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30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七十三章 绵里针
    艾玛瞬间感觉到自己被上帝抛弃了,自己这么多年的虔诚信仰都没感动上帝。自己要弃明投暗,从此以后改信撒旦!

    艾玛悲愤的想着。

    只可惜,现在这种情况,就是撒旦也救不了他了。

    穆勒听波尔多斯基讲完,再次确认道:“你确定艾玛警官一切正常,没有受到任何伤害?”

    波尔多斯基点点头:“无论是从表征检查,还是从ct检测来看,都无法看出任何伤势。所以,我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谢谢你了,波尔多斯基法医。你去忙吧。”穆勒对波尔多斯基道。

    波尔多斯基转身,回自己的办公室了。

    而穆勒则拿着那张ct照片,静静盯着艾玛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艾玛被穆勒看的心里发慌,勉强露出一丝笑容,道:“穆勒警官,你要相信我。作为一名警察,我是绝对不会做出诬陷这种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相信你,很遗憾。事实告诉我,你的确撒谎了。”穆勒目光一闪,道。

    艾玛想要争辩,可是看见穆勒那淡淡的目光,不知为什么忽然就没了争辩的勇气。顿时变成了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而旁边的庄重,早就预料到了这种结果。他见穆勒似乎迟迟不下决定,似乎还没想好怎么处理艾玛。

    不由一笑,迈步上前,准备给穆勒上点眼药。

    “穆勒先生,现在已经证实我的清白了。我很感激你。但是我还是会向我们华夏领事馆告知此事的,因为我对自己莫名其妙的遭遇,很不满!”庄重义正言辞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庄重的话,穆勒不禁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这件事可以说,错误的一方完全在他们这边。要是庄重真的将此事告诉了华夏领事馆,然后华夏领事馆提出抗议。

    那么一定会引起瑞士高层的不满的,到时候卢卡的父亲作为总署长,恐怕也会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穆勒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,所以他必须要安抚庄重的情绪。

    想了想,穆勒看向庄重,道:“庄重先生,我想其中可能有些误会。有误会咱们解决就好,何必要闹到领事馆呢?如果你需要什么补偿的话,你提出来,我们会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庄重却摇摇头:“我不需要补偿。我们华夏人不差钱!”

    庄重说着,胸膛一挺,表示自己真的不差钱。

    而这话,却也让穆勒一怔。确实,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华夏人不差钱,看来金钱补偿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那就只能……

    叹口气,穆勒把目光转向了艾玛。

    艾玛见穆勒看向自己,没来由的一个哆嗦,似乎预感到了什么,眼中充满了可怜与哀求。

    但是穆勒视而不见,轻轻道:“艾玛警官,我记得你之前说过,如果你没有验出伤情的话,你怎么做来?”

    艾玛顿时眼中闪过一抹绝望:“不……我那是开玩笑的,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当时他说如果是他诬陷庄重,他就会自己停职。

    但是,那是建立在他对验伤有信心的情况下啊,可是现在情况完全掉转,那怎么能算呢?

    要是他停了职,用不了三天,就会有新的同事取代他的位置。即便不被辞退,却也只能成为一个普通警员了。

    而他一旦成为普通警员……剩下的事情艾玛不敢想象了,那将是噩梦一般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艾玛警官,你应该知道,有些事情是开不得玩笑的。”穆勒目光一闪,道。

    艾玛顿时脸色一黯,看来这件事真的没有回转余地了。穆勒已经铁了心要用自己来换取庄重的原谅了。

    艾玛此时无比后悔,为什么没快点解决庄重呢?如果快点的话,就不会被卢卡看见,更加不会引来穆勒了。

    而且,那人交待的任务也没完成,自己该怎么跟他交待?艾玛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。

    这时,却见庄重忽然凑了上来,背过身,挡住了穆勒的视线,然后庄重悄悄拿出了钥匙,在艾玛眼前一晃,然后指了指穆勒。

    那意思很明白,只要艾玛告诉庄重谁想要这把钥匙,庄重就可以跟穆勒求情,放艾玛一马。

    但是,艾玛却缓缓摇了摇头,说出一句:“idontknow。”

    这句简单的英文庄重却是听懂了。他先是一皱眉头,以为艾玛不想告诉自己。但是当他开启风水眼看过之后,却发现艾玛竟然是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看来背后的人通过了一种隐秘的方式,操控了艾玛。

    既然得不到想要的答案,庄重收起钥匙,转身对穆勒道:“穆勒警官,对贵方这种毅然剔除害群之马的行为,我表示赞赏。所以我决定此事就此结束,不再向华夏领事馆投诉了。”

    穆勒不禁松了口气,冲艾玛一挥手:“艾玛警官,从现在开始,你被停职了。”

    艾玛面如土灰,憎恶的看了庄重一眼,灰溜溜的走掉了。

    而他到此也没明白,为什么庄重打了自己检验不出伤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了,穆勒叔叔。”卢卡跟穆勒道谢。

    穆勒只是笑笑,没说什么。见卢卡没其他事情了,就跟卢卡告别了。

    至于庄重,穆勒却是没说什么,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,就算打过招呼了。

    庄重也不在意,毕竟国籍不同,也不能指望穆勒看见自己就对自己多么热情。那是钱,不是人。

    庄重跟卢卡走出警署,一群警察此时看向卢卡的目光已经充满了敬畏,再也没人用看小丑的目光看待卢卡。

    直至卢卡跟庄重消失在远处,他们才松了口气,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,卢卡竟然是总署署长的儿子!我之前那么嘲笑他,他不会记恨我吧?”

    “我也嘲笑他了,怎么办?我们会不会像艾玛一样,丢掉工作?”

    “要不咱们找机会去给卢卡道个歉吧?”

    人性,在这一刻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“庄重,我明明看见艾玛被你打的爬不起来的,难道他真的是装的?”卢卡奇怪的问庄重道。

    庄重笑笑,说:“当然不是装的。不过我用了一点特殊的手法。”

    说着,庄重左右看看,捡起路边花坛里的一块砖,然后轻轻一拍,交给了卢卡。

    卢卡奇怪的接过,不明白庄重为什么要给他一块转头。

    “你掰一下试试。”

    卢卡依言掰了下砖头,手才发上力,就觉得不对,这块砖头竟然比面包还要柔软!

    而紧接着,让卢卡更加吃惊的事情发生了。砖头竟然被他一下掰成了粉末!

    这不科学啊,即便砖头柔软,也不可能直接掰碎成粉末啊。是庄重,肯定是他做了手脚!

    卢卡又惊讶又兴奋的看向庄重,道:“难道你对艾玛用的也是这一招?”

    “对。这在我们华夏武术里叫做暗劲。是一种悄然不觉击伤对手的发力技巧。有一种暗劲叫做绵里针,它就像是水流一样绵软,当时根本察觉不出来,只有几个小时后才会看出效果来。所以艾玛在拍ct照的时候,根本无法检验出来任何伤势。”庄重点点头,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哇,这么酷!你可以把这一招教给我吗?”卢卡激动的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是可以,但是没有二十年的苦练,是无法学成的。而且,你得一直跟在我身边练习,以便我指导。恐怕到时候你得放弃你的瑞士游侠梦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一听要放弃自己游侠的梦想,卢卡顿时垂下了头,却是不再提这个话题了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