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20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二十章 一夜成鬼村
    庄重却是偶然记起来,静姝那个酒店就有一个巨大的风水玉球!

    而静姝上次特地从北美弄来一块大吉大利鸡形石,就是为了取代那个风水玉球的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只因静姝在那个风水玉球上吃了一个亏。她花了足足四五千万才买来的这个玉球,本来卖家说是和田玉的,不过是山料。

    当时静姝想,和田玉籽料都是流水冲刷而成,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玉球。山料倒是可以接受,于是找人鉴定之后买下了这个玉球。

    之后静姝就安置在了旗下酒店里,谁知某天有个玉石专家前来住店,应静姝之邀看过那个玉球之后,却是一直笑而不语。这不禁让静姝大为气愤,非要那专家说个一二三四。

    那专家被逼无奈,只好告诉静姝,这玉球是和田玉没错,但是却是广义的和田玉,并不是华夏和田玉脉上出产的那种和田玉。其实它的产地是韩国,是韩料。

    韩料的主产地是朝鲜半岛南部的春川,产于当地的蛇纹岩中,多显青黄色和棕色。脂粉不是很好。韩料的化学成分与和田玉基本相似,硬度和密度接近和田玉,稍微小一点,硬度大概是55左右。韩料的鉴定结果和国内的一样,也属于和田玉。就如今的质量情况来说还属于低档原料。

    虽然韩料在学术范围上也称作和田玉,但是跟和田出产的玉石价值却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真正和田玉一克可能上万,但是韩料和田玉一克不过百十块钱。这差距却是差的多了。

    庄重当时也看过那个玉球,确实,那专家说的没错。那玉球的玻璃光泽不强,略有蜡感。结构不很细腻,稍微偏轻。这都是韩料的特征。

    静姝却是真的被坑了。现在想来应该是当时被人设了局,无论是卖的还是鉴定的,都是一伙的。就这一个玉球,至少赚走静姝几千万。

    当时可把静姝气的要死,无奈事情过去数月早已找不到当初的骗子了。而静姝看见那风水玉球就无端生气,曾经说要找人处理掉。

    庄重当时还跟静姝说,这虽然是韩料,但是料子也没差很多,应该是老坑出来的。加上料子又大,还是能卖个一千万的。提醒静姝不要卖亏了。

    静姝当时只是随意一点头,想必一千万也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现在一想,庄重真恨自己多嘴。要是说一百万多好?自己岂不可以少花点钱买过来?

    摇摇头,庄重赶紧拨通了静姝的电话,希望那个玉球还没有处理掉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后,传来静姝懒洋洋的声音:“小庄重,你怎么想起给姐姐我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庄重不由汗颜,静姝跟师娘姐妹相称,现在竟然又自称庄重姐姐,这辈分都乱到太平洋里去了。

    不理会静姝的调笑,庄重咳嗽一声,问道:“静姝,那个,姐姐……我就是想问问你酒店里的那个风水玉球可曾处理掉了?”

    “那玩意啊,怎么了?你想要啊?”静姝没回答,而是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我这边需要布置一个风水阵,得用到那种东西,这不想到你那有嘛,就打电话问问。”庄重回答。

    “哎呀,那可不好意思了,你就晚了一步,我十分钟前刚刚把那玩意卖给了收废品的。看着碍眼的东西,我没砸掉就算不错了。”静姝用夸张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庄重傻了。

    一千万的东西她卖给收废品的?脑子没病吧?你丫要是钱多的花不完,给我啊!

    庄重心里腹诽着,却是没敢说出声。仇富这种事情在网上骂骂也就得了,现实中是真的会被高富帅用钱打脸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看你急的,姐姐逗你呢。那玩意还在地下室扔着呢,你要是想要,就来拉走吧。至于价钱,你看着给就行。实在没钱就把你卖给我也行。”静姝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庄重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,这女人简直比妖精还妖精,就是老妖精!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你了,嗯,我一会就过去拉。我看价格就按照我之前的估计吧,一千万。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行,你直接过来就行。”静姝痛快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庄重不由长舒一口气,虽然花费了一千万,但是至少圆满完成了这件事情。那个韩料的玉球文玩价值也许比不上翡翠、和田玉等等,但是在风水师眼里,却是相差无几的。

    因为玉都是经历了上亿年才形成的,埋藏在地下一直吸收地气,越是老坑它的能量也就越强。这块韩料却正好就是一个老坑料,用来布置风水阵法正合适。

    庄重跟孤易打声招呼,就直接去拉风水玉球了。顺便,庄重还让林大兴买了一百平的汉白玉。

    两种材料当天下午就运送到了古堡中。古堡的花园早已经被孤易清理出来,杂草树木被或修剪或拔除,最终成一个风雷相薄的对称图案。

    而地表则被孤易标出一个复杂的图案,汉白玉需要按照这个图案埋入地底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庄重立马找来工人当天开工,一下午的时间,汉白玉全都埋入了地下,整个花园顿时晶莹一片,煞是美观。

    而那个风水玉球也通过了孤易的检测,认定为中上品质,可以作为大阵的枢纽。

    这个复杂的雷渊大阵,随着天色一点点变黑,逐渐成形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批工人完成手头的工作离去后,整个古堡庭院已经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周边是成阵型的树木,树木中央则是铺成了雷渊阵图的汉白玉。而在整个大阵的正前方,矗立着一个汉白玉石柱。柱子顶端则是一个通透的风水玉球。

    这是整个大阵的入口,也是唯一的出口。平时可以利用风水玉球将水汽转化为灵气,战时则可以用此封闭出口。

    “大阵布成了,不过还需要开启。今天晚上零点时分我会开启阵法。阵法开启之后,阵中会逐渐堆积雷煞之气,前三个月内此处不能住人。等到风水球将雷煞之气吸收,开始转化灵气之时,方能居住。这一点你需要谨记。对了,你把残锋拿来,定在阵眼。这样可以加快雷煞的聚集。”孤易对庄重道。

    庄重依言把残锋取来,四米长的刀锋矗立在阵法中央,凶威凛凛,好似一杆染血的大纛,让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是夜,庄重三人全都居住在了古堡中。而三人本来还担忧巴颂今晚杀上门来,一直苦等到0点,发现却是多虑了。巴颂似乎并不急于报仇,竟然按捺住了没有找来。

    不过庄重知道这是早晚的事情,不是今天,那便是明天。这个恩怨,却是迟早要解决。

    其实庄重猜的没错,巴颂此刻正做着最后的准备。丝罗瓶新炼成之后,还需要大量吸取人血才能圆满。

    此时巴颂就端坐在一处村屋中,双眼闪动着疯狂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是离岛地区的一个乡下村落,相对落后一些,村屋是这里的特色建筑。巴颂所住的这个村屋,就是一位老奶奶好心让他住下来的,甚至晚餐还给他送来一份炒米。

    巴颂看着桌上的那份炒米,眼皮微微跳动一下,忽然眼睛一闭,冲站在屋角的丝罗瓶指了过去。

    丝罗瓶本来正在沉睡,得到巴颂指令后,蓦然眼睛一睁,放射出一道凶光。接着从窗户里跳出,轻盈的好像一只大花猫,溜进了村落里。

    一夜犬吠,血腥味被风吹出好远,久久不能消散。

    等到天亮之后,巴颂带着已然吸饱了精血的丝罗瓶,悄然离开了这个村落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,这个本来有着数百人口的村落,一夜之间就成了**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