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414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二十三章 宋凌

第八百二十三章 宋凌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夜风微凉,金门大桥在淡淡星光下仿佛一架天梯,从遥远时空的另一头穿越而来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深夜十一点,人们都已睡觉,偶尔经过的车辆也都是加速驶离这个地方,并不多做停留,毕竟自杀圣地的名头在那里,谁都会觉得不吉利的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茫茫夜色中,从大桥的一端,水天相接的一线里,一个白色身影飘然而来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走的很慢,施施然不带一点人间烟火。但是真实速度却又极快,因为本来跟她并行的一辆汽车,转瞬间就被她甩在了身后,只能看见两点灯光。

    刷,好似夜晚的幽灵,白色身影片刻间就到了金门大桥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她忽然停下,看了看大桥下暗流涌动的江面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悠然叹口气,似乎有无尽的悲伤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就恢复了往日的冷漠,看向这个城市的眼神充满了不屑与敌意。

    甚至,不仅仅是只针对这个城市……

    这人,便是庄重几次三番见到的白衣女人。

    却是不知为什么,她竟然也出现在了旧金山。

    白衣女人看看远处,确认了一下方向,接着飞身而去。

    越南帮大本营,阮哲刚刚从哈迪曼大师的房间中走出来,他刚刚拿到了庄重的资料,看过后,他发现越来越有必要除掉这个小子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家伙在香江的战绩实在是骇人,他在华夏内地倒是平淡无奇,没有什么惊人的举动。可是在香江却是出尽了风头,几乎将香江仅存的几位高手都挑落马下。虽然在阮哲的眼里,那几人根本就不算什么高手。

    刚才阮哲拖哈迪曼大师继续追查庄重的下落,他总有一种感觉,觉得自己的计划很有可能会坏在这个年轻人手里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不是因为记恨心理造成的错觉,而是迈入暗劲三重之后的第六感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一度让阮哲很烦躁,他一想到这件事就想要大吼一声发泄。明明只是一只小跳骚,自己用点力气就能捏死他。为什么偏偏会给自己这种感觉呢?

    心烦意乱的阮哲四处乱转着,也算是变相的巡视了。

    忽然,他的脚步停了下来,眼睛一缩,一种恐惧之情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阮哲绝对没想到,自从自己迈入暗劲三重之后,竟然还会有恐惧的这一刻!

    在他的面前,站着一个白衣胜雪的女人。女人背对着他,头微微抬起,似乎在赏月。

    让阮哲恐惧的不是女人这架势,这世界上没有人能仅凭一个架势就吓到别人。而是他竟然完全不知晓这女人是何时出现在这里的!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阮哲用越南话问道。

    白衣女人轻轻转身,冷漠的眸子好似繁星,闪烁着晦暗的光芒,阮哲只是看了一眼,就有一种心神忍不住陷入进去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阮哲暗叫一声,轻轻咬了一下舌尖,接着整个人清醒过来,看向女人的面色已经多出几分杀意。

    “不错,能够这么快从我的无光之狱中挣脱出来。”白衣女人开口了,说的却是中文。

    阮哲听清白衣女人的语言,不禁杀意又浓烈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女人竟然是华夏人!自己跟华夏人可没什么好谈的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

    想到这,阮哲根本就不回答,而是脚步微微错开,摆出一个最利于进攻的架势。

    白衣女人看着阮哲的架势,微微笑了笑,她即便是笑,也笑的让人心底生寒。

    “他在哪?”忽然,白衣女人手一抖,一张肖像描摹图出现在阮哲眼前。

    阮哲皱眉看去,随即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只见画上画的是一个英气的男子,但是那双眼睛却毁了整个形象,小眼珠连带眉毛顷刻间就让人想到獐头鼠目这个词汇。

    阮哲惊讶的不是这人的形象,而是他认识这个人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不止是认识,还关系密切。

    因为阮哲之所以能够顺利迈入暗劲三重,就是拜这人所赐,没有这个人的指点,阮哲根本就不可能勘破三重的那一层窗户纸!

    对于他,阮哲虽然不知其来历,也不知其姓名。却一直恭敬的当做师父来对待,那人对阮哲师徒相称也不在意,或者说,这个世界上能够让他在意的东西真的很少很少。

    那人……阮哲忽然惊讶的想到,那人的气质竟然跟这个白衣女人很像!两人都有一种凌然于俗世之上的出尘之气。不过白衣女人是冷眼看世间,那人却是完完全全的不屑,视红尘万物为刍狗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告诉你。”阮哲眼睛一眯,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会说的。”白衣女人似乎完全不在意阮哲这种态度,而是轻轻道。

    阮哲不禁讥笑一声,说:“你为什么这么肯定?就凭你会玄门术法?你刚才的术法确实很厉害,连我不知不觉都差点着道。但是你还是太幼稚了,你当真以为术法无敌?在武术高手面前,你连半分施展的机会都没有!”

    白衣女人听罢,轻轻“唔”一声,似乎在不痛不痒的跟阮哲说“我知道了,那又怎么样”,但是却远远比这句话还要伤人。

    阮哲一怒,瞬间毛孔收缩,接着张开,全身劲气在这一瞬间得到了交换,携带着巨大的力量扑向白衣女人。

    他要给这白衣女人一个教训,要让她知道,玄门术法不过是偏门小道!在他面前,一点用都没有!

    哧拉,阮哲身形似箭,扯动空气发出轻鸣,在扑向白衣女人的时候,身形兀自有轻微的颤动,根本无法让人猜到他的攻击方向。

    这一招“大迷踪”便是阮哲从那人身上学到的,在对敌的时候无往不利,从没失败过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却失败了。

    只见白衣女人身形动都不动,似乎完全不在乎阮哲会一击致死。而是轻轻伸出了纤纤玉指,随手往那一戳,就像是慵懒的美人在撒娇戳人眉头。

    白衣女人的目标也是阮哲的眉头,不过白衣女人可不是在撒娇,她是在杀人。

    阮哲清楚看到,白衣女人的指甲弹起,堪似一柄尖刀,一戳之下绝对能够将自己脑门洞穿。

    阮哲怪叫一声,慌忙后退。

    扑通一声,这迫不得已的退步,让阮哲的力量无处泄,全都灌注到了脚下,将地面猜出一个足足半尺深的坑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,好厉害!”阮哲惊恐的想着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这女人只会玄门秘术,但是没想到,她竟然也会武功!而且境界比自己的要高出很多!

    一根手指头,就将自己无懈可击的进攻姿态破解,还倒逼自己泄力。如此境界,阮哲已经不敢想象了。

    难道她是化境高手?!

    阮哲这一迟疑,却是给了白衣女人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白衣女人曼声吟诵着:“人情冷暖薄如纸,世态炎凉冷如冰。何如尘世不相见,天意如刀一挥清。”

    这四句话吟完,便见白衣女人的手好似代表着天意的刀锋,贴着阮哲的脖子擦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阮哲的脖子上登时出现一道血线,滴滴血珠从皮肤里渗出。

    接着白衣女人又是一挥手,一道更深的血线划过阮哲胸口,这下却不再是只有血珠渗出,而是一蓬鲜血喷出,浸湿了阮哲衣服。

    阮哲眼中全都是震惊与恐惧,他蓦然发觉,这女人竟然比自己那个师父有过之而无不及!简直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杀你。你还有用。不过他的下落你还是要告诉我。”白衣女人轻轻说着,眼睛再次看向阮哲。

    惊恐交加之下的阮哲,这次根本就没有一点防备力,就陷入了白衣女人眼睛涡旋中。

    白衣女人的眼睛恍若一个黑洞,将阮哲眼中的精芒都吸收了进去,知道阮哲眼睛变得暗淡无光,阮哲才木然张开嘴,喃喃道:“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半年前在西雅图,之后就再没联系过。”

    白衣女人点点头,蓦然眼睛一眨,阮哲木然的表情顿时消失,下一刻就恢复了神智。

    但是,阮哲知道,自己早已经把不该说的都说了。

    阮哲深吸一口气,知道自己完全就被这女人玩弄于鼓掌之中,根本就别想反抗。索性光明磊落点,承认失败便是。

    “敢问阁下姓名,若是我再见到他,必然会据实相告。”阮哲抱拳道。

    白衣女人似笑非笑的看阮哲一眼,道:“你是想让他给你报仇?却也无妨,我就怕他不敢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听了白衣女人这句话,阮哲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冷颤,恍惚觉得自己似乎不该问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的名字,你且记好了。宋凌!”

    白衣女人说完,转身就走。临走前,忽然冲着一个方向冷哼一声,接着就见那个方向的阴影里,噗通一下有个人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却是哈迪曼大师。

    方才他想要趁机偷袭白衣女人,却被白衣女人察觉随手反伤回去。这下看似不重,却是会让哈迪曼足足损失五年修为。

    “宋凌……”阮哲捂着胸口的伤口,喃喃道。“怎么完全没有听过这个人?她跟师父到底什么关系?为什么武功也如此之高?”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这个月有点事情,尽量抽空写。下个月万字更新补回来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