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156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零三章 枉死

第七百零三章 枉死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竟然还真的是个孩子?

    庄重有点懵。感情李佐国一家四口,有三口躺在了这里。除了李佐国自己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急于验证这小孩的身份,庄重匆忙用射灯照向棺材侧壁,果然在侧壁上发现了墓志铭。

    竟然真的是李佐国的儿子!死亡原因跟他妻子相同,全都是偶然风寒,不治而亡。

    这不禁让庄重感慨,这李佐国到底是做了什么孽,一个风寒就把他妻儿老娘的命全葬送了。枉他老子李嗣业英雄一世,却是绝对想不到他死后李家会落得这么个下场。

    “艹,怎么是小孩子?没劲!”一看是小孩子的棺材,胖子当即兴趣索然。

    一般孩子的墓都不会有什么陪葬品。早夭的孩子甚至都没有资格埋入家族墓地,别说是陪葬品了,恐怕有三块瓦片当垫背钱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不过基于雁过拔毛的铁公鸡原则,胖子还是轻轻将小孩的尸体捞起,用手摸索了一番。

    随后就开始骂上了:“卧槽,我现在算是发现我之前说的太对了!这个李佐国简直就是周扒皮的唐朝版本!连自己亲生儿子挂了都舍不得放几个垫背钱,尼玛放片瓦片也行啊,好歹也是唐朝的瓦。竟然连瓦片都没有!这种人就不配做父亲!人渣!禽兽不如!男人的耻辱!”

    胖子吐槽的那叫一个天马行空、荤素不忌,浑然忘记了自己盗墓贼的身份,此刻正在开人家儿子的棺材。

    庄重转过头,不忍直视了。碰见这么极品的家伙,谁也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庄重头转过去的刹那,棺材里的孩子忽然动了。手上的指甲缓缓变长,在棺材板上抓挠着,发出刺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妈的,什么声音?”胖子察觉不对,问道。

    庄重脸色一变,射灯照向那孩子尸体,正好看见那孩子爪子抬起,抓向胖子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危急之下,庄重找不到趁手工具,直接将射灯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听咔嚓一声,那孩子指甲抓在了射灯上。那么坚固的材料都被一下洞穿,灯光闪烁几下,却是熄灭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耳室里的灯也跟着灭掉,三人陷入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胖子更是吓得哭爹喊娘,仓皇逃窜。猛的抱住了庄重,躲在庄重身后不敢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艹,快放开我!你恶心不恶心?”庄重一把将胖子扒拉开,同时让胖子把他的摸金符拿过来。

    胖子依言摘下脖子上的摸金符递给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随手就将摸金符扔出,穿山甲爪子做成的摸金符在黑暗中闪烁着透明的微光,晶莹剔透仿佛黑水晶。呼啸着砸在那小僵尸身上,登时将其砸回了棺材里。

    而那小僵尸想要用手去拿摸金符,却被烫的一阵惨叫,指甲都被烫冒烟了。

    由此证明,胖子这个摸金符却是真货,还是有年头的东西。换成现代制成的摸金符,肯定没有这种效果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效果胖子跟榔头就看不见了,此时屋内的两个光源都灭了,一片漆黑。除了庄重因为风水眼的缘故,可以看清外,他们两个人都成了睁眼瞎。

    摸金符将小僵尸砸回棺材,庄重则趁机上前,手指快速掐一个杀鬼诀,借助摸金符的力量打在了小僵尸胸口。

    只听小僵尸一声闷哼,却是四肢一抽搐,不动弹了。却是被庄重打散了存在心中的那口怨气,不会再尸变了。

    而让庄重奇怪的是,这李佐国的儿子跟老母为什么会有怨气呢?没有怨气就不可能尸变,难道是觉得命运不公,自己不该死于风寒?

    庄重想不通,随即捡回胖子的摸金符,将棺材盖推了回去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庄重不由松口气,刚想跟两人说没事了。却听胖子用一种既嫌弃又恶心的语调说道:“日,你摸我干嘛?你变态啊!”

    似乎是在说榔头。难道榔头趁黑暗摸了胖子?

    庄重转过头正想看个究竟,却听榔头反诘道:“我摸你?你不要倒打一耙好不好?分明是你摸的我!还要不要点脸了?”

    “哎哟,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无赖的人!啊!你竟然得寸进尺,还舔我脸!你他妈太恶心了,恶心死了,呸呸呸,滚远点你个死玻璃!”胖子张牙舞爪,不停吐着口水。

    榔头一听,快气炸了,不由朝着庄重方向喊道:“庄重,你评评理,这胖子竟然诬陷我。我舔他脸?我宁愿舔僵尸的,也不舔他!也不瞧瞧他那样!”

    两个人争论的愈加厉害,眼看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谁知,此时庄重却寂然无声,一句话没有说。

    胖子跟榔头都察觉到了不对,不由喊道:“庄重,庄重,你在哪?你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连续喊了几声,耳边才传来庄重深沉的声音:“别动!胖子你回头看你肩膀旁边是什么!”

    说着,庄重将损坏的射灯捡起,使劲冲墙上一甩。剧烈撞击下,射灯电池发生爆炸。一团火光炸开,同时映红了耳室。

    胖子正好于此时转头,接着就看见了让他永生难忘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一张空洞的女人脸正趴在胖子肩膀上,而女人长长的舌头,兀自伸出,往胖子脸上舔去!

    “妈呀,鬼啊!”胖子吓得魂飞天外,拔腿就要跑。可是突然双腿发软,一丝力气都使不出来,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榔头这是反应过来,知道刚才摸自己的也是这个东西。不由端起枪,一梭子子弹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子弹噗噗打在那女鬼身上,颗颗入肉,却是毫无效果,女鬼竟然还露出一丝笑意!

    这可把榔头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别浪费子弹了,这是僵尸!打不死的!”庄重见状,出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猛的将摸金符扔了出去,同时一声声宏大的咒语念出,对准了那女僵尸。

    女僵尸骤然被摸金符击中,发出一声哀嚎,转身就要跑。然而庄重早已经快步赶上去,双手掐一个法印,啪一声对着僵尸后背印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女僵尸踉跄几步,差点摔倒在地。受此攻击,却是忽然狂性大发,竟然转头咬向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冷笑一声,身子一侧,让开了位置,一脚飞出,踹在了女僵尸的胸口。

    只听砰地一声,女僵尸倒飞出去。庄重则拿起摸金符赶了上去,左脚在女僵尸脖子使劲一踩,女僵尸登时被迫张开了嘴巴。

    庄重快速将摸金符塞进了女僵尸嘴里,只见女僵尸一阵挣扎,不消会却是不再动弹了。她喉头的那口怨气被摸金符化掉了,自然也就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庄重将摸金符从女僵尸嘴里拔出来,却是沾染了不少的尸水粘液,庄重看的一阵恶心,顺手将摸金符在女尸身上一蹭,打算把摸金符扔给胖子。

    可是低头一瞬间,庄重忽然愣了下。

    因为庄重看到,在女尸的心脏位置赫然有一个刀伤,伤口细长,似乎是匕首之类的武器造成的。

    显然,这个女僵尸就是李佐国的妻子,也就是那个消失的女尸。

    只是她不是死于风寒吗?怎么身上会有致命刀伤?难道其中另有隐情?

    庄重眉头一皱,快速走回童棺旁边,将李佐国儿子的尸体捞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看见李佐国儿子胸口后,庄重整个人都怔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在李佐国儿子的胸口,赫然也有一道致命刀伤!跟李佐国妻子的位置一模一样,这两人根本就不是死于什么风寒,而是被人杀死的!

    不用想,李佐国老娘肯定也是如此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们三个会尸变,原来确实有怨气!枉死之人的怨气却是最为浓重的。

    庄重将李佐国儿子尸体放回棺材,沉默了。事情发展到现在,庄重只觉自己越来越看不懂了。这艘沉船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会让整艘船的人死亡?而且从这艘船装载的物资来看,根本不是一艘正常的船只,反倒像是一个移动的祭祀神殿。

    而且李佐国的尸体到现在还没出现,他是不是也尸变了?尸变后他又跑去了哪里?

    庄重苦苦想着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