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38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零九章 隔空交手
    陈斌朝着门外一看,果然,有七八个越南人拿着枪往这边而来,看来是已经察觉了庄重两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去你娘的小猴子!”陈斌呸一声,拉开一颗手雷,就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几个越南人一见是手雷,慌忙掩蔽。

    只听轰隆一声,有没来得及跑的,被弹片击中身体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其余的人则拿着枪往这边射击,将这边封锁成一个火力网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看出这些越南人的单兵能力确实高,不愧是从越战战场上退下来的。几杆枪就将小院门口给封锁住了,导致庄重跟陈斌一时间无法冲出去。

    庄重见状,眉头一皱,看看院子一侧,忽然对陈斌道:“阿斌,来这边!”

    陈斌点点头,跟着庄重返回院子里,却见庄重来到了院子另一堵墙旁边。庄重将赵凌志交给陈斌,道:“你先带着赵先生从这里离开,我殿后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还是我来殿后吧,我还有一颗手雷呢!”陈斌道。

    “你那玩意只能挡住一波,快走吧,别跟我抢,现在可不是抢着送死的时候。”庄重说着,抓住陈斌跟赵凌志,猛然发力,将两人都送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而庄重则看看门口,几个越南人已经冲到了门口,刚好看见了庄重。

    那几人却是真的彪悍,什么话也不问,直接就是开枪扫射,瞬间把院子里的花草扫成一堆残花败叶。

    庄重却在地上连续几个滚翻,进入了厢房之中。

    几个越南人还想朝着厢房扫射,却被一个小头目给拦住了:“哈迪曼大师就住在里面,万一你伤到了大师,老大会被你宰了的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那华夏人藏进里面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咱们把院子包围住,谅那个华夏人也跑不了。再说哈迪曼大师可是黑巫师,那华夏人根本就是自投罗网。另外,你通知其他人去追另外两个人,一个都不能放走。”小头目道。

    一个手下领命去了。

    而那小头目就带着六七个人,将院子紧紧包围住,静静等待庄重被哈迪曼大师擒住。

    只是,片刻后他们就傻眼了。

    因为庄重竟然挟持着哈迪曼大师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放下武器,不然我就杀了这家伙!”庄重嚣张的叫嚣道。

    那表情,那眼神,那语气……差点让几个越南人忍不住开枪,把庄重跟哈迪曼大师一起扫成筛子。

    幸亏他们还知道哈迪曼大师惹不得,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先放了哈迪曼大师,我保证让你走。”小头目道。

    “呸,你当我三岁小孩?我要说你先让我走,我保证放了这老头,你愿意吗?”庄重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头目顿时无语,这个华夏人为啥跟洪门那群人不一样?人家洪门的人都是憨厚正直,说打就打,说杀就杀。从不如此巧舌如簧。难道这个家伙变异了?还是说现如今华夏的年轻人素质都低到这种程度了?

    小头目很为华夏的未来担忧,担忧的想拿起枪解决掉那个贱人,以免影响华夏未来的国运。

    “我只数三声,一,二,三……”庄重那是说数就数,毫不犹豫的。

    几个越南人还没把庄重的中文听明白,就听庄重已经数完了,然后便见哈迪曼大师嗷的一声痛吼,整个人的面部表情都抽搐了。

    可怜这家伙都七老八十了,还要承受这种非人的折磨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哈迪曼大师要是有什么不测,我保证你走不出这个院子!”小头目顿时紧张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这么多屁话?搞得好像我现在能走出这院子一样。你到底让不让开,我又要开始数数了啊。一,二,三!”庄重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哈迪曼大师又是一阵抽搐。那痛苦的模样,看的几个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兵心里都一阵发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头目这次是真发现这个华夏人的与众不同了,就是一个字,贱啊。贱的让人欲哭无泪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哈迪曼大师恐怕撑不了几次,万一真的死在他手里,老大怕是要迁怒于我们了。而且,哈迪曼还是阮哲大师的好友,要是阮哲大师也为此迁怒,咱们恐怕就真的完了,到时候连家乡也别想回去了。”一个家伙捅了捅小头目,道。

    阮哲在越南有着很大的影响力,尤其是他们混涩会的这群人中。因为阮哲可以说就是越南的武魂,是他们从小崇拜的偶像。有时候阮哲的话比他们老大的话都要好使一些。

    “妈的,让开!全都让开!”小头目考虑半晌,终于下了决心。

    放跑这个华夏人不会产生多大影响,但是哈迪曼大师死了,那影响可就大了。他们这段日子跟其他帮会抢夺地盘,好多次都是哈迪曼大师出手相助,让对方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死了。所以哈迪曼大师绝对不能死。

    见小头目妥协,庄重不由笑了:“早说嘛,你还故意考虑这么久,分明就是要借我的手折磨哈迪曼大师,大师年纪这么大了,能经得住几次?你这家伙的心肠也忒歹毒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头目再次无语。只觉一股气不住的往上涌,却又不能开枪,只能汇聚成一句经典的华夏国骂,喷向了庄重。

    “你马勒隔壁!”

    “啧啧,被我戳穿恼羞成怒了。哈迪曼大师,你可千万记住这个人啊,等会我放你回来,你记得找他算账。”庄重继续挑拨道。

    而哈迪曼真的深深看了那小头目一眼,顷刻让那小头目一阵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让开点,让开点,你们谁躲得慢,就是想故意让哈迪曼大师吃苦头,其心可诛。大师可是全都看在眼里呢。”庄重警告几个不肯让开的人道。

    那几人一听,再看看哈迪曼,虽然哈迪曼的眼神未必是真的在记仇,但是却也不能不防备。赶紧让开了道路,让庄重挟持着哈迪曼大师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就这样,庄重勒着哈迪曼的脖子,缓缓的走出了越南人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而庄重刚刚走出门口,就听见不远处一阵爆炸声,似乎是陈斌又扔了一颗手雷。硝烟散尽,除了几个受伤的越南人之外,却是没有看见陈斌的踪影,看来是已经成功逃脱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,送君千里终有一别,就送到这里吧,赶明我再来。回吧。”庄重贱贱的说着,忽然将哈迪曼抛起,砸向跟来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几人本来想找机会开枪的,但是被哈迪曼大师一砸,只能手忙脚乱的去接住哈迪曼大师,却是让庄重一下就溜掉了。

    “还好这群越南人比较笨,总算逃出来了。”庄重疾速奔跑在大街上,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怎么不觉得?”忽然,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在庄重耳边,霎时让庄重魂飞天外。

    庄重慌忙转头一看,却见在自己的身侧两米外,一个清瘦的家伙正盯着自己。不是别人,却是阮哲!

    阮哲?他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庄重心里大惊,脚下加速,想要赶紧逃走。

    然而,却见阮哲冷冷一笑,猛的一跺脚,身形如同鬼魅一般闪现到了庄重身边,瘦弱的胳膊一抖,也不见有什么空气爆破声音,好像是一根轻飘飘的竹竿,就点到了庄重胸口。

    但是,其中蕴含的强烈杀意,让庄重血液都有种僵住的感觉,庄重汗毛连同头发全都炸了起来。

    危险!

    庄重来不及多想,猛的深吸一口气,心脏处的肌肉顿时凹陷下去几公分。

    这时只听嗤的一声轻响,阮哲的指尖猛的射出一道暗劲,凌空而来,打向庄重心脏位置。

    凌空打一寸!这下却是可以一下将庄重的心脏点爆!

    只是,庄重提前预知,早已经将心脏处的肌肉凹了下去。这道暗劲虽然仍旧点在了庄重胸口,却是力道已然弱了不少,只是将庄重肌肉切开一道口子,再没造成更深一步的伤害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