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273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五十四章 庄重的身世

第七百五十四章 庄重的身世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终于,方寸停止了讲述,望着山脚海天相接处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庄重也看向那道湛蓝的长线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哗,这时候一阵风吹来,吹动花园中的叶子哗啦啦作响,似是夜的低语。

    而方寸则在风吹过之后,蓦然转过头,冲着庄重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手掌摊开,借着月光,庄重看见在方寸的掌心躺着一把钥匙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老家伙,难道你在某处藏了宝贝?现在找到了有钱女儿觉得用不着了,所以良心发现要传给徒弟?”庄重讶然道。

    方寸却没理会庄重的玩笑,而是异常认真的道:“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的身世吗?说实话,我真的不知道。但是,它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它知道?”庄重愣了。

    “对。这把钥匙是我捡到你的时候,在你身上发现的。我当时以为是你父母留下的一个信物,好让你们日后相见有个凭证。但是现在看来,这不是什么凭证。而是藏着着你身世秘密的谜题,至于答案是什么,需要你亲自去揭开。”方寸道。

    庄重依旧愕然看着这把钥匙,有点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钥匙是金属制成,看颜色,应该是黄铜。即便历经这么长时间,也没有一点锈蚀的痕迹,反而反射着幽幽月华。

    这显然不是方寸保管细心,而是钥匙的锻造工艺十分的精良。

    一般家庭显然不会有这种钥匙的,他们用的都是铁锁,钥匙用不了几年就会生锈。而大富之家似乎也不会用这种钥匙,因为不够气派。

    这把钥匙,倒是很像某种保险箱所用。

    “不用猜了,我已经找人看过了。这是一把瑞银的保险箱钥匙。”方寸看出庄重的疑惑,直接道。

    “瑞士银行?怎么会?”庄重不相信的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二十几年前,国内根本就没有几个人能接触到瑞士银行,这种钥匙在当时的华夏很少见,怎么可能出现在庄重身上呢?

    除非……庄重的父母来自国外或者说有一定的经济基础!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?师父虽然老了,但是没昏头啊。我找了一个在国外工作了三十年的锁匠看过,是他告诉我的,这很有可能是一把瑞银的保险箱钥匙。对了,我当时还特地把他说的话记了下来。”方寸说着,从身上摸索半天,才摸出一张油纸袋包着的纸张。

    显然,方寸一直在很小心保管这个东西,生怕自己记差了哪怕一丝一毫的信息,导致了庄重判断失误。对庄重的疼爱之情,由此可见。

    庄重狐疑的接过那张纸,却见纸的最上方是一个草图,画的却是一个保险箱粗略构造。

    而草图的下方则是一段文字解释。

    “每一个保险箱都只配有一把钥匙,通常也存在一条后备钥匙。你现在看到的是瑞士联合银行在19231934年间广泛使用的保险箱锁头。二战结束后就更换了,不过也有一部分得以保存下来继续使用。这种锁头看起来与普通银行的双重锁无异,有两个锁眼,一个供客户的钥匙,一个供银行的钥匙。实际上,里面还隐藏了第三个锁眼,只有用特制的钥匙才能开启。这第三个锁眼将锁牢牢固定在保险箱上,哪怕你开启了锁头,也无法将锁从保险箱上取走,防止了偷锁复制钥匙的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由黄铜制成的锁头,坚固耐用。无论经过多久年岁,只要仔细拭擦,在灯光照射下,从各个角度都看到它反射出耀眼的光芒。而这个有96年历史的瑞士联邦银行托管箱,一直不对外租用。至于里面有什么,只有天知道。上个世纪,这款保险箱是最受律师、商人和收藏家欢迎的一款。小巧精致,提着它,就像平时你提着一只公文箱那样简便。你这把钥匙,应该就是那时候从瑞银里流传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小看这种锁头,它可是相当坚固,深知可以抵抗炸弹。但是别以为这一定重如砧板,其实它仅135kg,淑女也可轻易提起。每一个锁眼都是激光切割,使得每把锁都独一无二。可以说,这是手工制造的一个巅峰,之后,就进入了信息时代,这种纯机械类的保险箱就很少见了。”

    恍若一段对话,方寸忠实的将那个锁匠的话全都记录了下来,都没有进行一点修改,甚至都没进行人称上的转换。

    从此中就能看出当时方寸多么重视这段信息。因为它关系着庄重的身世,方寸不敢,也不忍出错。

    看着纸张上的字迹,庄重鼻头微微有点泛酸,轻轻开口,对方寸道一声:“师父,谢谢。”

    方寸没说什么,只是拍了拍庄重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钥匙跟这张纸都给你,你不是说你要去美国吗?正好可以取道瑞士,去找到这个保险箱,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关于你身世的东西。”方寸把钥匙塞进庄重手心,道。

    说完,方寸就悠悠道一声“月明星稀,大道缺一呐”,转身回了屋里。

    只剩下庄重一人静静站在夜风中,似乎陷入了深思。

    当晚,庄重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卧室的,只知道他的心一晚上没有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最终,他想到了自己对陈漠言说的话,该面对的总要面对,就是死,至少也要死个明白。

    于是庄重坦然,沉沉入睡。

    翌日,方寸却是已经跟陈颐相处的异常默契了,两人甚至都联手准备了一桌早餐。当然,主力还是陈颐。方寸的手艺庄重那是知道,简直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吃过早餐,陈漠言去上班了,而陈颐也应约去跟姐妹们逛街,顺便帮方寸买点换洗衣服。

    庄重则被方寸叫到一旁,详细问起了庄重电话中说的事情,陈颐母女到底怎么得罪了玄门中人。

    左右闲着也是无事,庄重索性当成一个评书故事给方寸演绎了一番,当然,故事里面庄重的形象那是无限拔高了。

    “巴颂?这人却是没有听过,应当是近二十年里崛起的降头师。听你的意思,似乎是有人聘请了他来对付阿颐母女啊。那后来呢?那个巴颂怎么样了?”方寸想了下,道。

    庄重见自己评书效果不错,于是继续绘声绘色的讲了下去。

    当庄重讲到他遇见了孤易师徒的时候,却见方寸的老脸红了。庄重不由腹诽,果然自己猜的没错,这老家伙跟孤易真的有不可告人的关系!

    而当庄重讲到最后不下雷渊大阵,杀死了巴颂。而梅花钓叟也死于巴颂之手的时候,方寸不由脸上现出一抹敬重,慨然道:“像他这种看透了天机的人,能够不顾危险毅然赴死,就凭这一点就值得我去祭拜一番。他的墓地在哪?你反正也闲的没事,就陪我去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其实他对梅花钓叟一直心存愧疚,见方寸提议,不由欣然同意。

    两人买了一些水果香烛,打车往梅花钓叟安葬的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在国安调查完毕,庄重就将梅花钓叟的尸体领了回来,然后选择了海边一处种满了梅花的园林公墓,将他埋葬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老人一生爱梅花,即使走的时候也应该梅花开满路才对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