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43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三十章 利用
    陈中洛只觉额头一阵冷汗下来,这么多年来,他这是唯一一次感觉自己距离死亡这么近。

    半晌,他才回过神来,转头看向庄重。

    而庄重就这么直愣愣站在原地,似乎陷入了沉思,正当陈中洛奇怪,想要询问庄重的时候。

    忽然庄重头一低,一口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糟糕!”陈中洛见状,不由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他看出来了,这是由于刚才庄重强行收招造成的反伤,气血逆行对他脏腑造成了很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陈中洛右手快速轮转几个手势,接着小指点在了庄重的胸口。

    庄重只觉一阵暖意从胸口传来,本来倒行的气血顿时安定下来,那种难受的感觉也缓解不少。

    “三阴戮妖刀竟然还有这种功能?”庄重稳定下来之后,不由惊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这是水刀的用法,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,水刀既然可以杀人,自然就可以救人。传说修行到最高境界,三阴戮妖刀一手屠刀一手银针,杀人救人融为一体。动息之间能够让人坠入地狱,也能让人暗疾治愈。只可惜,我是不可能达到那种境界了。”陈中洛感叹道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这个传说他倒是听过,不过没想到竟然真的有这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用的也是谭腿?好像谭腿里没有这一招吧?不过我确实从里面看到了禅心大师的影子。”陈中洛又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自创的谭腿第十三式,叫做藤缠龙甩尾。”庄重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好名字,却是形象的很。刚才要不是你手下留情,恐怕我的脊柱早已经被你踩成一节一节的了吧?”陈中洛笑笑,道。

    庄重没说什么,只是道:“侥幸,侥幸。现在你相信我是来救你的了?”

    “相信,而且我还猜得到,你肯定有华夏官方身份,对不对?”陈中洛不愧是老狐狸,只是将整件事情稍加揣摩,就顷刻间判断出了庄重来历。

    这种人生的经验,却是庄重拍马也赶不上的。所谓红尘炼心,不止是锻炼信念,更是要锻炼人情世故。

    “厉害!”庄重冲陈中洛伸出大拇指。“没错,你猜的很对。我的任务就是要将你救出去。总之,你配合我行事便是。具体情况我不能详细跟你说,希望你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嗯,理解理解。”陈中洛说着,忽然脸色一沉,再度恢复那种风霜老人的模样,然后不动声色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接着就听见了狱警的喊叫声:“你们吃完饭不回监舍,在这里做什么?赶紧走!”

    之后便听那几个遮挡探头的犯人一阵喧闹,作鸟兽散了。

    而狱警往这边看来,忽然发现庄重面生的很,似乎在西区并没见过庄重。

    “你,过来!”狱警指着庄重道。

    庄重则装作没听懂的样子,作势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却被狱警一把拉住,顿时电击棍击在庄重身上。

    庄重只觉全身一阵剧烈的电流流过,脑袋瞬间昏眩,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而片刻后,庄重的身份被查实了,却是东区的犯人。

    狱警又查看了录像,却是没发现庄重进入西区有什么企图。于是庄重就被当做普通违规,丢入了小黑屋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庄重悠悠醒转,想要伸展身体,却发现自己被囚禁在了一个只有一米多宽的空间里。

    身体蜷缩在一起,根本无法自由舒展,异常的难受。忍受一两个小时还可以,但是关上一天的话,恐怕真的会如同陈中洛表现出来的那样,只能被狱警拖着回监舍。

    庄重心里暗骂一声,却也无计可施。无奈之下,只能转而查找禁闭室里是否有什么漏洞。

    在庄重看过的那本书里,多次提到禁闭室作为看管最严的地方,看似无懈可击。但是那只是表面的。看管的人都是在外部做功夫,将外面布设的天罗地网。但是禁闭室里面只是采用了简单的材料,这就给逃生留下了发挥余地。

    庄重按照书里写的,开始摸索禁闭室的构造,想要找出其中的构造漏洞。

    但是,当庄重摸索半天后,却愤然发现,妈的这禁闭室竟然是由几块完整的铁板焊接而成,根本就没有什么构造!

    “大道至简,没想到被用在了这里。这样一来却是真的无懈可击了。妈蛋!”庄重觉得自己似乎失误了,如果真的找不出漏洞,那他岂不是要一辈子呆在这里了?

    华夏方面肯定不可能为了庄重,出动大量人员将这个一号飞艇端掉。那样可就是轰动世界的国际事件了。谁也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就在庄重发愁的时候,典狱长办公室里,典狱长也皱着眉头,看着庄重被抓的那段视频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其他的视频呢?别告诉我没有拍到。”典狱长冷声问一个狱警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拍到。”那狱警有点胆战心惊的回答。“他应该是利用了东西遮挡探头,然后趁机混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典狱长冷哼一声,道:“探头可以遮挡,你们的眼睛也被遮挡上了吗?废物!幸亏他只是进入西区监舍,如果他要逃跑呢?是不是已经跑掉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狱警低着头道。心里却在腹诽,就这个监狱的安全系统,谁能跑得掉?就算是最顶级的特工来,也不可能逃出去。

    况且,监狱还有另外一重防护呢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话他可不敢说出来,典狱长的坏脾气可是出了名的,万一弄不好,自己怕是得受一顿皮肉之苦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混进西区为的是什么呢?难道就因为他们都是华夏人,就为了找陈中洛聊聊天抒发下思乡之情?”典狱长敲着桌子,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可能。陈中洛跟他都不是傻瓜,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。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图谋。”典狱长又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要不要把他们带来审讯一下?”狱警见状,慌忙问。

    “不,审讯他们做什么?我正发愁没法撬开陈中洛的嘴呢。既然这个叫庄重的家伙送上门来,那就得好好利用一番。这样,你把庄重带过来。”典狱长对狱警吩咐道。

    狱警应着,转身去提庄重了。

    庄重万万想不到,自己竟然只被关了俩小时就放出来了。难道典狱长看自己长得太帅,不忍心自己受苦?又或者他喜欢那个?

    庄重心中一阵恶寒,一路上都在不停的思索自己是宁死不屈,还是明哲保身。

    终于,庄重进入了典狱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庄重,请坐。”典狱长看了庄重一眼,指了指庄重面前的椅子,道。

    庄重依言坐下,椅子是铁制的,有些冰冷。办公室里还有一阵阵的风吹来,似乎是交换机的风,将屋里吹得更加阴冷了。

    配上典狱长那张阴沉的脸,庄重就仿佛来到了地狱,面对的是一群没有感情的魔鬼。

    “庄重先生,想必你应该知道我带你来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庄重摇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唔,没关系,我就当你知道好了。但是,我不会追究。”典狱长扬扬眉毛,说。

    这话不禁让庄重愣了下,自己被发现了,却不追究。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?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