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394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一十三章 食牛之气

第八百一十三章 食牛之气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越南帮大本营里。

    阮哲正满脸寒霜的坐在一张梨花木椅上,下面则是几个越南帮的负责人。

    坐在阮哲侧边的,却是叫做阮元坤的一个人,他便是美国越南帮的实际控制人,同时也是阮哲的远房侄子。

    “表叔,这件事你看怎么办?放走了赵凌志要不要惩罚他们几个?”阮元坤问道。

    阮哲摆摆手:“这个无所谓,一个赵凌志而已,徒有虚名。我担心的反而是前来救赵凌志的那个年轻人,你立马安排人去打探下他什么来路,资料越详细越好。唉,放虎归山,下次想要再抓到他就难了,弄不好被他成长起来,还会被一口吃掉。真是没想到,竟然被他跑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阮哲摇摇头,十分可惜的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哈迪曼大师,你刚才说那年轻人还是玄门中人?”阮哲忽然想起来,问哈迪曼道。

    哈迪曼面色铁青,他被庄重折腾的够惨,正一腔怒火没处发泄呢。

    “嗯,我的诅咒对他没有一点用处,而且他直接就逼问我还魂尸的解药,显然对还魂尸很了解。综合这两点来看,显然他也是同道中人。”哈迪曼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个难缠的家伙啊。虎豹之驹,未成文而有食牛之气;鸿鹄之鷇,羽翼未全而有四海之心。此子真的不可留,不可留!”阮哲阴狠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虎豹之驹,未成文而有食牛之气;鸿鹄之鷇,羽翼未全而有四海之心”,这句话却是出自《尸子》卷下,用来赞美青少年志壮心雄,气概豪迈,前途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庄重要是听到阮哲给他的这个评价,一定会大呼三声“知己”,然后跟阮哲浮三大白的。当然,酒里会不会放药,那就得看庄重当时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“阮兄你放心,我虽然给了那小子解药,但是在解药中我还暗含一重手段,只要这小子敢用药,我就能反制赵凌志,趁那小子不注意的时候,直接偷袭击杀那小子!你不是也说那小子受了重伤了吗?赵凌志本身武功又不低,肯定能够将其一击必杀的。”哈迪曼沉沉说道,语气中带着丝丝忌恨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麻烦哈迪曼大师了。”阮哲点点头。

    哈迪曼闻言,站起身,将之前控制赵凌志的那个巫毒娃娃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念了一段咒语,直到现在,他的嘴巴还有点漏风,几处音节差点就念错了。

    “嗯,真是说什么来什么,他已经给赵凌志喂下解药了!看我施法!”哈迪曼一喜,接着将巫毒娃娃放在桌上,嘴唇嗡动,配合着一连串的手势,指向了巫毒娃娃。

    随即便见巫毒娃娃刷的一下从桌上站立了起来,好像活过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很好,巫毒娃娃仍然有效!这下那小子要倒霉了。”哈迪曼说完,再次冲着巫毒娃娃一指。

    只见巫毒娃娃就像是上了发条,自己在桌上动了起来。赫然是一套武功招式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招式全都狠辣阴毒,每一招都取向人的要害处,却是置人于死地的招式。

    以赵凌志的功夫,一旦偷袭庄重,庄重必然会当场死亡。

    阮哲看见巫毒娃娃用的这些招式,也是不禁微微颌首。庄重受的伤他很清楚,心脏处连续被他暗劲喷了两下,虽然都没能致命,但是短时间内绝对无法进行剧烈的动作。

    何况他现在还正在给赵凌志喂食解药,根本就毫无防备。

    两相综合之下,庄重想要躲过这几个杀招,简直难比登天。

    两人似乎都已经看到了庄重的死亡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两人等待看巫毒娃娃的反馈结果的时候,忽然见桌上的巫毒娃娃猛然跌倒,哧拉一声,娃娃的肚子上裂开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哈迪曼见状,不禁大惊,匆忙间想要施法自保,然而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只觉一股难以抵挡的力量传来,瞬间击入了他的脑海,哈迪曼一个趔趄,扑通一声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鼻子跟眼睛里都流出道道鲜血,模样十分的可怖。

    “哈迪曼大师!你怎么了?”阮哲慌忙上前扶起哈迪曼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被那小子算计了!先扶我回去……”哈迪曼气息虚弱的道。

    庄重这个暗算可是让他吃了一个大亏,差点就让他脑海承受不住这强大的精神冲击,直接变成白痴。

    阮哲眉头皱着,扶哈迪曼回房间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几个人,你看我,我看你,全都是叹口气。而越南帮的老大阮元坤不由在心中暗暗记下了庄重这个名字,提醒自己以后一定要小心他。

    而酒店内。

    赵凌志吃下解药之后,猛然眼睛一翻,往床上仰倒下去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赵微微不禁大惊,忙问庄重:“我爷爷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这是吃了解药的正常反应。休息一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庄重没说实话,这却是赵凌志跟哈迪曼争夺神识控制权的后遗症。赵凌志的精神力一下被抽空了,自然就发生了这种翻白眼的现象。

    庄重轻轻将赵凌志眉心的银针拔出来,然后食指点在赵凌志眉心,一道灵气缓缓输入进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便见赵凌志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当他看见旁边的赵微微后,不由一下跃起来,抱住了赵微微:“微微,是你吗?真的是你吗?爷爷不是在做梦吧?”

    赵微微哽咽着道:“爷爷,你没有做梦。是庄重大哥跟阿斌哥哥把你救出来的,你现在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赵凌志抬起头,这才看见了庄重跟陈斌都在场。

    “庄重,阿斌,谢谢你们了。你们对老头子的这份恩情我就是死也报答不完了。”说着,赵凌志膝盖一曲,就要跪下行大礼。

    他倒是不怕死,但是他实在割舍不下赵微微。庄重将他救出,无异于给了他第二条生命,行个大礼却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使不得!”庄重跟陈斌慌忙上前,一左一右把赵凌志给搀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而已,赵先生你千万别这么客气。”庄重道。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?那阮哲可是真正暗劲三重的大高手。其间的危险我一清二楚,庄重你也是搭着一条命去救我啊!唉,也罢,大恩不言谢,日后有我赵凌志卖命的地方,你尽管开口!”赵凌志叹口气,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再说,以后再说。对了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这件事是不是雷豹在幕后主导的?”庄重问。

    赵凌志没直接回答,而是先喝了一杯水,然后坐下来,慢慢的将整件事情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