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197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一十七章 生死终是空

第七百一十七章 生死终是空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你也空,我也空,法性之中本相同。佛也空,魔也空,正偏妙觉此为宗。好句,好句!”

    梅花钓叟喃喃重复着,不觉有些痴了。

    半晌后,才摇摇头,道:“小友年纪轻轻竟然精通佛理,我自愧不如啊,自愧不如。”

    庄重却笑道:“前辈谬赞了,其实这首空空歌不是我写的,乃是师门里一位长辈所写。他出家几十载,这首歌便是他的感悟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世间还有此等奇人?真是佩服。”梅花钓叟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那位长辈曾经言说,出世与入世并不是那样泾渭分明。出世即是入世,入世即是出世。如果将一切都分的那么清楚,就不是修行,而是魔障了。”庄重随口道。

    其实这是禅心大师早年写下的一首空空歌。梅花钓叟所吟唱的那一首乃是原版,由一位古代僧人所写。禅心大师将其改编过后,写下了如上那一首。

    在禅心大师的空空歌里,日月、生死、命运、风水、君臣、佛魔全都讲到了,而且并不像是其他高僧所言必须一刀分割,而是阴阳交泰,互通有无的。

    就像是那句“命也空,运也空,造化半在定数中。风也空,水也空,心行美恶化吉凶”,这句话里禅心大师就强调了命运只有“半在定数中”,而风水也是可以依靠善行来逢凶化吉的。

    出家并不意味着就要与世隔绝,否则佛家为什么要谈什么积攒功德?地藏菩萨为什么还要渡尽地狱恶鬼?与世隔绝不是佛。

    庄重知道自己不需要多说什么,点到为止便好。梅花钓叟自然会自己想明白其中道理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过去,两个小时过去,梅花钓叟就这样站在门口,似乎呆住了一般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就连渔船来到,庄重四人上了船,他都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那老头怎么了?不会是就地坐化了吧?”胖子嘴里吐不出好话,道。

    “他在思想,走吧。”庄重轻轻道。

    “思想?这姿势也不美啊。人家外国那个著名雕塑,叫什么思想者的,那姿势多美,关键值钱呐……”胖子什么都能想到钱上去,遗憾的摇着头,也收回了视线。

    上了船之后,庄重找船主借了无线电,联系到了孤易等人。

    孤易得知庄重安全之后,不由松口气。又听庄重已然拿到了残锋,更加欣喜,跟庄重约定在港口见面,便中断了通话。

    渔船破开海面,往远处驶去,一道笔直的白浪在船身之后,好像在大海中画下了浓重的印记。

    至少,这片海域会记得庄重四人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的航程,夕阳西下,海面变得通红一片,如同有火焰在水底燃烧一般,渔船轻轻驶过,惊碎一片涟漪,到达了港口。

    而港口那边,孤易早已经在等待。将残锋交给孤易之后,庄重没时间跟孤易详细讲解事情经过,立即跟榔头、胖子抱着胡清音往医院赶去。

    胡清音现在状况又开始恶化,必须抓紧治疗。

    夏小米看着庄重来去匆匆的身影,不由撅起嘴恨恨道:“理都不理人家,可恶!”

    孤易摸了摸夏小米脑袋,道:“我们先回去,等庄重处理完事情就会来找我们的。这孩子真是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两人拿着残锋往住处走去。

    时间,晚上八点钟。

    涛声阵阵的海面上缓缓飘来一叶扁舟,小舟靠近港口停靠下来,从小舟上走下一个长眉白须的老者。

    港口的工作人员似乎跟老者熟识,纷纷跟老者打着招呼:“梅老先生,又去采购生活用品啊?今天有点晚哦。”

    老者一律笑着点头回应,逐渐消失在沉沉夜色中。

    香江深水埗,这里是香江著名的老楼区。居住的多是老年人,楼房也多已经老旧,算得上是香江比较著名的贫民区了。

    在一处老楼里,巴颂席地而坐,正看着桌子上的一个瓷葫芦,发出得意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红衣小鬼终于练成了!接下来只要把它打进丝罗瓶里,就大功告成!史上最强的红衣小鬼丝罗瓶马上诞生!”巴颂兴奋的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接着只见他拿起瓷葫芦,只见葫芦表面一个红色的影子不断在葫芦里冲撞着,似乎要从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巴颂狞笑着,道:“小宝贝不要着急,马上就给你自由。到时候你就可以尽情发泄心中的怨恨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巴颂将瓷葫芦对准了那个半成品丝罗瓶,猛的大喝一声,在葫芦底部一拍,一道红色影子从葫芦里窜出,从半成品丝罗瓶头部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丝罗瓶身体瞬间变得通红,就像是被烧红的铁块,不同的是他身上却散发出阵阵寒意,情形异常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小宝贝,这就是你发泄怨恨的**,赶紧融合吧!”巴颂说着,冲丝罗瓶一指。

    瞬间红色缓缓消褪,往丝罗瓶双眼中聚集而去。半晌后全都聚集在了眼中,成为一对猩红色的重瞳。

    接着那丝罗瓶眼睛一动,似乎活了过来,发出一声痛苦的怒吼,转身就要往巴颂身上扑去。

    巴颂似乎早有预防,摸过桌子上的一条尸油浸成的鞭子,忽然在丝罗瓶身体上一抽。

    只见丝罗瓶浑身一哆嗦,脸上传来一阵恐惧,再也不敢往巴颂身上扑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的乖孩子。我知道你饿了,你现在可以出去觅食了。”巴颂打开房门,示意丝罗瓶出门觅食。

    只是房门打开后,他却愕然看见门口站着一个白眉长须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巴颂用嘶哑的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梅花钓叟。”老人轻轻答道。

    “梅花钓叟?没听过。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推算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不管你是谁,今天你都倒霉了!我的丝罗瓶刚刚炼成,竟然就有人送上门来!看来这就是天意,老天要让我报仇成功!”巴颂疯狂笑着,一指梅花钓叟,丝罗瓶顿时如同幽灵般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梅花钓叟脸色一变,从身上摸出几瓣梅花,打在丝罗瓶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抓鬼降妖从来都很灵言的梅花花瓣,却不管用了。

    花瓣只在丝罗瓶身上留下一个淡淡的印记,随即就碎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而丝罗瓶一步步走上来,忽然身体一动,笨重的身体竟然做出一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,瞬间出现在梅花钓叟的身后。

    大嘴一张,一排牙齿咬在了梅花钓叟的后颈上。滚烫的鲜血喷涌而出,沾染了丝罗瓶一身。丝罗瓶就这样趴在梅花钓叟身上,肆意而畅快的吸食着血液,不一会便将梅花钓叟瘦弱的身躯吸成了干尸。

    而梅花钓叟拍在丝罗瓶胸口的手无力垂下,洒落一地花瓣。

    “干得好!”巴颂发出一声狞笑,一巴掌将梅花钓叟拍倒在地。

    因为他觉得,这老东西临死前嘴角的那抹微笑真的很让人讨厌……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