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382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零五章 调虎离山

第八百零五章 调虎离山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庄重笑笑,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其实大洪拳的特点是以活马步桩为根基,架子大开大合,多崩打、架打、扒打、滚打,架子刚劲有力,多发身力整劲,初练刚劲、明劲,再练柔劲、暗劲,后练混元劲,刚中有柔,刚柔相济,连绵不休。

    而其战斗时,又多用刺枪、托枪、刀劈、落马倒地后翻滚防守等技法,运气为拳,化掌为刀,拳掌并用、刚柔相济、攻守自如,天下无敌。

    这种技法其实是从战场上的运动战中而来的。

    战场上不会有谁原地摆出架子,就不动了。而是需要不断的转换身型,游走杀敌。这就牵扯到了重心的游动。庄重指点陈斌的这一点,却就是大洪拳的关键点。

    如今这年代,国术很少有实战的机会了,所以许多国术传承到现在,已经变得似是而非,跟原来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大洪拳也是如此。这本来是一个极简单的道理,却是很少有人能够想通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。你回去后多加练习,将这一点吃透,不出十年,你必将成为大洪拳宗师。其实自古以来,大洪拳就属于上四门。其厉害程度是现在人无法想象的,我们很多时候都是在一叶障目啊。”庄重感叹一句。

    上四门是对四种拳术的统称,包括“红(拳)、梅(花)、弹(腿)、迷(踪)”,这四门拳法都是威震一时的高深拳种。红,便是指的洪拳。

    之所以演变为洪拳,那是因为红拳在历史上很少被官府查禁,不像梅花拳那样多灾多难。所以天理教起义、义和拳失败后都以红拳为幌子,蒙蔽官府。而在太平天国时期太平军便直接称其为了“洪拳”,其后发展为北方的红拳、南方的洪拳和中原少林看家拳,及至现在已经全都叫做了洪拳。

    “嗯,我爹之前也常常这么跟我说。不过他总是用那些老掉牙的大道理来压我,根本没有解释清楚。现在听你一讲,却是豁然开朗。”陈斌佩服的对庄重道。

    庄重微微一笑,没说什么。但是心底却暗暗自得,看,这就是文化的力量。

    赵微微在一旁看着两人,见两人从一开始交手,到现在干脆谈论起了拳理,不禁愣了。

    今天不是来商议救爷爷的吗?怎么成了华山论剑了?

    察觉到赵微微怀疑的目光,庄重赶紧咳嗽一声,重新让话题回归正轨。

    “阿斌,你知道越南人把赵先生关在哪里了吗?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不知道,但是越南人就那么一处地方,只要找找肯定能找到的。”陈斌回答。“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什么?”庄重奇怪的问,

    “你之气也说了,那个越武道宗师阮哲很厉害。我听说他就住在越南人总部附近的酒店里,恐怕咱们前脚去营救,他后脚就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庄重皱皱眉。这确实是一个问题,像是他们这种级别的高手,即便没人通知他们,他们也能感受到一些事情的发生。

    这在玄学里叫做“心血来潮”,心血一涌上,就是代表不好事情要发生,换到国术范畴里讲,其实就是秋风未动蝉先觉的一种早期弱化版本。

    如果到时候阮哲真的拦阻,多半是无法救出赵凌志的。

    庄重来回踱着步,半晌后,忽然笑了起来:“我有办法了。对付这种人,就得用最简单的方法!”

    “什么方法?”陈斌跟赵微微同时问。

    “你这般这般……”庄重冲陈斌招招手,在陈斌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听罢,陈斌不由也是一笑:“厉害!亏你能想出这种主意来。你别说,换成是我,我也得中计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陈斌按照庄重的计划去安排了。

    而在临近唐人街的一个街道上。这里原来是由华清帮控制的一个地盘,但是越南帮来了之后,就打破了这种局面,从华清帮手里抢过来了这么一条街,成为他们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在这里,越南帮异常的嚣张。往往会因为一件小小的事情,就弄出人命。之前就曾报道过,因为越南帮几个成员跟人停车时候发生口角,那几个越南帮成员直接掏出刀片,将对方脖颈划伤,使得那人在送去医院的途中不治身亡。

    虽然美国也曾打击过,但是越南帮却像是雨后春笋般,始终无法完全铲除。而且他们许多人都是越战老兵,单兵素质异常强悍,更是给警方造成了很大困扰。发展到现在,已经是最令美国方面头疼的一个帮会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条街的最里面,有一家相对来说比较高档的酒店,而阮哲,就住在这家酒店里面。

    阮哲依然保持着每天的良好习惯,在房间里打坐休息着,这是他从一个好友那里学到的休息方法,对他因为年龄原因逐渐亏损的身体来说,确实很有效。

    忽然,阮哲的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阮哲睁开眼睛,缓缓站起身,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却是一个不认识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小孩子手里拿着一封信,递给了阮哲,道:“有人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阮哲奇怪的接过信,想不通谁会给自己写信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阮哲低沉的说道,然后就要关上门。

    小孩子却靠在门上,不肯走:“先生,你忘了给小费了。”

    阮哲看小孩子一眼,没有任何表示,而是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十美元的钞票,给了小孩子。

    小孩子这才乐滋滋的走了。

    回到房中,阮哲疑惑的撕开信封,打开一看,信上却是只有短短一行字:“金门大桥等你。”落款是“你十年前的老朋友”。

    阮哲眉头皱起,却是想不出所谓的老朋友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绞尽脑汁想了半天,忽然他眼中射出一道寒光。难道是……他?

    想到那个人之后,阮哲登时变得不再沉静,而是匆匆换上了一身衣服,就要出门。

    刚要迈出房门,却是想到了什么,拿起电话打了一个电话,乌哩哇啦的说了一通话,得到对面肯定的回答后,他才放心的出了门,往金门大桥而去。

    金门大桥距离这里可是有一段距离,阮哲挥手打了一辆车,往那个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阮哲走后不久,之前给阮哲送信的那个小孩子,忽然出现。他看着阮哲上了车,然后消失,转身走进一个店铺。

    “那人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是你的小费。”店铺里面的却是陈斌,他直接给了小孩子一张百元大钞。

    之后就离开了店铺。

    而陈斌没走出多远,就跟另外一个人汇合在一起,两人往越南帮大本营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金门大桥上。

    阮哲一路催促司机飞速行驶,终于在半个小时后来到了金门大桥。

    下了车,阮哲疑惑的将大桥扫视一遍,似乎并没发现那个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嗯?那个是?”忽然,阮哲眼睛一缩。有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,正背着身子看向河面。那模样,颇有几分高处不胜寒的孤傲感。

    阮哲加快脚步,往那黑衣人身边走去。

    在即将到达那人身边的时候,忽然一个窜步,手掌快速变化,手掌在途中就已经连续几个手势做出,等到抓到那人肩膀上之后,手掌却又变了一个架势。一下就将那人的肩膀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找死!十年前的仇我今天一定要讨回来!”那人用越语说着,猛地转身,将一柄剑劈向阮哲。

    阮哲看到那人的模样后,却是愣了。再感受到那柄剑的风声,更加疑惑了。

    轻轻一拂,那柄剑应声而断,竟然是一把木剑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他!你究竟是谁?谁派你来的?”阮哲大怒,抓着那人肩膀的手骤然发力。

    “哎哟,哎哟。不是说来拍个短剧吗?怎么玩真的?你抓得我好疼,快放手!不然我报警了!”那人一脸痛苦的大叫道。

    “拍戏?”阮哲愣了。接着就猛的醒悟,大叫一声不好,转身就往回跑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