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26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五十章 生死时速
    “你可以任性,但是不要以师娘的性命为代价!你那只能称为自私!”庄重看着陈漠言的背影,忽然冷声道。

    陈漠言的脚步停滞一下,随即又恢复正常:“你这种方法对我是没用的,至于我妈的安全,我自然会请人保护。早去早回,我就不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陈漠言就上了她那辆车,发动车子走了。

    剩下庄重一脸惋惜的看着门外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陈漠言实在太理智了,理智到近乎无情。庄重知道她有心结,可是没想到心结这么重。按理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,陈漠言应该差不多接受方寸了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她的反应还是这么大。

    “看来只能以后再想办法了,唉!至于师娘安全问题,有上次雷击枣木的令符保护,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我让林大兴多加留意就是。”庄重喃喃道,已经准备放弃了。

    而环山公路上,陈漠言将车速飙升到最高,急速狂飙着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抵触庄重的提议,是害怕还是憎恨?陈漠言自己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嗡!发动机转速到达最高,整辆车发出轰鸣甩出一路烟尘。

    这条环山公路上的车辆不多,这个时间段更是几乎没有,给了陈漠言飙车的机会。

    陈漠言从没有过这种感觉,仿佛心中的烦闷都随着轮胎的转动而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不自觉的,陈漠言再次提速,仪表盘上的指针已经接近爆表,甚至都能闻到从窗外飘进来的轮胎焦糊味道。

    前方是一个弯道,陈漠言仍然没有放慢速度的意思,甚至有一种就采用这个速度漂移过去的荒唐念头。

    嘀嘀,忽然,弯道另一边传来一阵汽车鸣笛声,接着就见一辆汽车转过弯道,径自冲着陈漠言而来。

    而陈漠言正好高速迎着那辆车而去,看到骤然出现在视野里的车子,陈漠言惊呆了。

    半晌,才意识到赶紧躲避。只见她狂打方向盘,想要避开那辆车。

    而那辆车也往另一边闪避,极力避免跟陈漠言相撞。

    但是,究竟陈漠言的车速太快,留给双方的反应时间太短。

    只听轰隆一声,两辆车发生了碰撞。陈漠言是出于外圈,下面便是悬崖。

    被撞之后车身迅速往悬崖方向滑行,连续碾飞无数碎石,跌入山涧。

    而另一辆车上的人似乎也被吓到了,惊恐的看着即将坠下悬崖的陈漠言,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“要……死了?”陈漠言脑中猛然蹦出这么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之后就是无数过往的画面浮上心头。从小到大,从白手起家到如今家财万贯。从母亲省吃俭用供她上学到现在依旧对她嘘寒问暖、无微不至。

    陈漠言忍不住流下一行泪。而在泪光中,陈漠言竟然看见了一幅画面,一幅三口之家的画面。

    她左手搂着母亲的脖子,右手搂着父亲的脖子,笑的那么开心。

    原来,这个从小到大一直萦绕在她心底的梦,始终未曾消失过啊……

    而现在,却是自己亲手将它葬送,再也无法看到圆梦的那一刻了……

    陈漠言泪奔了,在死亡一线,她骤然冲着远方天际喊出一句:“妈!爸!”

    痛彻心扉的声音,让人为之动容……

    另一辆车里的人也被陈漠言这种情绪感染,从车窗里伸出手,似乎想要抓住陈漠言。

    但是,究竟两人相距很远,鞭长莫及。只能眼睁睁看着陈漠言的车子滑下山崖。

    那人不忍再看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陈漠言也泪流满面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只是,十秒钟过去了,想象中的车子坠落声并没传来。

    那人睁开眼,却愕然发现,陈漠言的车子竟然半个车头挂在路面上,剩下的车身都悬空在悬崖边上。

    那人慌忙打开车门跑下去一看,不由笑了,原来那个位置上竟然有一块凸出的岩石,恰好将陈漠言车子的底盘给卡在了半山腰!

    “姑娘,快,快爬上来!”那人从自己车里拿来了拖车用的绳索,抛了下去。

    陈漠言本来已经以为自己死了,当她听见有人在呼唤自己后,猛的睁开眼,立即惊喜的发现自己竟然还活着!

    不过现在她的情况也不容乐观,那块凸出的岩石已经有点无法承受车子的重量,开始了摇晃,好像下一刻就会坠落。

    “姑娘,抓住绳子,快点!”这时,另一辆车的车主再次喊道。

    陈漠言见状,赶紧一把抓住了绳子,小心翼翼的从车窗里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就在陈漠言爬出没两秒钟,轰隆一声车子坠入了悬崖。

    陈漠言却是差之毫厘就殒身于此!

    借着绳子,陈漠言缓缓爬上了路面。而她才爬上来,就一下瘫倒在地,好像没了一丝力气。

    那辆车的车主却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,他将绳索收起来,问陈漠言需不需要去医院,见陈漠言摇头,而且看起来并没受伤,才安慰了陈漠言一句,发动车子走了。

    而他走时的一句话,让陈漠言再次两行泪留下来:“姑娘,以后开车注意点,不管遇见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不要用自己的性命来赌气啊。你要死了你爸妈怎么办?他们耄耋之年后,无人照料受尽欺负的时候怎么办?千万不要子欲养而亲不待,留下遗憾啊。”

    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……”陈漠言喃喃重复一遍这句话,忽然疯了一般的站起来,发足往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而她边跑,边摸出身上的备用手机,给庄重发送了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信息很简单,只有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让他来吧。”

    庄重本来正满怀失望的坐在沙发上,考虑还要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庄重呢,却忽然听到了手机短信声。

    慌忙打开一看,看到那四个字后,接着庄重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究竟血浓于水,任凭你嘴上再犟,依旧还是狠不下心来斩断这一切啊。”庄重说着,随手回了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之后,庄重就走回了自己卧室,拨通了清平寺的电话。

    整个山上只有一部电话用来对外联络,放在清平寺知客僧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知客僧,却就是寺庙的看门大爷,负责接待传达。

    当知客僧听到庄重说要找方寸的时候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二十年来,这还是第一通指明要找方寸的电话。平时方寸对外联系可都是靠老掉牙的书信的。

    庄重听到电话那头没反应,不由再次重复了一遍:“麻烦找下方寸。”

    而知客僧这时候才醒悟过来,依旧怀疑的问道:“你确定找他?”

    庄重见知客僧这么罗嗦,不禁怒了,咆哮道:“孙和尚,你个老不死的还欠我三百一十二块钱!不要以为我不回去你就不用还了!我数到三,如果我师父还没过来接电话,我现在就杀回去跟你要债!而且是驴打滚计算利息!”

    知客僧傻了,他怎么也想不到,打来电话的竟然是庄重那个小煞星!

    “不用数了,不用数了,我现在就去叫!咱们的账再说,再说。”知客僧将听筒摆在一旁,一溜烟就跑去喊方寸了。

    庄重这招果然很有效,只不过十秒钟,方寸就被知客僧强拉硬拽的拖到了电话旁边。

    透过听筒还能听见方寸嘟囔的声音:“老孙你干什么?你一个佛门中人,又这么大岁数了,能不能稳重一点?就是天塌下来也不能慌啊,你看我为什么这么年轻,就因为我hold得住!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!”

    方寸不满的教训知客僧道。

    但是当他刚刚拿起电话,把耳朵放在听筒上后,忽然就没了一点稳重,发出一声高亢的惊叫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