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15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零四章 虔诚
    “庄重,你在哪里?那东西你解决了没有?”

    庄重还没理清头绪,就被胖子的叫声给惊醒了。

    庄重没好气的道:“没解决,那玩意正趴在你身上呢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救命,救命啊,我家三代单传,就我一根独苗,我娘还指望着我传宗接代呢。我不能死啊!庄重,快救我啊,你是我大哥,不,是我大爷啊……”

    胖子哭爹喊娘的叫着,甚至都喊庄重大爷了。真是为了要命仅有的一点节操都舍弃了。

    庄重没理会胖子的惨叫,而是提起自己刚才扔下的ak,对着射灯残骸连开几枪。射灯残骸的塑料材质顿时燃烧起来,一时间让这个耳室有了一点光芒。

    再看胖子,竟然像是一只胖老鼠一般在地上不断打着滚,两手还使劲挥舞:“滚远点,离我远点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看见胖子这样子,榔头不禁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而胖子此时也察觉了不对,接着射灯残骸燃烧的火光一看,艹,自己背后哪里有什么僵尸了?那只僵尸分明已经被庄重制服了!就这一会的功夫尸身已经开始了腐化。自己又被庄重坑了!

    胖子气鼓鼓的爬起来,狠狠剜了庄重一眼。

    “榔头,把棺材板劈开,做两个火把。咱们现在可是一点照明工具都没了。”庄重对榔头道。

    “好叻。”榔头应着,上前将李佐国儿子的棺材板给拆了,然后借助射灯残骸的火焰点燃,做成了两个火把。

    胖子这回是真害怕了,主动抢过来一个火把,想了想,还是觉得不安全,又一把将庄重手里的枪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有枪在手,胖子才觉得有了保障。再次恢复那种“一枪在手天下我有”的气魄,变得神气活现起来。

    “咦,庄重你想什么呢?”胖子见庄重皱着眉不说话,也不说接下来干什么,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庄重摇摇头,说:“我有个事情没想明白。你们看,这是李佐国妻子的尸体,她胸口有明显刀痕,显然是被人杀死的。你们再看李佐国儿子胸口,同样也有伤痕。可是他们的墓志铭上明明说他们是偶然风寒而死。墓志铭上为什么要撒谎呢?”

    胖子跟榔头检查了下李佐国妻子跟儿子,还真是如庄重所说,两人也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“或许,这艘船上发生了内乱,李佐国作为这艘船的掌控者自然首先被叛乱的人杀死了,他的家人同样也不例外。”胖子提出一个假设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样的话,那他们的尸体怎么会保存在这里?直接扔下大海不行吗,正好可以毁尸灭迹。到时候回报朝廷的时候更是死无对证,他们却留下三具尸体,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?”庄重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也许他们脑子不灵光呢?”胖子这话就说的很勉强了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,很可能有其他的事情发生,不一定是叛乱。”榔头摩挲着下巴,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庄重跟胖子同时问。

    “还没想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切!”庄重跟胖子同时给了榔头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切啊,咱们现在不还没看见李佐国的尸体吗?只要找到李佐国,看看李佐国身上有没有这种刀伤,不就知道了吗?兴许李佐国身上还有其他东西,能够揭开整件事情的谜底呢!”榔头不服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嗯,也对。那就先不想这个了,继续往下走看看!”庄重点点头,同意了榔头的看法。

    三人将李佐国妻子的尸体拖回第一间耳室,放入了棺材。死人为大,既然她已经恢复正常,那就得将其收殓好。

    盖好棺材之后,三人走出耳室,却是都愣了。

    刚才只顾着说继续往下走了,却是没想到现在已经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前方已然到头,墙壁横亘,似乎在说此路不通。

    “掉头?”榔头不确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胖子跟庄重却没回答,庄重不断观察着四周,胖子却直接走到了前面那堵墙上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榔头知道这两人是在找可能隐藏的出路,搔搔头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这墙壁的颜色明显跟周边不同。”忽然,胖子指着那堵墙说道。

    庄重跟榔头走上前一看,果然,墙壁中间的部分材质颜色略浅,而周边就显得深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颜色深的部分应该是浸染了桐油的,而这中间部分没有,所以才显得颜色浅了。”庄重上前摸了摸,说道。

    古代造船,为了防止渗水,会在木材上涂抹桐油,这样就能起到填充缝隙跟防水的作用。浸了桐油的木材颜色会发生改变,变得更深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这一块没有涂桐油呢?是桐油不够了吗?”榔头问。

    胖子听了不禁发出一声嗤之以鼻的笑声。非专业人士就是幼稚啊,竟然会说出这种话。

    咚咚咚,胖子用手使劲敲了敲颜色浅的那部分,传回来的声音是空洞的。

    “后面是空的。”胖子断定道。

    结果也换来榔头的一声嗤笑:“谁家墙后面不是空的?不然弄墙做什么?”

    胖子脸色一怒,却忽然忍住了,没说什么。而是端起手中的枪,示意两人退后一些,接着狂扫起来。

    只听哒哒哒一串子弹扫出去,登时墙板被胖子扫的千疮百孔,而枪里仅剩的一梭子子弹也被胖子浪费了。

    “看着点,菜鸟!”胖子扬扬头,将手中的枪砸向木板墙。

    本来墙壁都被子弹穿透了,胖子这微微施加力量,登时墙壁发出咔嚓声音,轰然碎裂。

    墙壁碎裂后,立即从墙后传来一阵剧烈的冷气,还伴随着腥气,让人情不自禁远离几步。

    等到气息稍减,三人才往前几步,用火把一照,却是全都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因为这墙壁后面不止是空的,而且空的让人胆寒!

    分明就是一个悬崖!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悬崖?难道咱们现在已经接触到了海底?这是一个海沟?”庄重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似乎就是庄重所说,这是一个海沟。里面海水翻滚着,形成一个涡旋,不断将寒气喷涌上来,那转动的涡旋让人看一眼就头晕。

    这个海沟并不大,其实称其为海沟并不准确,它更像是一口井,一个巨大的海井。

    这就是墙壁背后的路?庄重苦笑一声,知道这次猜错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也有一尊神像!”胖子忽然叫一声,却见在墙壁一侧果然也有一尊海神像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神像是刻在木板墙上的,神像嘴角带笑,眉目微垂,手指着斜下方。

    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,正好就是那个海井位置。

    “这神像什么意思?是在告诉我们井口危险,禁止玩耍吗?”胖子揶揄道。

    庄重却忽然眼色一亮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半晌后,庄重猛的走到了海井边缘,深吸一口气,回头看看胖子跟榔头,道:“我准备先走一步,你们谁愿意一起?”

    “庄重,你别想不开啊。不就是遭受了一点挫折吗?有什么大不了的!心若在梦就在,天地之间还有真爱,看成败人生豪迈,只不过是从头再来!”胖子这厮,竟然唱了起来。

    榔头也是劝着庄重,让庄重别想不开。

    庄重一阵无语,看来这两个家伙都误解自己意思了。

    于是指着海井道:“你们误会我意思了,我是说,通道就在这下面,所以我要跳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在开玩笑吧?这可是漩涡!跳下去就死无葬身之地了!”胖子吓了一跳,大声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虽然这神像手指漩涡,但是也不能证明这就是通道啊。这可是有死无生!”榔头也道。

    庄重听了榔头的话,却是一拍手:“没错,就是这句话,有死无生!你们还记得岔口神像上刻的那几行字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什么神通无碍?”

    “对。其中有一句话是,凡是将虔诚与我者,我会赐他大自在,无生无死无恐怖。现在这种情况,分明就是在告诉我们,要对他的提示保持虔诚,而他会让我们无生无死无恐怖。无恐怖,自然就是要让我们面对漩涡也不惧怕,方能得到永生。”庄重解释道。

    而胖子跟榔头显然对庄重这个解释不认可,两人均是狂摇头,叹息着:“没救了,你没救了!要死你去死,我可不想陪你疯。”

    庄重见两人不认同,不由微微一笑,将潜水面罩戴上,氧气瓶还剩一点氧气,自从可以自由呼吸后,庄重就停止了使用,现在却是派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连接好氧气瓶,庄重冲两人挥挥手,道一声“再见”,忽然身体往前一倾,扑通,毅然决然的跳进了滚滚涡旋中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