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195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一十六章 庄重的空空歌

第七百一十六章 庄重的空空歌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噗通,噗通,噗通……

    连续三声落水声音响起,庄重三人一字排开从空中掉落,就像是那杯著名的烈酒“深水炸弹”,坠入海底之后再次浮起,眼耳鼻舌全都是眩晕的感觉。

    足足数分钟,庄重才觉得那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消失,变得正常起来。

    再看胖子跟榔头,两人还在海面上沉浮着,像是两只晕头转向的苍蝇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“减压病”。

    减压病是由于高压环境作业后减压不当,体内原已溶解的气体超过了过饱和界限,在血管内外及组织中形成气泡所致的全身性疾病。在减压后短时间内或减压过程中发病者为急性减压病。主要发生于股骨、肱骨和胫骨,缓慢演变的缺血性骨或骨关节损害为减压性骨坏死。

    庄重三人身上的潜水服虽然坏掉了,但是至少还有一些防护作用,何况三人还都带着氧气面罩。最大限度的减少了气压变化带来的影响,顶多昏眩几分钟而已。

    庄重放眼朝海面看去,但见波光粼粼,阳光晴好,此时竟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他们就在沉船里度过了一天。

    “咦,胡小姐呢?怎么没有看见她人?”这时候榔头适应了海面气压,游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庄重愣了下,刚才他只听见了三声落水声。难道胡小姐没有被海眼喷涌出来?

    庄重转头往远处的海眼看去,这个海眼并不是喷涌出海面的,而是在海平面以下持续喷涌,不知情的根本就难以察觉这里有一个海眼。海眼喷涌的力量很强,他们足足被喷出了百十米远。

    如果胡小姐也被喷上了天的话,那落水范围应该不会太远。

    “四处找找。”庄重对榔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找了,那位小姐在那里。”这时候,小舟上的白眉老者忽然一指庄重身后,道。

    庄重往身后看去,果然,在海面上漂浮着一个人,看身形就是胡清音。只是她一动不动,任由海浪裹卷着,似乎已经陷入昏迷。

    “胡小姐!”庄重急忙游到近前一看。

    确然,胡小姐双目紧闭,陷入了昏迷,她面色苍白,嘴唇上都没有一点的血色,脖子下的皮肤呈现一种大理石似的纹路。手背血管破裂,往外渗着丝丝血液。

    “糟糕!她没有防护措施,身体无法适应气压的急速变化,出现了恶性减压病!”庄重一看,顿时道。

    榔头也是着急的游过来,说:“她在出海的时候说自己水性好,所以把氧气面罩让给了你。没想到她是在撒谎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她把氧气面罩给了我?”庄重一听,愣了。随即看向胡清音,心里颇有点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“先救她离开这里吧,她得尽快进行加压治疗,不然时间一久全身骨头都会坏死。”榔头说着,游过去将胡小姐托起。

    看看远处,除了那老者的小舟外并没其他船只,于是往那老者方向游去。

    庄重紧随其后,只是当两人上船后,却发现胖子早就在了小舟上,正趴在船边狂吐呢。

    白眉老者只是微微笑着,也不问什么,也不说什么,划动船桨载着四人往自己居住的小岛而去。

    到得岛上,白眉老者将四人领到自己居住的小屋,从柜子里拿出一板药,递给庄重:“阿司匹林,喂她服下吧,可以暂时抑制她的病情,不过你们还得尽快离开这里,不然她撑不过今天。大约两个小时后会有一艘渔船经过这里,这是今天的最后一班船了,船主是我老朋友,你们可以搭乘他的船离开。”

    庄重道一声谢谢,接过药喂胡小姐服下了。

    又喂她喝了点水之后,终于情况稍微好了一点,庄重也抽出来一点时间,自己喝了两口水。

    “敢问老先生怎么称呼?”庄重坐在小屋门口,问旁边坐在躺椅上的白眉老者。

    “数点梅花香,南海一钓叟。你可以叫我梅花钓叟。”白眉老者微微笑着,说道。

    “梅花钓叟?这么说老人家你精通梅花易数了?”庄重讶然看着老者,有点没想到。

    《梅花易数》是宋代易学家邵雍所著,是一部以易学中的数学为基础,结合易学中的“象学”进行占卜的书,相传邵雍运用时每卦必中,屡试不爽。梅花易数依先天八卦数理,即乾一,兑二,离三,震四,巽五,坎六,艮七,坤八,随时随地皆可起卦,取卦方式多种多样。

    传说当年邵雍在观赏梅花时,偶然看见麻雀在梅枝上争吵,以易理推衍后,预言明日夜晚会有女子前来来摘折梅花,被园丁发觉而追逐,女子惊慌跌倒伤到膝盖;此预测现象果真在隔夜丝毫不差地得到验证,因此他名闻于当时,大家也便将这种预测方法取名为梅花易数。

    后世在此基础上多有发展,逐渐梅花易数也成为一门非常厉害的术数,断事看卦异常灵验。

    “小友果然是此道中人,从老朽一言之中就能推断出老朽所学,佩服。”梅花钓叟冲庄重拱拱手。

    “那老人家你为什么要蛰居此岛呢?”庄重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像是香江这种地方,这老者又精通梅花易数,肯定会混得非常开啊。为什么偏偏要孤身一人独居于此呢?

    “呵呵,小友是此道中人,应该知道入门越深越觉得命运之可怖,我在五年前曾为自己推算过一卦,卦辞预言我将来必将死于此道之上。只可惜我老来怕死,便只能金盆洗手,搬到了这小岛上来颐养天年。免得再忍不住给人起卦,沾染因果。”梅花钓叟说道。

    庄重眉头一皱,却也没说什么。因为玄门中人更加相信命运,著名卦师许多都是活不过六十岁,大多人都将此归于“泄露天机太多”。庄重却是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“听前辈这么一说,我才醒悟怪不得前辈会唱那么一首空空歌。”庄重笑道。

    “唉,世事一场空,到头来什么也落不下。我这只不过是斗胆学前辈高僧,想要在此出世而已。所以,小友两个小时后尽可离去,至于小友因何来到这里,又做了什么,费尽千辛万苦将那兵器取出来为了什么,老朽全都不想知道。”梅花钓叟道。

    他显然是不想沾染上庄重的因果。古代和尚出家之后就六亲不认了,便是要了断尘缘,了断因果。如此才能做到真正的出世。

    庄重听罢,却是一笑,道:“前辈不想知道,我也不想说。我才不会告诉你我要用这玩意对付一个恶人降头师呢。那降头师厉害无比,又练成了红衣小鬼降,恐怕已经变得更加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梅花钓叟一听,不禁生气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说得很明白了。他救庄重几人不过是为了积攒点阴德,至于庄重等人的因果他一点也不想沾染上。可是庄重却死皮赖脸把事情说了出来,这不分明要陷害他吗?

    “待会渔船来了你们赶紧离开!我这里不欢迎你们!”梅花钓叟说着,起身就往屋里走去,显然话不投机半句多,不想再跟庄重讲话了。

    庄重却是依旧嬉皮笑脸着,冲梅花钓叟道:“前辈,别着急下逐客令啊,我也有一首空空歌,不知前辈敢不敢一听?”

    梅花钓叟停住脚步,缓缓转过头,冷声道:“有何不敢听的?”

    庄重这才慢悠悠开口,唱出一首改版空空歌。

    “日也空,月也空,岁岁年年几秋冬。生也空,死也空,来来去去不由衷。男也空,女也空,忽男忽女轮回梦。命也空,运也空,造化半在定数中。风也空,水也空,心行美恶化吉凶。”

    “君也空,臣也空,改朝换代天下公。将也空,帅也空,转眼荒郊黄土封。父也空,母也空,合眼阴阳两朦胧。兄也空,弟也空,莫为家产互交攻。姐也空,妹也空,爱别离时添愁浓。子也空,妻也空,黄泉路上不相逢。情也空,爱也空,痴迷一场快如风。缘也空,债也空,缘了债偿各西东。”

    “疾也空,病也空,身乃苦本业力冲。医也空,药也空,心病还须心药通。名也空,利也空,何人见它死跟从。金也空,银也空,聚敛到头有归空。得也空,失也空,荣辱过后寿亦终。成也空,败也空,莫以成败论英雄。古也空,今也空,绵绵史话谁争锋。真也空,假也空,雾里看花花自红。你也空,我也空,法性之中本相同。佛也空,魔也空,正偏妙觉此为宗。正偏妙觉此为宗!”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