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37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零三章 阮哲
    庄重可不会顾忌两人的感想,他此刻正忙着报复。

    崩崩崩,连续弹了左边家伙几个脑瓜崩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你弹的我不?竟然敢弹我!让你弹,让你弹!我弹弹弹!弹走鱼尾纹!”

    被弹脑瓜崩的家伙直接就哭了,不带这么欺负人的。你这么使劲的弹法,恐怕鱼尾纹还没弹走,小命就先被你弹走了。

    弹完后,庄重转向另一人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好像拍我脸蛋了?妈的,我的脸蛋也是你能拍的?好多美女想亲我都不让她们亲,你竟然敢拍?我让你拍,让你拍!”

    啪啪啪,庄重一顿抽,把他家伙抽的差点就晕过去。

    赵微微在一旁看着,不禁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她还是头一次看见这般报复行为,虽然看上去很幼稚,但是,还蛮可爱的嘛。

    庄重自然不知道赵微微给自己定义了一个可爱,如果让庄重知道,庄重一定会羞愧的自杀的。

    堂堂男子汉被说可爱,谁能受的了?

    “刚才你说赵凌志跟越南人比武,生死未卜。是不是真的?”庄重报复完,开始了正儿八经的审问。

    见识了庄重厉害的两人,此时那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你想,当你面对一个明明武功很高偏偏喜欢扮猪吃虎的家伙的时候,你还会想反抗吗?更关键是,这家伙还是一个贱人!让人面对他就欲哭无泪的贱人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我们偶然听见帮里老人说的,他们应该不会说谎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怎么回事?”庄重眉头一皱,原以为只是洪门的内部矛盾,没想到还牵扯到了越南人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之前洪门还没发生内乱的时候,跟越南猴子因为地盘的原因干了几次。不过相互都有损伤,谁也没占到便宜。于是越南猴子就提出通过比武解决。双方各派出一名代表参战。因为赵爷一直是我们这边久负盛名的高手,所以就派了他参战,对战越南的那个高手,叫什么阮哲的。”

    阮哲?庄重一愣,随即想了起来。这件事似乎赵凌志之前跟自己说过!

    说越南有个越武道宗师,叫做阮哲,乃是越武道创始人的孙子。好像已经迈入了暗劲三重的境界,十分的厉害。

    当时庄重还以为赵凌志只是在担忧这人会对洪门不利而已,没想到竟然是要跟他比武!

    怪不得当初赵凌志就一副托孤的样子,却是料定自己赢不了阮哲。

    暗劲三重!庄重眉头一皱,说实在话,这种级别的高手,庄重也没有把握能打赢。要是真正遇上了,多半会受重伤,甚至被打死。除非庄重动用一些武术之外的手段。

    但是,庄重会玄门秘术,赵凌志却是不会啊。如此看来,传言应该是真的了,赵凌志应该就是败在了阮哲的手中,然后被扣押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庄重总觉得这件事有些巧合。为什么偏偏赵凌志出事的同时,雷豹就开始内乱了呢?

    难道,雷豹跟阮哲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?要真是那样的话,雷豹就违背洪门规矩了。为了对付会中兄弟,联合敌人。这可是五雷轰顶的重罪。

    想罢,庄重又问道:“现在洪门总会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现在……具体的我们也不清楚,只知道雷大爷已经基本控制了局面。因为前任龙头失踪一年多了,之前被会中几个元老压着,一直没有选举新任龙头。现在那几个元老相继出事,选举的事情也就被重新提出来……”之前持枪的家伙怯怯说道,他是真被庄重玩怕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庄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看来雷豹是蓄谋已久,早就想上位了。但是因为赵凌志等人不同意在没有确认龙头失联的情况下选举,他没有得逞。这番终于被他抓到了机会,将赵凌志等持反对意见的元老人物全都排除,或杀或陷害。终于没了反对意见,就等一周后的洪门大会进行选举了。

    不出庄重所料的话,一周后的洪门恳亲大会上,雷豹一定会以全票当选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混蛋,真够阴险的!”庄重暗骂一声。

    看看躺在地上的两个家伙,忽然脚尖在两人脑袋上一点,两人登时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后庄重将两人扶着,不知情的以为庄重在扶醉酒的朋友。如此弄到了酒店外面,悄无声息的扔到了警局门口。

    顺便庄重还施展妙手空空,顺手牵羊了两个路人的钱包,塞进了这俩家伙口袋里。

    这样两人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只能认栽吃牢饭,无法泄露庄重跟赵微微的行踪了。

    搞定两人后,庄重返回酒店,保险起见,还是跟赵微微再次换了一家酒店。

    “微微,你想想现在洪门还有没有值得信赖的人,最好是跟你爷爷比较熟悉的。”庄重拍拍脑袋,问。

    现在他除了知道个大概情况以外,对洪门内部的事情一无所知,却是必须得找个明白人了。

    就是去救赵凌志,庄重也不知道越南人帮赵凌志关在哪了啊。

    “我想想啊,值得信赖的人……”赵微微也清楚这个人的重要性,必须要真的可以信赖才行,不能像之前那个阿欣,其实就是一个反骨仔。

    赵微微蹙着眉头想了半天,忽然拍手道:“有了!”

    “谁?你确定值得信赖吗?”庄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确定。”赵微微重重点点头,回答。“庄大哥你还记得阿斌哥哥吗?”

    “阿斌?”庄重疑惑的道。随即想了起来,当初在明珠时庄重第一次去给赵微微治病,就被赵凌志的几个手下给刁难了一次。有个年轻人便叫做阿斌,全名叫陈斌。

    那人的品性却是十分的不错,庄重对他的印象不坏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他父亲好像也是洪门的一个堂主,叫做陈震虎是吧?”庄重问赵微微道。

    赵微微点点头:“是的。阿斌哥哥有段时间一直跟我爷爷学习武功,他跟爷爷可以算是忘年交。而且他对我也很好,我认为阿斌哥哥是值得信赖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啊。从面相上来看,他的额头宽阔,眼睛明亮坚定。无论站姿还是坐姿,挺胸抬头,目光永远是直视别人。不会游移不定的闪避。而且他的嘴唇厚重,嘴角不上翘。说话没有多余的小动作,眼角向左扬而不是向右。这些特征都能说明他是一个忠义之人。不过面相也不是一定准确的,后天环境也很重要。这样吧,你先跟他联系一下,我试探试探他的口风。”庄重回忆一下陈斌的模样,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我现在就跟他联系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庄重点头。

    于是赵微微拿出手机,找到了陈斌的号码,不一会,便听电话接通,传出了陈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微微?是你?你现在是不是还在香江?斌哥告诉你,这段时间你千万不要回来,具体原因我不能透露,但是你一听要听话!”赵微微还没开口,却听陈斌急匆匆说道。

    庄重一听,暗道此人果然不错,至少肯提醒赵微微,没有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“斌哥,我已经回到旧金山了。我要见你一面。”赵微微开门见山,直接道。

    另一头陈斌犹豫一下,接着回答:“好。半小时后,我们在金门公园南门见!你自己小心点,最好化化妆再出门,小心被人跟踪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我一会就到。”赵微微答应着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