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41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二十四章 初来乍到
    冰冷,饥饿。

    这种饥寒交迫的感觉好久没有出现过在庄重身上了。

    庄重缓缓睁开眼睛,半天,才适应了这个有些晦暗的环境。

    只见自己被关在一个类似罐头的监舍里,三面都是铁墙,只有正面是钢化玻璃制成,玻璃的强度很高,比防弹玻璃还要高几个标准。

    而且在玻璃中间连着一道道的透明丝线,应该是通了电源的电网。如果有囚犯试图损坏玻璃逃生,肯定会被电网直接电死。

    庄重活动下脑袋,从地面上蹒跚站起。

    这一动弹,才发觉更加冷了。再看自己身上,不由暗骂一声“艹”。

    原来庄重竟然被刻意浇了冰水,整个监舍的环境又十分的阴冷。水迟迟不干,清醒后立即就成了一种残酷的折磨。

    “这群家伙真不是人!”庄重谨慎的看着监舍外,戴着面具来回巡逻的狱警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有个狱警发现庄重清醒了,不由发出一声粗犷的笑声,似乎有些可怜的看着庄重,发出啧啧声音。

    接着道:“哦,看这可怜的小家伙,浑身都湿透了。愿上帝饶恕你,让我帮你弄干衣服吧。”

    接着便见他打了一个响指,下一秒便听轰隆一声。

    庄重所在的监舍里陡然亮起一圈大灯,灯光异常的强烈,瞬间刺入庄重的眼睛,让庄重出现了短暂的致盲。

    “啊”,庄重喊出一声,一下委顿在地。

    这种大功率灯泡会在短时间内产生极高的温度,确实会帮庄重弄干衣服。但是也会让庄重处于脱水状态。

    显然,这应该是每个囚犯进入监舍后都会尝到的“下马威”。总要让他们知道监狱方面的厉害才行,不然怎么管理?怎么从他们嘴里问话?

    庄重伏在地上,尽量不让灯泡的光芒照入眼睛,整个人放缓呼吸频率,毛孔紧闭,不让热气蒸腾进体内,尽可能的锁住体内的水分。

    但是表现在外表上,庄重却是一副异常痛苦的模样,身体不停的抽搐着,还伴有丝丝的呜咽,好像是哭了。

    看到庄重这般模样,甚至都哭了出来,那狱警不禁鄙视的说一句:“又来了一个孬种。”

    然后看看时间,对着远处的摄像头打了一个响指,灯泡光芒顿时黯淡下来,只有监舍里面的温度依旧迟迟无法散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算你走运!记住以后老实一点,不然这种苦头会天天让你吃一次!”狱警对庄重说道。

    只可惜,庄重听不懂。

    而就在庄重的周围,十几个监舍里的犯人都幸灾乐祸的看着庄重,同时嘴角带着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像是他们,能够进来这种地方的人,哪个不是硬骨头?哪个不是放出去就叱咤风云的人物?

    没想到一下子来了这么一个软骨头,就跟那个胖子唐纳德一样,简直就是这个群体的耻辱!

    有几个感觉无聊的犯人,已经在心里盘算放风的时候该怎么戏弄下庄重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,哎哟,我要死了,我要死了……”这时候,忽然一个狱警拖着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是从典狱长屋里出来的,看样子这个胖子刚刚受过审讯。不过他身上似乎没有什么严重的伤痕,只有手臂跟脸上有些淤青,至于叫的这么痛苦?

    还是说他受了某种新型刑罚,外表是看不出伤来的?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看唐纳德那头死猪,又在装可怜了。”

    “唐纳德,你真是给我们丢人!你不配在这个地方!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跟那个新进来的家伙都应该滚出去!不,滚出去岂不是便宜了他们?他们应该留下来给我们打扫厕所!”

    一个个犯人叫嚣着,似乎这成为了他们的一种娱乐。

    在这里,这些犯人们是不需要工作的,所以平常极度的无聊,每天被关在一间罐头式的监舍里,如果没有一点乐趣调剂,他们会疯的。

    而戏弄唐纳德,则是他们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。当然,现在可能又多了一个,那就是庄重。

    “安静,都安静一点!”这时候,狱警说话了,冷冷的目光扫视过去,一个个囚犯听话的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在这里,狱警就是最威严的存在,他们的话就是法律,没有一个人敢违逆。仅有的几个人,已经成为了枯骨。

    转瞬间,整个监狱就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庄重静静坐在角落,观察着周围的邻居。

    最左面的是一个剃着光头的白人大汉,看样子凶神恶煞,眼神不善的盯着庄重。

    右边则是一个冷漠的年轻人,不知道他是为什么被关进来的。他只是淡淡扫了庄重一眼,就没再理会庄重。

    而跟庄重斜对着的,却就是那个胖子唐纳德的监舍。

    看来胖子的确是装的,此时的他早已没了刚才痛不欲生的模样,而是缩在地上,睁着小眼睛看着四周。

    当看到庄重在观察他的时候,他还冲庄重笑了笑。然后费力的爬起来,上了那张小小的床。

    他一爬上去,床就被压的发出嘎吱的声音,似乎承担不了他的重量。

    其余的监舍,因为角度的原因,庄重无法观察到。不过就目前得到的情况来看,这里绝对不是一个好地方,每个人都有一段不可告人的过去,同时也代表着他们都是心狠手辣之辈,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而更要命的是,就庄重掌握的监狱逃生技术来看,这里的监舍构造简直就是完美无缺,根本没有那本书里提及的一些弱点。这才是庄重最为头疼的。

    而且还有一点,庄重还不知道洪门龙头他被关在哪里。看监狱建筑构造,应该面积很大,不可能只有一个监区。

    叮铃铃,忽然这时候铃声响起,打断了庄重的思索。

    接着所有监舍的门自动打开,一个个犯人从监舍里走出,往左手方向的另一个监区区域走去。

    看犯人们嬉笑轻松的模样,似乎是放风时间到了。

    庄重犹豫着,照常理来说,这个时候是新犯人最难熬的时间,能不出去就不出去。但是庄重还要找洪门龙头,却是不得不出去了。

    轻轻迈出监舍,庄重尾随在一群人身后,低着头,往活动区域走去。

    说是活动,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活动可言。整块区域只有一个字能够形容,那就是“空”。

    犯人们在一起除了聊天外,就只能剩下打架了。

    而狱警们对此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要不出人命他们都不会理财,甚至还会以此为乐。

    庄重已经尽可能的隐藏自己,不惹人注意了。但是当他刚刚走进活动区域,就察觉数道不善的目光看向了自己。

    却正是自己的左邻右舍们。

    最先带头的是那个光头白人大汉,他吹着口哨朝庄重走来。

    庄重下意识的要躲避,却被他一把拉住了:“喂,新来的小子,知道这里的规矩吗?想要在这里立足,就得先给我们每人来一发,哈哈!”

    庄重茫然的摇着头,示意自己听不懂。

    白人大汉眉头一皱,也想到了这个问题。忽然他朝着唐纳德一指:“蠢猪,过来!你不是说自己会八国语言吗?来给他翻译!”

    唐纳德苦着脸走过来,似乎很不情愿干这种活。

    “把我刚才的话再跟他说一遍。”光头大汉对唐纳德道。

    唐纳德用不太熟练的中文,给庄重翻译了一遍。虽然意思有些出入,但庄重还是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倒是庄重有些诧异唐纳德竟然有这种学识,会的语言还不少。

    光头大汉嚣张的看着庄重,哧拉一声解开皮带,冲庄重挺了挺胯部,道:“识相的就快点!”

    庄重恶心的看一眼光头大汉,接着对唐纳德道:“你告诉他,如果我数到三他不收起来,我会把他那玩意捏爆。”

    唐纳德惊愕的看着庄重,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这个初拉乍到的毛头小子,竟然敢当面挑战光头佬的权威?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