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42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二十七章 古怪的东平新一
    光头佬则崇拜的看着庄重,双眼里全都是星星。

    老大不愧是老大啊,先礼后兵,连揍人都揍得这么有讲究。

    那句“用当头棒喝敲开他愚钝的脑袋”,简直说的太棒了!对,我们不是在打人,而是在救人!拯救一个冥顽不化的人!

    于是光头佬揍得更加起劲了。

    当狂殴停止下来的时候,那个毒贩头目已经被揍得没有人样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狱警才姗姗来迟,他们只是简单的问了一句:“谁带的头?”

    庄重“阿弥陀佛”一声,然后爱怜的拍了拍光头的脑袋。

    光头顿时想起庄重说的那句佛家名言,“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”,于是一举手,一往无前的跟着狱警去小黑屋一日游了。

    而庄重则赞赏的看着光头佬,想着日后是不是封他个二当家的,等自己逃出去以后好有个接班人。

    一旁的唐纳德则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,肥胖的身躯情不自禁往后缩了缩,暗道幸亏自己读书多,没主动上前。

    庄重这种行为,不禁让他想起一位名人总结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佛教的逻辑基本是这样的,“你并不是真的恶毒、淫荡、吝啬、邪恶,你只是太蠢罢了,只要你肯用用脑子那还是有救的”。佛教是一种从骨子里就高冷的宗教,耶稣还可能跟撒旦对掐,佛祖大概只会摸摸撒旦的头,叹一句:“唉,煞笔。”

    庄重同样是相同的逻辑,认为打人即救人,也同样叹了一句,不过却是让人主动入地狱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唐纳德的这番想法被庄重知道,庄重一定会狠狠摸一下唐纳德的脑袋,然后告诉唐纳德,其实真正高冷的是华夏道教。

    因为道家祖师遇见这种事情,只会说一句话:“滚开,煞笔,别打扰老子飞升。”

    骚乱很快就平静下来,毕竟是吃饭时间,填饱肚子要紧。

    庄重慢慢咀嚼着这难以下咽的饭菜,发誓下一次再也不来这种鬼地方了。当然,前提是庄重能够从这里出去。

    庄重一边吃饭,一边小心翼翼观察着监狱的构造,在脑中记下每个探头的位置,以及它们交叉覆盖的区域。

    很遗憾,食堂区域也是无懈可击的,根本就没有能够找到的薄弱点。

    或者说小黑屋里面可能有?写了那本书的作者,曾经就提到自己最危险的一次,便是在小黑屋那种禁闭室里找到的破绽,从而金蝉脱壳,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庄重想着,觉得自己要不要惹点事进小黑屋去看看。

    庄重正思考着,忽然一双手出现在庄重的视野里,接着,就是一张苍白的脸。

    却是那个叫做东平新一的东洋人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庄重冷冷问。

    东平新一轻轻笑了笑,说:“刚才被打的那个家伙,好像是我罩的。”

    他竟然会说中文。

    “那你来给他报仇的?”庄重不屑的看那东平新一一眼,他正愁着没法进入小黑屋呢,没想到东平新一就自己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“也许吧。如果你能够答应带上我,或许我非但不会找你麻烦,还会帮助你。”东平新一说出一句似是而非的话。

    庄重一愣,随即心里狂跳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自己进来的目的被发现了?这家伙是来试探自己的?

    “什么带上你,你说什么我听不懂。”庄重否认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知道你懂就行了。记住我的话,带上我,对你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”东平新一说完,就端着餐盘离开了。

    庄重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忽然觉得这家伙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神秘气息。

    那种气息不只是脑海中的一种感觉,而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似乎不简单。”庄重喃喃道,随即加快节奏,将饭吃完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首先要做的事情还是要找到洪门龙头,陈中洛。

    之后的整整一天,庄重充分利用每一次的放风跟吃饭时间,打听陈中洛这个人。

    但是很遗憾,整个监区的人都没有认识他的。庄重一度怀疑周冰的情报是不是错了,陈中洛根本就没有被弄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一天很快过去,庄重不止没有找到陈中洛,就连如何逃出去都没有任何的头绪。

    同时他对东平新一的话也感觉很奇怪,总觉得这家伙似乎知道点什么。

    当第二天放风完毕,庄重正要回监舍的时候,忽然看见远远的,一个瘦小的人被两个狱警拖着,从小黑屋方向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人已经奄奄一息,任由狱警像是拖着一条死狗一般,一直拖向西区监舍。

    本来这个位置是无法看到那人的面目的,但是庄重视力超常,却是一眼就看到了那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竟然是个华人!

    难道……庄重心里砰砰直跳,但是看着那人的面容,却又觉得有些不像。

    因为陈中洛虽然五十多岁了,但是练武之人的身体状况都要好一些,不可能衰老的过快。这个华夏人却是足足六七十岁的模样,看那衰弱的样子,似乎不可能是堂堂洪门的龙头。跟周冰提供的照片也完全不像。

    庄重疑惑的目送着那人被拖进了西区,直至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此时,狱警已经在催促众囚犯回监舍了。

    庄重回到监舍之后,心中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对,但是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最终,庄重觉得不管那人是不是陈中洛,自己都应该去西区一趟。因为东区这边已经被庄重刨根问底,打探了个清楚,根本就没陈中洛的影子。如果他真的在这里,那只能是在西区了。

    所以当午饭的时候,庄重就问唐纳德,如何才能进入西区。

    而唐纳德则一副为难的样子,道:“狱警是不允许犯人跨区交流的,一旦超过了警戒线,就会被当场击毙。之前便有两个犯人试图越过界线,结果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庄重顿时也颇觉棘手。这里是监舍,不是外面,能够利用的东西太少了。而且全都在探头的监控之下,庄重想要瞒天过海,恐怕很难。

    正当庄重想不出办法的时候,忽然目光落在了东平新一的身上。

    接着庄重冷笑一声,站起身,走到了东平新一的面前,只是说了一句话:“我要去西区一趟。”

    东平新一根本不问庄重为什么要去,只是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,轻轻道:“记得我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然后便端着餐盘,走到看管他们的狱警面前,忽然装作走路不稳的样子,手中的餐盘猛然扔了起来,整个人都扑向了那狱警。

    狱警冰冷的面具下流露出深深的戒备,第一反应不是扶住东平新一,而是防备东平新一耍花样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狱警也将手中的枪指向了东平新一。

    庄重见状,不由暗赞一声这家伙还真是聪明。一个动作就吸引了两个狱警的注意力,扔起的餐盘还正好将探头视野给遮挡住了。

    此时不走更待何时?

    庄重二话不说,身子趴低,快速在地上一滚,就悄无声息的滚过了警戒区,进了西区的监舍。

    而东西区监舍的食堂是挨着的,中间只是隔了不到十米的警戒通道。庄重身形一动,就穿过了警戒通道,当东平新一那里恢复正常,庄重已经混进了西区的犯人大军里面。

    而一走入西区,庄重就开始寻找那个从小黑屋里放出来的华夏人。

    当他目光扫遍整个西区,以为搜寻无果的时候,忽然在边角处的餐桌旁,发现了那人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