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250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四十章 不讲信用

第七百四十章 不讲信用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丁炎东被庄重的语气给逗乐了。他混江湖几十年,从十六岁就拿着片刀砍人了,当时曾追着一个欺负他的大哥追了三条街,最终将那个大哥砍成重伤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就没人敢这样跟他这么说话。就连雷豹请他出山都是客客气气的,眼前这个小子竟然用这种语气对自己说话?

    他当真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了?

    丁炎东身边的四个手下听到指示,立即掉转枪口,对准了庄重。

    而庄重就这样面不改色的坐在那,悠悠道:“我跟你们打个赌,我赌你们根本开不了枪!怎么样,赌不赌?”

    几个手下面面相觑,心中同时泛起一个想法,这人脑子一定有病。四把枪指在头上了,竟然还敢说大话。

    那就让这小子尝尝说大话的下场!

    四个保镖手指连动,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然而,子弹还没出膛,他们就感觉一股奇怪的力量涌来,将枪口给掉转了。

    四把枪的枪口全都交错在一起,唯一避开的就是庄重的位置。

    砰,砰,砰,砰!

    子弹呼啸而出,有两人的枪口被掉转,成为互相对准。只听两声子弹爆裂声,那两人胸前炸开两朵血花,噗通倒地。

    而余下两人见势不妙,慌忙重新将枪口调整回来,只是已经晚了。庄重早就换了位置。

    咔嚓,左边的家伙手腕软软的垂了下来,手枪也啪嗒一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咔嚓,右边的家伙整个胸骨都被庄重捣碎了,眼睛往外凸着,兀自闪动着难以置信的光芒。

    仅仅是一瞬间,四个枪手全部死亡。

    丁炎东睁大了眼睛,似乎被吓傻了: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直到庄重拍拍他的脸蛋,他才一个激灵醒悟过来,扑腾一声将椅子碰倒在地,像是见鬼一样看着庄重,喃喃道:“你别过来,你别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让我过去我就不过去啊?你以为你是谁啊?”庄重嗤笑一声,徐徐往丁炎东身前走去。

    那种面临死亡的威压,让丁炎东几乎崩溃了,他大叫一声,就想转身逃跑。

    但是庄重的一句话却让他放弃了想法:“不要试图反抗,不然你会死的更惨。回答我几个问题,或许我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丁炎东忙不迭的转过头来,点头如小鸡啄米:“我回答,我回答!不要杀我!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那张洪门密令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我这。”丁炎东慌忙从身上摸出一张书信,却是用各种暗语写成的一封书信。里面的切口、书信的纸张跟格式都很正式,应该确然是从洪门总会发过来的,丁炎东没有说谎。

    不过信的内容庄重也只是看了个一知半解,毕竟他不是专业的洪门成员,对于一些切口不甚熟悉。

    其实洪门最隐秘的切口全藏在一本名册里,那本名册里记载了洪门的所有组织成员,可谓是洪门至宝。

    这个秘密会册,只有组织之高层拥有。内容为组织组成之历史、现任组织名单、组成结构、入会形式、誓词、违反组织之刑法、背(隐)语、手语、在公众地方表达为组织中人之方式。隐语为“海底”,又名“金不换”。

    之所以叫做海底,是因为在施琅攻台时,郑克塽将其祖父郑成功开山(金台山)立堂(明远堂)有关洪门天地会中的文件、名册、印信等装入铁箱密封,沉入海底,才得此名。

    可以说,谁掌握了那东西,谁才是有正统资格的洪门龙头。

    只可惜在现代来说已经基本不可能了,因为海底已经被陈列在了燕京博物馆里,不会再有其他洪门堂口组织得到了。而致公党也藉此始终掌握着“名正言顺”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庄重把向华星身上的手铐扯断,将密令交给了向华星。向华星却是早就看过了,知道不是假的。只是发布密令的人不对而已。

    将密令好好保存,留作了证据。

    “再问你一个问题,你们这次一共来了多少人?”庄重又问道。

    丁炎东道:“没了,就我们这些人。不过还有两个杀手随行,那个叫做玫瑰杰克的已经被你打死了,还一个女人,我也没见到,只是听杰克说起过……她……”

    丁炎东说到这,忽然一滞,看了向华星一眼,不敢往下说了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了?”向华星杀气腾腾,问。

    丁炎东有点畏惧的缩了缩身子,道:“她……被雷豹派去暗杀你们社团的高级成员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向华星一听,顿时怒了。那个杰克的身手他见过,除了庄重恐怕没人能够这么利索的干掉他,另外一个女人既然承担了比杰克还重要的任务,身手就只比杰克高,不可能比杰克低。如此一来,他手下兄弟岂不危险了?

    “不关我的事,真的不关我的事……”丁炎东看见向华星不善的脸色,慌忙摆脱关系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问题,雷豹为什么要派你们来夺取新义安?”

    丁炎东犹豫一下,接着回答道:“雷豹其实是为了逼迫向华星表态支持他……只要将向华星控制起来,然后用新义安的几万兄弟危险他,就能逼他站在雷大爷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来到香江后忽然动了其他心思,想要一举霸占新义安,自己当新义安的老大,是不是?”庄重打断丁炎东的话,替他说道。

    丁炎东不由惊恐的睁大了眼睛,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庄重微微一笑,没有回答,而是背过了身去。

    随后便听丁炎东传来一声恐惧的叫喊,却被枪响的爆音湮没。

    庄重转回头去,看见了倒在地上的丁炎东,眉心一个大洞,已经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向华星手中的枪口兀自冒着一缕青烟。

    庄重看着丁炎东的尸体,抱歉的道:“不好意思,我说不杀你,但是没说他不杀你。”

    随后对向华星道:“走吧,向生,现在你那边估计已经出大乱子了。我们得抓紧时间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向华星点点头,跟着庄重快速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在临走的时候,向华星还忍不住冲丁炎东连开两枪。可见他对丁炎东的恨。

    其实按照雷豹的意思,他并不主张采取血腥手段对付向华星,因为他还要争取向华星的支持,以便上位。只是丁炎东自作主张,将此次事件搞成了一出流血事件。

    因为丁炎东这么一个决定,向华星现在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兄弟了。向华星怎么能不恨他入骨?

    两人才下得楼来,还没走出大门,却见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围了过来,登时将两人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几个警察将枪口对准两人,其余的警察则飞速上楼,搜索去了。

    庄重正诧异这是怎么回事呢,忽然看见尹蓝蓝陪着一位高级督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庄重不由心中有些了然。看来丁炎东这几人入境根本就没逃过国安的监控,恐怕行动也早就在了国安的掌控中。

    但是国安跟香江警察方面一直没有出声提醒,显然是故意要做成这么一个局面。利用丁炎东来达到警告向华星的目的,并且可以适当的削弱新义安的实力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些年新义安已经成为香江第一大帮会,有些脱离政府掌控了。向华星为人又极为硬气,不肯向当局低头,自然引发了如此后果。

    “向先生,你这次似乎惹上大麻烦了啊。”走在尹蓝蓝身边的那位高级督察,冷笑道。

    听他的语气,似乎跟向华星有仇。不过话说回来,一个重案组的高级督察,要是能够看向华星顺眼了,那就奇怪了。有多少案子是这位大佬搞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惹没惹上麻烦就不劳陈督察费心了,不过我看到陈督察这种认真负责的态度还是很欣慰的,在公民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立即出警前来救援,值得赞叹。”向华星不动声色的道。

    “生命受到威胁?呵呵,向华星,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装蒜了!这栋大楼里几十具尸体,你能不能告诉我,他们是怎么死的?生命受到威胁还杀了这么多人,还真是可笑啊。”陈督察冷笑一声,道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