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23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二十九章 枯木逢春
    谁能想到,这个只有十岁的小姑娘,竟然有着如此傲人的胸围?

    而且受长期修炼的影响,夏小米的胸部显得异常挺立,就像是钟乳形的山峰,将白色胸衣顶起两个让人口干舌燥的凸点。

    “罪过,罪过,我在救人,怎么能生出如此龌龊的想法?”庄重默默在心里批斗着自己。

    此刻仿佛心中有两个小人在斗争,邪恶小人不停怂恿着庄重再多看一眼,而善良小人则正气凛然的怒斥邪恶小人,一眼怎么能够!要两眼!

    庄重深深为自己脑中的两个家伙感到羞愧,你们怎么就这么不要脸!

    教育完两个小人,庄重心安理得的低下了头,嗯,确实很挺啊……

    可是,就在这时候,庄重最不愿意看见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本来昏迷的夏小米忽然睁开了眼睛,接着就看见了庄重正盯着自己胸部色迷迷的看。

    “啊!流氓!”

    啪一声,庄重脸上多了五个手指印。

    而庄重则委屈的将夏小米t恤往上拉了一点:“人家只是想取下你的吊坠,救你师父。你为什么打人家?”

    夏小米又羞又怒,可是看看旁边的孤易,情况已然不容乐观。知道现在不是找庄重算账的时候,一把将吊坠拽了下来,扔给了庄重。

    “快救我师父,不然我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庄重尴尬的转过头,不敢再看夏小米了。

    “百咏空生,十方宫商,璇玑停关,皆成洞张。星宿不行,天无昼夜,北极伏魔,原始造化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庄重两根手指夹着吊坠,口中诵出咒语。当吊坠上亮起一抹微光的时候,猛然将吊坠印向孤易眉心。

    接着便见一尊光影神像从吊坠中升腾而起,顶负圆光,身披七十二色,左手虚拈,右手虚捧,象征“天地未形,混沌未开,万物未生”时的“无极状态”和“混沌之时,阴阳未判”的第一大世纪。

    这便是元始天尊的形象,随着神像外放,元始天尊顶门上的圆光一圈圈扩大,无数瑰丽的颜色流转,就像是道道彩虹构成了一方天地。

    孤易被圆光罩住,丝丝神光透入她脑门,片刻后便见孤易痛苦的神情有所减缓,显然是起到了作用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只是将降头中的巫咒部分压制住了,想要根本上祛除,还得将穿心降给逼出来。

    “得罪了,师叔!”庄重眼神一凛,对孤易道。

    接着一把将孤易倒提起来,往空中一扔。双手连续掐几个法诀,阵阵华光闪耀在庄重指尖。

    啪啪啪啪,只见庄重运指如风,那些华光全都被打入了孤易体内。

    庄重随即从体内摸出道德母钱,往空中高高抛起,只见三枚道德母钱滴溜溜旋转着,悬浮在了孤易周身。

    “玄机翻转,命不是命!”庄重大喝一声,对着道德母钱一指,三枚母钱霎时翻转过来,好像是将某种东西翻过了一样。本来面目被掩盖在了另一面,出现在眼前的这一面却成了假的。

    “出来!”庄重再次在孤易身上一点,只听孤易呕一声,却是瞬间从她嘴里窜出一道黑芒。

    那道黑芒一钻出,便飞快扑向了空中的道德母钱。

    “灭!”庄重召唤一个雷法,将那黑芒打落。

    落地后,才看清那是一只约莫小指长的毒虫,奇形怪状,好像是一只弓着身子的虾米。已经被雷法烧焦,死掉了。

    庄重接着把孤易接住,放在地上。此时孤易已经气色好了很多,自己又掐几个法诀定了一下心神,才对庄重道:“这次多亏你了,庄重。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师叔客气了。”庄重擦擦额头上的汗,道。一晚大战可把他的体力榨的涓滴不剩,现在只能勉强站稳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那三枚制钱倒是奇怪,竟然能够颠覆命格,做出一个假命格吸引那毒虫自投罗网。”孤易看看道德母钱,道。

    庄重却是嘿嘿一笑,将道德母钱收了起来。这玩意却是不方便透露实底。好在孤易也并没有多问,而是静默打坐起来。

    夏小米无力的扶着门柱站起,狠狠瞪了庄重一眼,轻声道:“这次看在你救了师父的面子上,就不追究了。如有下次,本姑娘一定把你咔嚓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夏小米还作了一个手势,把庄重吓了一跳,慌忙捂住了下面。

    夏小米这才得意的哼一声,去找师门秘药疗伤了。

    庄重摸摸鼻子,不由叹息一声,这年头好人难做啊。做了好事收一点福利都不行,还被人威胁,唉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三人都静默下来,各自坐下调息。院子中却是一片狼藉,德猜烧焦的尸体兀自躺在院中,被风一吹,焦糊味道扑的满鼻都是。

    山下,巴颂身死的海域。

    巴颂的尸体缓缓漂浮在海面,不知情的还以为是偷渡客,不慎染病所以死在了海上。

    哗啦,一个浪头卷起巴颂的尸体,将其推入了深海。一群昼伏夜出的黑鮶鱼,正摆动着尾巴游曳在海中,忽然,其中一只发现了巴颂的尸体。

    黑鲪属凶猛肉食性鱼类,主要摄食杂鱼和虾,对头足类和贝类的摄食量也较大。而在食物较少的时候,它们也会吃海中的腐尸。

    眼下这群黑鲪正处于饥饿中,骤然发现了一具可以食用的腐尸,自然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当即个头最大的那条快速游动几下,顺着血腥味钻到了巴颂胸前的血洞里。

    那里是巴颂的心脏位置,巴颂的心脏一下被庄重击爆,浓郁的鲜血气息洒满了伤口,自然首先吸引到了黑鲪的注意。

    那条黑鲪张开锋利的牙齿,狠狠对着创口边缘的肉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哧拉,一块肉被它撕下,那具本来死亡的尸体竟然像是有知觉一般,身体猛的痉挛一下,吓了那条黑鲪一跳。

    不过紧接着却是再没反应,不由让它放下心来。缓缓咀嚼着那块鲜美的血肉,十分的惬意。

    而它却没发现,尸体血洞边际的肉竟然开始了缓慢生长,一点点的往中间扩散,将那条黑鲪给堵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随着血肉生长完全,巴颂尸体上的创口已经愈合,再也看不出曾经的血洞。而血肉中间,一条黑鲪奋力挣扎着,却是无济于事,不一会便悄无声息的死去,而它也渐渐被血肉融化,成为血肉的给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这是在哪?”忽然,死亡的巴颂竟尔睁开了眼,喃喃说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当他环视一周之后,发现了自己身处的环境,记忆纷涌而来,让他记起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庄重,是庄重杀了我!”巴颂咬牙切齿的说道,随即脸上却露出一丝疯狂的笑意。“不过庄重一定想不到,我的枯木禅竟然在关键时刻完成了生死的转换,我已经堪破了生死那一重障碍,只要潜心修行几年,必然能够达到一个前人从未达到过的境界!庄重,你等着!我还会回来的!”

    说完,巴颂随手就抓住一条黑鲪鱼,用牙齿撕破鱼腹,生吃起鱼肉来。

    不消一会,一群黑鲪鱼就被巴颂吃光,巴颂恢复了一些力气后,随即潜入海底,渐渐消失在粼粼波光中。此时,正好有一艘巡逻艇灯光照射过来,在海面扫描一番,却是什么都没发现,徐徐开远了。

    而巴颂就隐藏在巡逻艇翻起的白浪里,像是一条鲨鱼,往彼岸游去……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