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401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一十六章 三晃膀

第八百一十六章 三晃膀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是啊,不过不是逃出来的,而是被救出来的。”赵凌志微微一笑,说。

    “救出来的?谁救你出来的?”陈震虎说着,眼睛转向庄重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除了陈斌跟赵微微,就庄重是生面孔了。在陈震虎的认知里,陈斌跟赵微微明显是没有这种能力的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看庄重的模样,也就跟陈斌差不多年纪,竟然能够做到搭救赵凌志这件事?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。阮哲可不是好易与的人物,这年轻人怎么可能从阮哲手里救出赵凌志呢?陈震虎直接否定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赵老弟的恩人没来啊,可惜了,我没法领教下他的功夫了。”陈震虎道。

    赵凌志却笑了起来:“陈老兄你这么说,可就错了。救出我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,就是他!”

    赵凌志说着,手指向了庄重。

    “当然,阿斌也出了不少力,所以我这次专门上门拜访,就是来谢谢老兄你教导出这么个好儿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?不可能!”陈震虎惊讶的道。“阿斌也参与了?阿斌,你赵师叔说的是事实吗?”

    陈斌在他父亲面前,顿时就像是遇见了老虎的小兔子,大气不敢出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而陈震虎得到阿斌肯定的回答,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愤怒,只是眼中闪过一道光芒,就再也没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“那就恭喜赵老弟了,来吧,进来坐,不要老是站在外面了。”陈震虎邀请赵凌志道。

    对于庄重是不是救出赵凌志的人,他直接就不再谈这个话题了,显然依旧不相信。

    进入正屋,陈震虎拿出一套茶具沏茶,赵微微则乖巧的接过去,主动干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幕不禁让陈震虎大为感叹,感叹生个儿子不如生个女儿,看女儿多乖巧。

    赵凌志则跟着打趣,两人胡扯了一番没营养的话。

    待到赵微微茶水端过来,每人品了一口茶之后,陈震虎缓缓将茶杯放下,道:“赵老弟你也知道我这人性子直,有什么说什么。恐怕你这次不是为了看我吧?而是另有原因吧?”

    赵凌志哈哈一笑:“什么也瞒不过老兄你。没错,我这次正是有所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想问,龙头失踪的事情,你知不知情?”赵凌志笑容一敛,严肃的问陈震虎道。

    陈震虎本来要端起茶杯的,听了赵凌志的话忽然手一抖,刚刚续上的茶水就洒出来几滴。

    这个细节被庄重看到了,不由心中冷笑一声,看来陈震虎肯定知道一点内情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,陈震虎却是直接否定了:“我怎么会知情?你也知道,我跟龙头的关系并不像你一样,你都不知道,我怎么会知道呢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赵凌志眯起眼睛,轻轻呷了一口茶水,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“相信,怎么会不相信。不过我想陈老兄一定不知道,我这次落入越南人手里,其中另有隐情吧?”赵凌志没再纠缠这个话题,而是道。

    “另有隐情?”这件事情看来陈震虎是真的不知道,他的眼神中确实透露出一丝震惊。

    庄重眼睛一眯,风水眼启动,却是当即看出陈震虎身上流转的情绪颜色,却是流露出一种金属灰色。

    灰色,在情绪中象征诚恳、沉稳、考究。其中的铁灰、炭灰、暗灰,在无形中散发出智能、成功、强烈权威等强烈讯息。灰色在权威中带着精确,特别受金融业人士喜爱;当一个人需要表现出智能、成功、权威、诚恳、认真、沉稳等场合时,可穿著灰色衣服现身。

    陈震虎的情绪显然是认真中带着丝丝的自负,一个刑堂的副堂主确然也该有一丝的自负。

    “看来陷害赵凌志这件事情,陈震虎真的没有参与。否则他不会流露出这种情绪。”庄重心里暗暗想到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的确是败给了阮哲,不过,输了之后我就被越南人当场扣押下了。对此洪门前去观战的人没有任何表示就离开了。你觉得这件事情正常吗?”赵凌志反问陈震虎。

    陈震虎一愣,却是没想到还有这等事情。赵凌志跟阮哲的战斗,只有洪门少数几个堂主去观战了,陈震虎却是没去。

    却是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种情况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怀疑雷豹跟越南人勾结,然后故意陷害你?”陈震虎确实性子够直,尽管他现在跟雷豹一条阵线,仍然把矛头直接指向了雷豹。

    “不是怀疑,而是很明显了。”赵凌志笃定的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没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证据吗?真相是什么你心里不清楚?这次来,我们不是拉拢你的。而纯粹是想找你打探下龙头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找到龙头阻止雷豹上位?”陈震虎眉头一皱,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希望陈老兄你能帮我。”赵凌志诚恳的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赵老弟你应该清楚,我现在是什么立场。说实话,我陈震虎不会干出卖友求荣的事情来,但是也不会两面倒。”陈震虎轻声笑着,道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很明白,他不会通知雷豹来抓赵凌志,但是也别想让他反戈一击,背叛雷豹阵线。

    赵凌志听罢,不禁犹豫起来,这性子耿直的人就是这一点不好。认准了的事情就很难回头,即便是错的。

    正当赵凌志愁眉不展的时候,庄重忽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恕我直言,陈先生你不就是觉得找回龙头,你这妄想扶正的算盘就打不响了吗?说实话,原本我还敬重你是一条汉子,现在却是只能呸!什么狗屁汉子,什么狗屁‘老虎三晃膀’,就tm是一个势利小人!”

    老虎三晃膀,便是陈震虎的外号。

    因为大洪拳全称是三晃膀大洪拳。一晃无极静,二晃太极动,三晃混合气,水火济济,气存丹田。所以陈震虎才得了这么一个外号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外号却被庄重拿来调侃,登时就惹怒了陈震虎。

    只见陈震虎脸色一拉,冷声道:“赵老弟,你这是从哪里带来的野小子?懂不懂规矩?这里有他说话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赵凌志面色一尴尬,他也没想到庄重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,刚想从中调解几句,却听庄重又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哟,觉得自己理亏,这是要倚老卖老了?也对哦,你这种年纪,再不出卖老大换取利益,恐怕就真的没机会更近一步了。只可惜脏了大洪拳三个字了。”庄重摇头叹息着,似乎在为大洪拳这门拳种可惜。

    而庄重这种说法,却是比之前一句更加让陈震虎震怒。

    因为陈震虎练了一辈子的大洪拳,这三个字简直比他的生命还重要,绝对不容许让人侮辱。没想到庄重竟然说他脏了大洪拳,这怎么能让他容忍?

    只见陈震虎啪一声,将手中的茶杯捏成了碎末,茶水溅的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下一刻,陈震虎已经肩膀一晃,右拳化作一道残影袭向庄重面门。

    这一拳极重,带起的风声都变音了,发出一种沉闷的呼啸,好像一只鲲鹏扇动巨大的翅膀,将天地都扇的起了飓风。

    这一招,就看出了陈震虎在大洪拳上的造诣。

    大洪拳歌诀讲:“顶天立地静寂然,复归无极大道显。浑沌初开立三清,洪钧仙祖一脉传。腰摇膀晃混元生,飞鸿展翅定乾元。生息玄妙谁参悟,太上老君留真言”,陈震虎一拳就将歌诀中的精髓全都展现出来,稳重又爆裂,玄妙又简单。

    庄重叫一声“不过如此”,猛的一个趟泥步,身形借助茶桌的掩护,走位到了茶桌的一侧,然后反手就是一记八卦掌里的“摇身掌”,直取陈震虎的肋下。

    “八卦?不自量力!”陈震虎冷笑一声,双臂下拉,捉向庄重手腕。

    庄重不闪不避,抖手就是一记挑掌。这一下以掌为法,以走为用,溶踢打摔拿为一体,循循相生无有穷尽。避正就斜,顺势顺劲,虚实莫测,脱身化影。柔如绵里藏针,沾粘随化,触手时候,却刚则冷弹崩炸,迅如闪电惊雷。

    却是当真显示出了庄重的八卦掌功力,不比他的形意拳差多少。

    陈震虎一接触到庄重手掌,就暗叫一声不妙,知道小瞧庄重了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