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22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二十八章 巫咒
    “我呸,说大话不嫌脸红?竟然有脸说你死了我至少得残废?你现在可是连我一点衣角都没摸到!”庄重鄙视的看一眼巴颂,确认巴颂的生命体征已经完全消失,这才手腕一抖,将巴颂的尸体甩落。

    一代降头师就这样跌在泥沙中,心有不甘的睁着双眼,似乎在质问苍天为何如此不公。

    在巴颂心窝处,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汩汩流着血,很快将巴颂身下的泥沙染成了鲜红色。

    国术高手在面对玄门术士的时候,真的具备超强的秒杀能力。当然,前提是两人之间的距离足够近。

    巴颂便是被庄重骤然突袭的“一步杀”击毙,连最后一句话都没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算了,做个好人,把你海葬吧!”庄重摇摇头,飞起一脚,将巴颂的尸体踢入了海中。

    或许尸体明天就会变成一具枯骨,或许数月后才被人发现,已然腐烂成泥。不过好歹巴颂也算是魂归大海了。

    若是庄重将他的尸体移交给警方,说不定就会被警方拿去解剖,落得个尸骨分离,魂魄不得安宁。庄重却算是给了巴颂一个善终了。

    也许巴颂的在天之灵会感谢自己,告诉自己明天大乐透的中奖号码?庄重没节操的想着。

    收起无厘头的思绪,庄重往古堡走去。

    孤易中了巴颂的穿心降,夏小米也受伤昏迷不醒。还好大一个烂摊子等着庄重收拾呢,庄重可没时间在这伤春悲秋。

    而且之前吸入了德猜的尸气,虽然庄重将其憋在了喉头,没使其下行。但是究竟没能喷吐干净,此刻就感觉自己脚步有些虚浮,可能是残留尸气所致,也需要尽快治疗。

    回到古堡之后,却见孤易已经醒了,不过她面色苍白,没有一丝血色。手按在丹田,脸上一滴滴豆大的汗珠滚下,显得十分的痛苦。

    可见巴颂这个穿心降十分的厉害,即便是坚忍如孤易,也痛不欲生了。

    巴颂之前说这个穿心降发作时间很快,一刻钟左右就会穿心而死。现在却是没几分钟了。

    这个穿心降却是必须要尽快解除。

    而一般的解降头之法,不论哪一个道行深浅的降头师都会的,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。所以中降头术的人,都须要去找他,甚至惧怕降头术的人,也要去请教他防御降头术的道理。但是有人说有时术法高深的降头师,所制作的降头术,除他本人之外往往无法可解,如非亲身前去哀求他解救,往往会成死症而不可救药。

    眼下这个穿心降便是巴颂的独门降头,并不是那种降头师都会的降头术。所以庄重一看之下,就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其实降头师下降也没那么容易成功,有好几种情况都是降头术无法施展的。民间便总结出了七八种破解之法,却是都有一定效果。

    首先,正行红运的人,降头术是不能冲犯或伤害他的,只有衰运的人,才能中术,邪就乘虚而入,因为邪不胜正的缘故。其次生肖大的人也是很难被下降成功的,十二生肖中,牛、虎、龙、马乃大生肖,这几个很难被降头术所侵犯,除非他正在走死运。

    第三种则是佩带乌狗鞭的人,不论男女,时刻系带身上,降头不能入。四,佩带佛牌,道教符像的,可防御降头术。另外黑狗血也可破降头术。凡降头崇,可到其墓上,用乌狗血淋之,术必败。这在华夏道家中也是一种常用的手段,却是放之四海皆准的法门了。

    第六种,中降头术的人,可渡七星洋返唐山,能避祛降头术。第七,却是需要自己小心提防了。凡有人敬茶或咖啡,点心,但见热气腾腾,就要提防有无被暗中放入降头术,於接杯碗时,暗探其底部,如冰冷无热,便是有降头术在内的明证,不去食用,便可祛术。

    最后一种,在进门之前,如果暗暗以鞋底在门槛上连踏三下,也可以防止被下降头。

    当然,孤易作为玄门中人,她肯定不屑于用这些手段,玄门中人一般身上都佩戴有某种符箓,却是可以保证自己诸邪不侵。

    但是巴颂下的这个穿心降竟然轻而易举的种入孤易体内,不能不让庄重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师叔,你感觉怎么样?巴颂下的到底是什么毒虫?”庄重询问孤易道。

    孤易牙关紧咬,半晌才勉强开口道:“不……纯粹是降头,应该是……是混合了巫咒……”

    “巫咒?”庄重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本来一个降头就够难处理的了,没想到竟然还有巫咒。巴颂却也算得上一个奇才了,能够将降头跟巫咒结合起来下降,这样破解难度就成倍提升。

    像是这种短时间内就会发作的降头,根本就不会给解除者充分的时间研究症状,中降者就死了。

    巫咒,其实便是借助语言的魔力,达到加害对方的目的。最常见的形式是面对面的诅咒,不得好死、千刀万剐等等。就如同咱们骂人一般,效果当然不怎么样。更多的则是通过诅咒对方的名字达到巫术的目的。

    傣族便有一种叫做“放罗”巫术,目的是挑拨别人夫妻关系,自己好插足。做法是从夫妻家坟地的篱笆上取二片竹,刻上:“你两胸上长刺,不能彼此拥抱,只能象隔河相望一样”,然后放于对方竹楼下,认为三天内就会夫妻失和。

    在东北汉族和满族地区过去有一种蒸猫诅咒,如失者发现某人偷了自己的财物又据不承认,失者就将偷者的生辰八字、姓名写在纸上,与一只猫一起放在蒸笼内蒸煮,猫在笼中挣扎惨叫,失者便诅咒偷者也象猫一样,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这类巫咒,是目前玄门中最为神秘的咒术,加上本身已经接近失传,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它了。没成想巴颂还会这个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得先找东西镇压诅咒了,找什么好呢?”庄重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想要解除巫咒,最好的方式就是利用神像来镇压住中咒者的气数,使得诅咒不能损伤中咒者气数,从而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但是这古堡里却是去哪里摸神像?难不成把威廉挂在客厅里的那幅吸血鬼画像拿出来?

    庄重左看右看,自己身上并没佩戴此类东西。再看孤易,这时候都快没有神智了,只怕再耽搁几分钟,孤易就得挂掉。

    正焦急间,庄重忽然眼光一转,瞥见了夏小米脖颈间有一块吊坠。

    而吊坠上刻的不是别人,却正是清微派的祖师像。

    清微派自称出于清微天玉清元始天尊,故以清微为名。元始天尊,却是道教中一个地位极为尊崇的神了。

    用他的神像镇压,自然可以破解一切妄言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随便拿个元始天尊像便能生效,却是需要经过万人祭拜过的。

    像是夏小米脖子上戴的这个,明显是高级货色,包浆古朴油润,一看就是至少有百年历史了。显然是师门里传下来的。

    这种玩意有清微派的历代弟子意念加持,却是比起平民祭拜更加有效。

    没时间犹豫,庄重赶紧走到夏小米的身前,手伸到夏小米的胸前,想要将吊坠给取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夏小米是侧躺着,吊坠正好就垂了下去,被夏小米的衣服压住了。

    庄重无奈,只能小心翼翼的将夏小米衣服微微撕开一道口子,好揪住吊坠的丝线将其取下来。

    好在夏小米兀自昏迷中,应该不会察觉庄重这种略显轻薄的行径。

    哧拉,庄重双手微微用力,夏小米的t恤就被撕开了一道口子,只是庄重的手劲实在有点大,而夏小米这件衣服的质量又实在差。

    一撕之下,竟然直接将t恤给撕开了将近一半,从裂缝中可以清晰看见夏小米那画着卡通图案的白色胸衣。

    “咕咚”,看着那跟年龄严重不相符的波涛汹涌,庄重忍不住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