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26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四十九章 赵兄托你帮我办点事
    “快点来吧,我等你。”尹蓝蓝说着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庄重犹豫一下,挥手拦了一辆车,往国安分部而去。

    当庄重到达国安分部的时候,尹蓝蓝已经在等着庄重了。

    示意庄重坐下,尹蓝蓝问庄重道:“喝咖啡还是茶?”

    庄重随口道: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接着尹蓝蓝就给了庄重一杯咖啡,热气腾腾的咖啡香气四溢,暂时让庄重停止了追问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向华星的事情处理的不错,我倒是很诧异他能如此痛快的接受条件。邓局对你的表现也很满意,表示会给你记上一功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东西又在画饼充饥了,有本事直接提工资!”庄重不满的嘟囔道。

    听庄重喊邓建军老东西,尹蓝蓝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。敢这么说邓局的,恐怕也就庄重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,工资是根据等级来划定的,咱们是公务人员,不可能有过高的工资的。这都是奉献,奉献嘛……”

    庄重听了尹蓝蓝这话,撇撇嘴。恐怕这话说的尹蓝蓝自己都没底气。

    “行了,说下这次的任务到底是什么吧。”庄重喝一口咖啡,皱皱眉,觉得有些苦了。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赵微微的事情你应该都清楚了,之前我们已经监控到了那个叫做阿欣的人入境,不过因为他确实跟赵凌志认识,我们也不清楚他的来意,所以没有采取行动。希望你不要多心。”尹蓝蓝抱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了解。”庄重点点头,这件事其实根本原因还在庄重。如果不是庄重揭穿了阿欣,阿欣也不会开枪反抗,那么赵微微也就不会受伤了。

    “而根据我们从洪门得到的消息,洪门应该已经发生了内乱,具体的原因还不清楚。刑堂堂主雷豹已经煽动了一部分人拥护他,像是赵凌志这类元老级的人物,凡是不拥护他的,已经被囚禁了起来。现在洪门乱象已显,恐怕很快就会发生大事情。要么分崩离析,要么雷豹一统洪门。两者都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雷豹并不准则遵循洪门以前的规矩,跟华夏这边合作?”庄重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目前来说,雷豹并没表现出什么合作意向。甚至我们的人曾经侦查到过,他与加拿大以及美国的特工人员有过交往。当然我们并不知道他们具体谈了些什么,也不知道雷豹是否跟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。但是这已经触犯了我们的底线了,所以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,阻止雷豹!”尹蓝蓝斩钉截铁的道。

    “这任务还真是艰巨,要我一个人对抗半个洪门,你们还真当我是打不死的小强啊。”庄重抱怨道。

    要是执行个什么暗杀任务还好说,单对单,庄重并不惧怕。只救出赵凌志也好说,毕竟救出来后就可以远遁了。

    但是需要阻止雷豹,那就要命了。雷豹可是笼络了将近半个洪门的人,洪门作为当今最大的华人组织,可不是吹出来的,而是打出来的。庄重再自大,也不会自大到凭借一人去单挑整个洪门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们已经安排了人手暗中帮助你,整个北美的特工系统都会对你进行支持。”尹蓝蓝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整个北美?你不会告诉我整个北美只有一个特工吧?”庄重表示严重怀疑。

    按照他对邓建军的了解,邓建军还真有可能干出这种事情来。邓建军总是想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,如果庄重能够一人完成任务,他绝对不会多给庄重哪怕一把枪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。”尹蓝蓝表示否认,而且很快岔开话题。“对了,等你到了美国你可以去这个地址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尹蓝蓝递给了庄重一个地址,上面写的却是旧金山的一间咖啡店的地址。

    “记下来了没?”尹蓝蓝问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随后尹蓝蓝就将那张纸销毁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到时候应该找谁?这可是一间咖啡店,里面恐怕不下四五十人吧?”庄重疑惑的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你到柜台上买一杯咖啡,说你在三里屯曾经喝过一模一样的这种咖啡,然后他就会知道是自己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?”庄重不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靠……也忒没创意了,时代在进步,我觉得我们应该改换一个新颖点,而且不会被破解的暗号,比如赵兄托你帮我办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赵兄托你帮我办点事?这个哪里新颖了?”尹蓝蓝不解的看向庄重,道。

    却见庄重嘿嘿一笑,说:“你倒过来念一遍。”

    尹蓝蓝依言将那句话倒过来念了一遍,之后便恍然大悟,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因为那句话倒过来便成了“十点半我帮你脱胸罩”。

    “下流!”尹蓝蓝呸了庄重一口,道。

    “切,下流才会出乎意料嘛。美国那群渣渣们一定想不到我们会采用这种暗号,是不是很有创意?”庄重得意的问。

    结果换来的是尹蓝蓝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具体事宜我会再联系你,上面要求你这一周内就启程,越快越好。你尽快把香江这边的事情交代一下吧。”尹蓝蓝道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确实,这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交代。比如师父跟师娘的事情。

    庄重之前因为陈漠言的原因,一直还没将找到师娘的事情告诉方寸,现在,却是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从尹蓝蓝那里离开后,庄重直接拨通了陈漠言的电话,要求陈漠言回家一趟,自己有要事跟她说。

    陈漠言半信半疑的答应了,就往愉景湾赶去。

    等陈漠言赶回家的时候,庄重已经坐在客厅里等待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非得回家说?”陈漠言奇怪的问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示意陈漠言坐下,一本正经的道:“我这几天就要离开香江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?去哪里?”陈漠言大吃一惊,立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美国。赵微微你是认识的吧?她爷爷之前将她托付给我,现在我要将她送回美国。”

    陈漠言盯着庄重看了半天,忽然道:“你没有说实话。是不是赵凌志在美国出事了?他是洪门元老,难道事情跟洪门有关?”

    陈漠言却是一眼就看穿了庄重在撒谎,甚至由此推理开来,将事情推理了一个大概。

    看来虽然两人相处的时间不很长,但是陈漠言已经对庄重十分了解了。连庄重撒谎都能一眼看穿。

    见谎言被拆穿,庄重不由干笑一声,道:“对,你说的没错。赵凌志那边的确发生了点意外,需要我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去意已决?”陈漠言盯着庄重眼睛,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恐怕是的。”庄重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好,一路小心。”陈漠言就是如此不拖泥带水的一个女人,对于已经决定的事情,她不会做无谓的劝解,只会祝福。

    庄重呵呵一笑,似乎早知道陈漠言会如此回答。不过接着庄重却变了一个脸色,用严肃的口气对陈漠言道:“在我走之前,必须解决一件事情,我才能走的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据我推算,想要害你跟师娘的那人依旧贼心不死,而且恐怕近日就会发难。但是我又无法确定他是谁,也不知道他的方位。这件事只能被动防御。可是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的,在香江除了我恐怕没有第二个人了。所以……”庄重犹豫一下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想把他喊来,对不对?”陈漠言冷笑一声,看破了庄重意图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还是师姐你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庄重,两个字,没门!”陈漠言瞪了庄重一眼,接着站起来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