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19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一十八章 布阵
    “庄重,你想好怎么对付那个降头师了吗?”酒店内,孤易问庄重道。

    他听庄重讲了整个经过,不由唏嘘不已,觉得异常愧对庄重。直言待美国之行归来,残锋定然会交还给庄重。毕竟这东西是庄重拼了命才带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巴颂隐藏的很好,我托政府部门的朋友查了,一直没有查到巴颂的藏身之所。我估计只能等待他上门了。我的想法是找个安静的地方,布下一个大阵守株待兔。我得罪了他,他红衣小鬼炼成后第一个想杀的应该就是我。”庄重沉思一下,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地方你找,找好了告诉我一声,我也会过去祝你一臂之力。”孤易点点头,道。

    有孤易相助,却是胜算大大提高,即便庄重现在仍然无法完全掌控残锋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我马上安排,师叔您等我的消息便是。”庄重说完,跟孤易道别,出得门来。

    刚出门,忽然庄重的手机响了起来,一看,却是尹蓝蓝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?查到巴颂的线索了?”庄重接通后,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就在一个小时前我们接到警局方面的消息,说再深水埗发现一具男性尸体,全身干瘪而死,好像是死于非命。你也过来看看吧。”尹蓝蓝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庄重眉头一皱,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兆头,很有可能巴颂已经练成小鬼。那人应该就是死于小鬼之手。“我马上就到!”

    庄重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,往尹蓝蓝提供的地址赶过去。

    当庄重到达深水埗的时候,正好看见两个警员正抬着死亡男性的尸体往下走,庄重快走几步,穿过警戒线,在尹蓝蓝的指引下掀开了盖在尸体身上的白布。

    “什么?怎么是他!”一看到白布下之人的面孔,庄重震惊了。

    因为那人不是别人,赫然是梅花钓叟!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又怎么会被巴颂害死?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“你认识他?”尹蓝蓝奇怪的问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将认识梅花钓叟的过程简单介绍了一下。

    尹蓝蓝道:“这样啊,我们刚才查到他确然如你所说,是晚上八点钟左右到达的港口,之后也没停留直接往这边而来。然后我们接到了邻居居民的报警电话。我们赶过来的时候,现场就只有这么一具尸体,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巴颂干的,他杀人之后立即转移了地方!”庄重脸上闪过一抹怒色,忍不住将拳头握紧了。

    梅花钓叟应该是听了庄重的空空歌之后,才一改常态,决定积极入世,对付庄重口中所说的那个邪恶降头师。

    至于降头师的地址,作为一个梅花易数的宗师级高人,他轻而易举就推算了出来。可以说在这方面,即便拥有道德母钱,庄重也比不上他。

    只是,他难道就没算到自己此行凶多吉少?不可能,他一定也算到了的。那他为什么还要执意而行?

    庄重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们在他脚下发现了这个。”忽然,尹蓝蓝递过来一个密封袋装着的东西。

    庄重搭眼一看,却是几瓣梅花。虽然已经散落在地,变得污秽不堪,却仍然挺立,不改傲视霜雪的本色。

    再联系到梅花钓叟临终前脸上那抹微笑,庄重忽然想起一首词,一首陆游写过的梅花词。

    “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。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著风和雨。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。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”

    “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……他这是在用生命告诉世人,他信仰依旧,绝对不是一个只知避世的懦夫啊。纵死侠骨香,前辈,走好。”庄重喃喃自语着,蓦然对着梅花钓叟的尸体鞠了一躬,良久,才站直身。

    “庄重,你……没事吧?”似乎看出庄重心绪,尹蓝蓝问庄重道。

    庄重摆摆手,说:“没事,如果他的尸体没有人认领,麻烦你通知我一声,我就代替他家人送他最后一程吧。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尹蓝蓝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,放心,巴颂邪术修炼已成,他马上就会来找我。到时候我肯定让他血债血偿!”庄重拳头再次一握,恨声道。

    “需不需要我帮忙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你帮不上忙,徒然增添伤亡而已。到时候我会喊你善后,其他的事情就别管了。”庄重说完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弄得尹蓝蓝恨得牙痒痒,嘟囔道:“善后?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你保姆呢!”

    从深水埗离开,庄重就回了陈家别墅。而一回到家,庄重就找到陈漠言,向她索要威廉那栋古堡的钥匙。

    当初威廉曾经佯装要卖给陈漠言加列山道的古堡,却设下了风水局谋杀陈漠言。后来则被庄重破解,陈漠言又略施手段吓跑了威廉,把古堡弄到了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陈漠言加列山道的工程还没开工,所以古堡一直没有拆除。

    庄重却是准备选择这个地方来对付巴颂。那里位于半山腰,面朝大海,灵气充足,地方又清净,基本没人。却是再好不过的布阵之所了。

    “给。”陈漠言根本就没问庄重要做什么,就给了庄重钥匙。

    只是在庄重转身出门的时候,陈漠言淡淡说了句:“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庄重知道,恐怕自己要做什么陈漠言已经猜测的大差不离了,但是她不会劝阻庄重,因为知道劝阻不了。只是用一句“注意安全”表达自己的关心。

    庄重回头,一笑,道:“放心,这世界上能让我不安全的人还没出生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陈漠言也是一笑,随即又低下头继续处理工作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延边进入陈漠言公司之后,也开始变得朝九晚五,经常一头扎进卧室看书。庄重恍惚间有一种错觉,觉得延边就应该如此才对。也许不出半年,庄重就会看到一个跟往常完全不一样的延边。或许那时候他已经成为了香江的风云人物。

    拿到古堡钥匙之后,庄重就通知了孤易,让她明天一早就去加列山道。抓紧布置一个法阵。

    而庄重也将他携带的法器全都准备好。风水乾坤串、莲台往生幡、罗刹飞刀、长风之击以及连山震雷扇。

    可以说,单从数量上看,庄重的法器实在不少。可是从质量上看,却有点差强人意了。

    风水乾坤串跟长风之击首先排除,一个是收煞所用,一个是狙击所用。在这种战斗中基本用不上。莲台往生幡倒是可以用来布阵,罗刹跟连山震雷扇也可以拿来抵挡一下巴颂攻击。

    不过效果究竟如何还不得而知,从庄重之前跟巴颂的交手来看,怕是很难将巴颂击杀。那届时就得靠残锋了。

    庄重将法器一样样装进箱子,准备明天一早全都带到古堡里去。

    这时庄重手机忽然响了,却是榔头打来的。榔头说胡清音经过治疗后,情况大为好转,但是她一清醒就要回美国,榔头怎么拦都拦不住。

    庄重眉头一皱,随即对榔头说马上过去,然后迅速赶往胡清音就诊的医院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