见不到阳光的。所以危险系数也凭空增加了一倍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,门板四分五裂,露出了这间耳室的样貌。

    却见里面空间并不很大,约莫有一百多平吧,也就是相当于三室一厅的房子大小。耳室的墙壁两侧燃着两盏长明灯。是青铜侍女托灯的造型,火焰噼啪作响,烛火轻轻摇曳,让耳室里光影明灭,无端生出几分阴森之感。

    “看那里!”

    榔头惊叫着,指向耳室最里边。

    在那里靠墙的位置,摆着一具棺椁,看棺椁的尺寸、形状,应该是盛放女尸的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进来这么大半天,可算看见个棺材了。小棺棺,我来了!”胖子看见棺材就两眼放光,浑然忘记了凶险,飞也似的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到得棺椁近前,从怀里摸出一根蜡烛,点燃了放在东南角。这是摸金校尉的行规,胖子再着急也得作完这一套。

    “生活所迫被迫前来倒斗,只求取得一件明器维持生计,多有打扰抱歉抱歉,死者勿怪。”

    胖子神神叨叨的念着,念完之后才拿出一根钎子撬棺材。

    那动静,想不打扰死者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嘿!”胖子吐气开声,身上的肥肉一抖,却是将棺材盖也启开了。

    然而启开后,胖子却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怎么是空的?不科学!好不容易看见一个棺材,竟然什么东西都没有!这是哪个没道德的抢了先手了?连尸体都不给老子留下?”胖子一看之下,气的当场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这棺材里面却是空空如也,要不是那浓重的尸臭味跟棺材底部的一部分尸水,庄重真要怀疑这根本是一副新棺了。

    可是,要是真如胖子所说,有人抢了先手,把东西都拿走了。但是那人把尸体也弄走又是为何?难道这里面存放的是什么大人物的尸体?

    看棺椁的样式根本不像啊,分明就是一个普通的棺椁,连富贵人家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“哟,还敢留下文字羞辱胖爷?好小子,让我看见你非得把你老二打折!”胖子气嘟嘟嚷着。

    庄重走过去一看,确实,在棺材壁上刻着几行小字,只有蝇头楷大小,看不大清楚。

    将射灯提过来,庄重照向那几行小字,这才看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看清之后庄重当即给了胖子一爆栗,这哪里是什么倒斗的前辈留下的狠话,分明是墓志铭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庄重越看越觉得惊奇,因为墓志铭竟然说这个棺材里躺着的是李佐国的妻子!

    原因是出海的途中染上了风寒,结果不治而亡,李佐国只能将妻子暂时安放棺中,等待回去后再发丧安置。

    言辞恳切,对妻子的怀念之情跃然纸上,大有“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矣”的隽永之情。让庄重看罢不禁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这耳室啥也没有。要我说这个李佐国真不是爷们,自己亲媳妇死了也不知道放点陪葬物品。抠门!”胖子知道这是李佐国妻子棺椁后,更加愤慨了,强烈吐槽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去其他两个耳室看看。”庄重将棺材盖推上,带头走向门外。

    胖子跟榔头紧跟其后,三人出了这间耳室。

    而在三人走后,忽然一张诡异的女人面孔从墙壁浮现,极为可怖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