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23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三十一章 红棍
    因为上环这个地方可不简单,尤其对于向华星这种江湖人物来说。

    八十年前,香江的商业中心除皇后大道中之外,就数上环和湾仔两地了。外资洋行及华商的进出口商行,均集中在大道中及文咸街一带,而上环三角码头及湾仔两处,则多属小型商户、摊档、市场、作坊等等。当时的工业几乎等于零,甚至连手工业也少得可怜,靠出卖劳力为生的,则多数以“咕哩”(即搬运工人)为业。此类人物,便大多数集中于上环及湾仔两地。

    一大群流动摊档的江湖客,和一些所谓贩夫走卒相聚一起,为了找生活出路,很难避免摩擦,发生纠纷,加上当时香江当局的警察力量十分薄弱,对这些地区所发生的争执或殴斗,除非弄出人命,否则多数不予理会。如此,当时的下层社会简直就谈不上秩序。其混乱情形,不难想象。

    庄重曾听一位属于“和安乐”的老前辈说,当时一个名叫卖鱼祥的东莞籍小贩,从羊城来香江谋生。他在羊城时便参加了当时的黑涩会组织“洪胜会”。来香江后目睹这一群披星戴月、肩挑背负的小民,日夕为了争地盘、抢主顾、霸档口、夺利益等利害关系而经常发生磨擦,小则口角吵闹,翻脸成仇;大则聚斗群殴,血流五步,这简直不是谋生,而是拼命了。于是发起组织“洪胜会”,团结市场摊贩力量,以备发生纠纷时作为后盾。

    其他各行业人物,眼见卖鱼祥这一招立竿见影,果然生效,也觉悟到团结就是力量,于是纷起效尤,以行业或地区为单位,先后成立堂口,一时竟达十余个之多。

    而堂口成立之后,一旦有所争斗,便成为堂口与堂口之间的事情了。于是问题就更趋严重。在各个堂口成立之后,湾仔、上环及西环地区,就曾发生过近十次大械斗。虽不至于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,但也弄出好几桩命案。这一来,自然引起香港当局的注意,除下令缉凶归案之外,还颁令警察部门,密切监视这些堂口的活动。一时间两者水火不容,情势剑拔弩张,十分的危险。

    直至宣统元年,十多个堂口中的“勇义堂”,有一名混号“黑骨仁”的“殷事者”,发起活动,联合所有堂口,和平相处,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万一发生纠纷摩擦,也用“讲数”方式解决,非万不得已时,不得诉诸武力。即使到了“非打不可”的地步,也需协商指定时间地点,一决雌雄。不论胜负的任何一方,绝不能惊动官府。这个提议,颇获各堂口赞同。于是在同年的端午节,召开了第一次“大会”,也是香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“洪门大会”。

    洪门大会之后,各路堂口趋于安稳,香江当局也乐于见到这种局面,自然听之任之了。

    而上环,则是洪门大会召开的地方。可以说,在香江的黑涩会心里,上环是一个神圣的地方。哪个帮会要是占据了上环,就意味着跻身了香江黑涩会前列。

    向华星的新义安也在上环有一个堂口,甚至每年的龙头大会都会在这个堂口举行。

    而向华星竟然在上环出事,显然这件事背后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庄重心中隐隐升起一丝警觉。

    挂掉电话之后,庄重在屋里来回踱步片刻,忽然换上一身舒适的练功服,疾步走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之后庄重便搭车来到了上环,找到了那个秘书所说的兴隆大厦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从外部看上去,看不出任何问题的写字楼。不断有精装的白领进进出出,显得异常热闹。

    不过庄重却发现,进出的那些人里,大部分都是穿着西服的“四九仔”。

    四九仔是黑涩会底层打手的统称,也就是马仔。在他们之上的则是“草鞋”。

    草鞋是负责奔走联络工作的,但是在香江的黑涩会中,“草鞋”一职,仅属聊备一格而已,基本没了什么实质意义。

    “草鞋”之上是“白纸扇”。“白纸扇”亦即每个堂口的军师。在黑涩会组织半公开活动时,每一堂口均长驻“坐馆”及“揸数”一名,全权处理该堂口事务,而“揸数”一职非“白纸扇”不能担任。遇有对外交涉或酝酿“开片”(械斗)时,“白纸扇”须执行“遣兵调将,运筹帷幄”的任务。

    白纸扇其上还有“红棍”,却是比较出名的一个职位了。是堂口里的高级打手,本身功夫必须要过硬,足以镇得住堂口才行。跟古代的先锋大将比较类似。

    堂口最大的则是香主了,这是掌握实权的老大。而香主下面还设有一个或者多个“二路元帅”,却是没什么是实际用处,类似现在的名誉校长这个职位。只是挂名,并不参与帮会决策。

    这个写字楼里竟然出现这么多四九仔,很显然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应该跟向华星有关。

    可是,有这么多四九仔守着,该怎么进去呢?难道硬闯?

    庄重观察一会,忽然心生一计,随即信步往大厦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而庄重才走到门口,就被两个四九仔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我看你不像是这栋大厦的员工啊?”一个四九仔打量一眼庄重,说道。

    庄重不由暗骂一声废话,你见过穿着一身练功服来上班的?

    不过这句话庄重自然不会说出来,而是一脸傲然的看看那四九仔,冷冷道:“你算什么玩意?也配问我?”

    那四九仔一愣,随即就大怒,想要伸手抓住庄重的衣领。

    谁知他的手还没伸出,忽然关节一疼,竟然反手甩出去,击中了另外一人的脸颊。

    啪一声,可把另外一个四九仔疼的哎哟直叫,对那四九仔怒目相向:“你他妈疯了?打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,是他!是他搞的鬼!”

    说完,那四九仔抬手又要打庄重,却见庄重手一推,那四九仔就整个人贴在了玻璃门上,半晌滑不下来,就像是挂在墙上的一幅画。

    “打人如挂画!这是打人如挂画!”另一个四九仔吓坏了,惊叫道。

    庄重诧异的看他一眼,没想到他竟然能够认出庄重的这种手法。

    不过认出来更好,省的庄重费力气证明自己多么厉害了。

    庄重斜睨那四九仔一眼,道:“没想到你倒是有些见识。”

    那四九仔之前还十分倨傲,现在却情不自禁弯下了腰:“我虽然不是练武的料子,但是我对于武术很喜欢,所以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庄重轻飘飘看他一眼,道:“如此正好,你快去通报你们红棍,就说故人来访,昔日落败之仇,今天来报了!”

    那四九仔一愣,看庄重一眼,接着小心翼翼问道:“您是?”

    庄重不耐烦的冷哼一声,说:“我是谁他自然心中清楚,需要跟你说吗?!你只有两个选择,一个是现在就去喊他出来,另一个则是我把你打残,换个人喊他出来!你选择哪一个?”

    那四九仔登时面色发白,他可是知道“打人如挂画”高手的厉害的,不由道:“我选第一个,我现在就去叫。”

    说完,急匆匆往大厦里走去,上了电梯。

    而庄重则顺势走进大厦大厅,在休息区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安排在兴隆大厦周围的四九仔,一时间全都被庄重吸引,十几个人紧张的把庄重围在中央,却是没一个人敢动。

    庄重就像是没有看见他们一般,慢悠悠看着一本杂志。

    当庄重翻到杂志第五页的时候,电梯门开了,那个四九仔在前面领路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身后,走出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,眼神如电,隔着老远,就往庄重这边看来,好像是一枝利箭穿透虚空,射进了庄重心里。

    庄重微微一笑,也是眼睛一眯,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