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266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五十一章 有了女儿忘了徒弟

第七百五十一章 有了女儿忘了徒弟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知客僧傻眼了,这就是刚才还一本正经教训自己的稳重之人吗?这就是方寸所谓的hold得住吗?

    正当知客僧以为逮住了机会想要讽刺一句方寸的时候,忽然方寸将头转向了知客僧:“老孙,我知道你想干什么,也知道你想说什么。但是,请闭嘴!不然我就告诉禅心老家伙,说你总是偷偷用公话给山下的刘寡妇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有!”知客僧涨红了脸,狡辩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有还是没有,禅心一调查不就知道了?那谁,禅心哎,我告诉你一件事哇……”方寸装模作样的冲外面喊道。

    “停!我……我闭嘴还不行吗?我不在这屋打扰你了还不行吗?你继续,你继续吧。”知客僧委屈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步三回首的看着庄重,不禁仰天长叹:“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,这师徒俩没一个好东西啊!苍天啊,为什么要让我连续遭受两次折磨?”

    扑通,知客僧没注意脚下,瞬间被门槛绊倒,遭受了第三次折磨。

    而庄重见知客僧走了出去,才重新变得“不稳重”,急切的问道:“小兔崽子,你不是在骗我吧?你要是敢骗我,你就完蛋了!”

    方寸警告庄重道。

    庄重嘿嘿笑着,说:“您可以当我在骗你啊,反正又不是我媳妇,也不是我女儿。不过说实话啊,师父。师姐长的还真是漂亮,就连我这种看惯风月的情场老手见了,都忍不住激动了一下。啧啧,姐弟恋啊,想想就刺激……”

    庄重那猥琐的表情配上贱贱的声音,登时让方寸急眼了:“师姐?难道……阿颐走的时候已经怀孕了?我就说嘛,我反复给自己算过几次,都是命里有儿女的命格,还以为算错了呢,原来是真的!我警告你啊,小兔崽子,你要是敢打你师姐的主意,我就扒了你的皮!不对啊,你什么时候成了看惯风月的情场老手了?你这二十多年来,不就认识一个二丫吗?还连手都没摸过……”

    一下被方寸戳穿了老底,庄重顿时满面燥红,不满了:“老家伙,你这是胳膊肘往外拐,有了闺女没了徒弟啊!我算看清你了,把我的私房钱还给我,我要跟你割席而坐、割袍绝交!”

    当然,庄重这个虚张声势的威胁换来的只是方寸不屑的冷哼。

    “小子,快跟我说实话,你刚才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?”方寸不跟庄重胡搅蛮缠了,问道。

    从他紧张的语气里,庄重能够感受到他不平静的内心。

    于是庄重也不再开玩笑,而是用异常认真的语气回答道:“是真的,其实我一个月前就遇见了师娘,并且跟师娘相认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前?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方寸埋怨庄重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啊,但是告诉你了又有什么用?你只能空自着急,也不能赶过来一家团聚。”庄重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方寸刚问出口,随即就醒悟过来。“是她不愿意见我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庄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接着电话那头就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,半晌才听方寸幽幽道:“呵呵,都是我咎由自取啊,也不能怪她。二十多年来我一点父亲的义务都没尽过,甚至连这个世界上有她都不知道。换成我,我也不愿意见自己。我不怪谁,能够得知她们现在生活的很好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庄重,替师父照顾好她们。”

    听方寸这语气,似乎准备放弃了,不想来香江一家团聚了。

    庄重不禁鄙夷的说了庄重一句:“老家伙,你倒是洒脱了,可是我分身乏术,照顾不了她们啊。我马上就要去美国一趟,恐怕要呆一个月。这段时间我肯定是无法照顾她们的,而师娘她们可是得罪了一个咱们这行的仇家,你觉得我离开的这段时间,她们能够防得住那个仇家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阿颐怎么会得罪玄门中人呢?小兔崽子你怎么搞得,为什么这么久还没解决这个隐患?”方寸一听,就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啊,你徒弟本事微末,哪里及得上你万分之一啊。总之,你爱来不来吧,我可是后天的飞机,到时候万一出什么问题,我可不负责。”庄重说着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可让方寸暴跳如雷,一边骂着庄重没良心,一边二话不说撒丫子就往自己屋里跑。

    跑回屋子里,方寸偷偷摸摸眼见四下无人,才小心翼翼从墙角挖出一个罐子,咔嚓一声摔碎,一沓沓的钞票散落一地。粗看之下,至少有十多万。

    如果让庄重看见这一幕,庄重一定会泪牛满面的。因为这些钞票不是别人的,正是他这些年来出卖**跟灵魂换来的。

    方寸将钞票捡起,撞进一个手提袋里,然后就匆匆关上门,往山下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正好最后一趟前往市里的大巴刚刚启动,方寸拦住车,上了车。

    到达市里后,方寸甚至都来不及换身衣服,就坐上了飞往香江的飞机。

    四个小时后,天夜已黑,一架飞机降落在香江机场。

    而在众人的围观中,一个穿着道袍的老头子急匆匆走出了机场,望着灯火辉煌的陌生城市,忽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忘记问庄重具体地址了,而且,他到现在还有一丝忐忑,忐忑于陈颐母女会不会接受他,会不会直接将他扫地出门。

    “先生,需要出租车吗?”一个声音响起在方寸耳边。

    “谢谢,我暂时还没想好去哪。”方寸头也没回,拒绝道。

    而那个司机似乎并不想放弃这单生意,继续道:“没关系,您可以先坐上车,我带您围着香江绕一圈,等您想好了去哪我再送您过去。”

    围着香江绕一圈……听到司机这么**裸的宰客,方寸忍不住气笑了。

    刚回过头来想教训下那司机,却陡然发现,司机不是别人,正是庄重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兔崽子!”方寸一巴掌拍向庄重脑袋,骂道。“你怎么知道我会来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因为你是我师父。”庄重笑道。

    而听了这个答案,方寸忍不住心里一阵暖流涌过,本来拍向庄重脑袋的手,改成了抚摸。

    已经有了这么好一个徒弟,还奢求什么?即便陈颐母女不见自己也无所谓了,自己这辈子已经值了。

    想毕,方寸冲庄重一挥手:“走!”

    “得嘞!”庄重喊一声,叫来一辆的士,两人先后上了车往愉景湾陈家别墅而去。

    当到达愉景湾,从车上下来后,方寸愣了:“她们住这么好的地方?”

    作为一代风水大师,方寸能看不出这里的风水之好?整个香江也不会有三处超过这里的。相应的,价格自然也低不了。

    方寸忍不住摸了摸自己带来的那一袋子钱,忽然有了种穷父亲见富女儿的感觉,这种感觉一时间让他裹足不前了。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方寸的心思,庄重轻轻道:“把你贫穷的一切给她们,和把你富有的百分之一给她们,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。放心,师娘、师姐跟你想象的一样,始终善良。”

    听了庄重这句话,方寸才深吸一口气,毅然大步往别墅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正好晚上八点钟,陈颐准备好了晚餐正等庄重回来吃饭呢。

    吱呀,庄重推开门喊一声:“师娘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跑哪里玩去了?一天天的不让师娘省心,小心师娘告诉你师父,让他教训……你……”陈颐一边溺爱的训斥着庄重,一边抬头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秒,忽然就如遭雷击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啪,陈颐手中的碗掉落在地,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,碎成一片片……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