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25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四十一章 新任务
    “我杀的?请问陈督察有什么证据呢?如果你能够拿出证据来,我二话不说跟你走。但是你拿不出来的话,抱歉,我会委托律师起诉你。”向华星冷冷看着陈督察,道。

    陈督察却是优哉游哉,似乎一点都不着急,半晌才拍拍脑门道:“哎呀,我还真忘了。这些人还真不是你杀的,是这位先生杀的。既然如此,来人,将这个杀人嫌犯压下去!”

    接着就见两个警察走上来,将庄重按住了,庄重只觉后背一痛,却是被背后的两人下了黑手,同时一阵冰冷的感觉传来,却是给庄重上了铐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凭什么带走庄重?!不怕告诉你陈星,今天你谁也别想带走!”向华星往庄重身旁一挡,冷声道。

    庄重是来救他的,要是因此将庄重拉入这种漩涡中,向华星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。就凭庄重杀的那十几人,足够将庄重监禁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却是害了庄重了。

    向华星下定决心,就是自己背了这个黑锅,也不能让庄重承担罪名。

    “向华星,这么说你是要干扰执法了?我可以把你一起带走!”陈星沉着脸道。

    正当向华星要再次据理力争的时候,却听庄重轻轻在他耳边说了一句:“别管我,我自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向华星一愣,还没明白庄重意思呢,却见庄重双肘一扬,两个在庄重背后捣鬼的警员被庄重杵翻在地,跌了一个狗啃屎,却是闹了笑话。

    “你敢袭警?”陈星上前一步,抓住庄重衣领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出手,就觉得自己身体一震,整个人都跌飞出去,摔倒在地,半天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陈星揉着被摔痛的身体,却是有些迷糊。自己只是刚刚接触到他,怎么就一下飞了呢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过虽然想不明白,却不耽误陈星猜到肯定庄重搞的鬼。他忍着屁股痛爬起来,盯着庄重看了半天,忽然一挥手:“带回去!”

    他确实有点怕了,生怕再着了庄重的道,在这么多下属面前丢脸。

    只要把庄重带回去,就有的是办法收拾他。那时候他就是再有天大本事,也得老老实实的!

    陈星阴沉的想着,已经在筹划怎么对付庄重了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他想好,却见旁边的尹蓝蓝走了过来:“抱歉,陈督察,这个人我想你带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陈星一愣,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尹蓝蓝却是浅浅一笑,模棱两可的回答道:“这个人牵扯一件国家安全的案子,必须由我们国安带走。请陈督察见谅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尹蓝蓝冲身后两个国安人员示意,两人快步奔上来,一人架着庄重一只胳膊,把庄重带出了大楼,然后往国安的车上一扔,只见车轮旋转,竟然就这样把庄重带走了。

    陈星愕然看着眼前一幕,还没反应过来。一个重案犯,就这样被人截胡了?

    陈星很愤怒,愤怒的想要跟尹蓝蓝要个说法,可是尹蓝蓝只是轻飘飘一句“有问题找你们总警司”,就将陈星的愤怒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上次游轮营救行动中,陈星也有参与。他们重案组输给了尹蓝蓝,为此立下约定相关案件,国安享有优先权。陈星要是非得插手,就相当于违约了,传出去不好听不说,就是闹到郑总警司那里也不会得到多少支持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走!向先生,请你回去跟我们做笔录!”说完,陈星就转身走掉了。

    向华星担忧的看看尹蓝蓝,国安可比警局狠多了啊,庄重落在这个女人手里不会有问题吧?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向华星的担忧,尹蓝蓝冲向华星一笑,道:“向先生,我想我们马上就会再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尹蓝蓝也上车走了。

    留下一脸愕然的向华星,不明白尹蓝蓝那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上环大街拐角处,一辆车停靠在路边。

    里面坐着两个人,一男一女。不是别人,却正是庄重跟尹蓝蓝。

    “今天到底怎么回事?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呢?还有,那些勇字堆的人应该都是你杀的吧?”尹蓝蓝发问道。

    庄重懒洋洋的看尹蓝蓝一眼,道:“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除了我谁还有那么大本事?”

    一看庄重这种态度,尹蓝蓝怒了:“庄重!你要清楚,这是十几条人命!不是儿戏!如果上头怪罪下来,我也保不住你!邓局那个人你是知道的,铁面无私,从来不会为谁网开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着什么急嘛。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主意。之前你就跟我说想利用我影响香江武术界,间接影响香江的社团帮会。不过这个想法实施起来有些困难,现在一个这么好的机会从天而降,摆在你们眼前。你们会错过?打死我都不相信!我猜接下来你们一定会选择跟向华星谈判吧?用帮助向华星收拾烂摊子的条件,要求向华星归顺。对不对?”庄重道。

    尹蓝蓝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庄重,半晌才叹口气道:“没错,你猜对了。这确实是上面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庄重嘿嘿一笑,道:“那不就得了。这次来找向华星麻烦的人已经被我,也就是咱们国安的人解决了。不正是符合计划吗?你说你还拿着纪律来压我,这不是过河拆桥、卸磨杀驴、兔死狗烹、鸟尽弓藏吗?”

    庄重一口气用了四个成语来抒发自己心里的不满。

    弄得尹蓝蓝倒是有些讪讪了,好一会才开口道:“你觉得我们这个计划能够成功吗?”

    庄重想了想,随即郑重的回答:“我觉得有很大可能失败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尹蓝蓝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向华星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,你们要是用条件要挟他,他还真敢一拍两散。所以我觉得你们应该先拿出诚意来,先帮向华星解决麻烦,之后再提出要求。要求呢,尽量宽松一些,让向华星比较好接受一点。暂时先让他答应跟国安合作,不急着收服。等过个一两年,他在这条船上坐得久了,自然也就身不由己了。因为一旦船翻了,他也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庄重笑的那叫一个贱,这种一步步设计人的方法他用的那是轻车熟路。因为庄重自己就是受害者,他当初就是这样一步步被邓建军给骗上了船。

    尹蓝蓝沉思半晌,才道:“也好,其实你说的这是我们的第二套方案,既然你认为如此可行,那就实施这一套。不过在跟向华星对话的人选上,我想没有人比你更加合适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的身份岂不暴露了?”庄重皱皱眉,问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,反正你也马上就要有新的任务了。应该在香江呆不了多长时间了。”尹蓝蓝却是无意中透露出一个让庄重意想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新任务?离开香江?你什么意思?”庄重追问道。

    可是尹蓝蓝只是透露这一点,剩下的就再也不肯多说了,搞得庄重郁闷不已。

    一个积极向上、立志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,竟然被迫成为国安的一块砖,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,真是耻辱啊!

    庄重再次后悔当初答应邓建军了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