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43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三十一章 左眼跳财,右眼跳灾
    庄重狐疑的盯着典狱长看了又看,眼前这家伙看似表情正常,但是眼睛深处却有着一抹疯狂的控制欲在流露。很明显他不会容忍有人在他的地盘违反规则。

    庄重的这种行为无疑是触犯了他心中禁忌的,但是他竟然说可以原谅庄重。

    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庄重瞬间就想到了这句华夏老话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做什么?”庄重不想跟他玩猜谜游戏,索性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典狱长用一种赞赏的目光看向庄重,道:“跟你谈话真的很愉快,我喜欢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“聪明人一般不会很容易就将自己卖了,所以,开出你的条件吧。”庄重略带讥讽的看着典狱长,道。

    典狱长不以为意,而是将陈中洛的照片拿出来,扔在了庄重面前,道:“他,你认识吧?”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:“认识,老乡嘛。”

    庄重故意用这种语气,试图告诉典狱长,他只是因为跟陈中洛都是华夏人的缘故,才混进西区的。

    不过,显然典狱长并不相信庄重这话,微微一笑,道:“老乡,很好。这就更加方便我们的计划执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计划?”庄重不解的问。他还没答应这家伙呢,他竟然就认定庄重肯帮他做事?

    “你只要帮我拿到这个东西,我就会答应你一个条件。”典狱长说着,又将一张照片扔了出来。

    照片上却是一本厚厚的册子,好像是花名册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庄重装做不懂的问。

    “金不换,洪门的花名册。陈中洛知道这东西的下落,我可以允许你自由穿行东西区,甚至容许你有一些小小的越位,但是你必须帮我套取到这东西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做不到呢?”庄重看了一眼照片,抬起头问。

    心中却是冷笑连连,看来雷豹的确跟这边有染,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思想要拿到海底金不换。没有这个东西,雷豹上位总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,恐怕现在雷豹已经等不及了吧?

    知道了底细,庄重那就得狮子大开口一次了。不然可对不起雷豹。

    “做不到?”典狱长忽然站起身,在屋里来回走了几步,蓦的冲庄重一笑。“也没关系,顶多将你筋骨打折然后放回监舍。我想那些被你欺负过的犯人一定很乐于看到这一幕吧?他们肯定也会跟我一样,很温柔的对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妈的!庄重心里骂一声。这家伙心肠忒狠毒了,如果真的那么做了,按照一号飞艇这些人渣的素质,绝对会第一时间将庄重凌辱一顿。也许只是**上的,但是也说不准会有精神上的。

    想到将要承受的凌辱,庄重不禁“娇躯一震”,一副异常害怕的模样。

    显然,庄重的这反应让典狱长很满意。他双手撑在桌子上,趴在庄重面前,缓缓道:“怎么样,是不是很棒的处理方式?”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棒!”庄重恶狠狠呸了一口。“如果我办成了,你会给我什么?给我自由?”

    “自由?no,我不想欺骗你,我什么东西都可以给你,但是这个东西给不了你。因为我没有资格释放你。是谁送你进来的,你应该比我清楚。你若是真想出去,你应该去找他们。”典狱长摇摇手指,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不必谈了。不自由毋宁死!”庄重眼神坚定的道。

    典狱长看着庄重眼睛,似乎在揣测庄重这话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半晌,终于确定了庄重不是在做戏。典狱长重新落座,似乎在考虑庄重的条件。

    而庄重则暗暗松口气,要不是演技好,真就在跟典狱长的对视中穿帮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!”忽然,典狱长开口道。

    庄重愣了下,没想到典狱长会真的答应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的。不过我到时候只给你五分钟的时间。届时我会给你五分钟的自由行动时间,你如果能够逃出去,我就当做没看见这一切。但是如果你失败了,抱歉,我会按照监狱的规定处置你。”典狱长轻轻笑着,道。

    “五分钟时间?你在逗我?去你妈的吧!”庄重想都没想,就直接破口大骂道。

    妈的五分钟时间连撒泡尿都不够,还想逃出去?这家伙绝对是在玩自己!

    庄重脏话刚刚出口,就猛然觉得一阵拳风袭来,接着自己小腹挨了重重一拳。

    却是站在庄重身后的一个狱警出手了。

    而那个狱警是不可能听懂中文的,却分明是受了典狱长的眼色指使。

    “最后给你一次机会,要么接受我的条件,要么我现在就将你骨头全都打断。”典狱长阴测测道。

    庄重冷笑一声:“我也说最后一次,要么给我十分钟的时间,要么你将我骨头打断。”

    典狱长面色一变,眼中冒出道道杀机。从来没有人敢跟他讨价还价,庄重的这种行为让他很愤怒。

    但是,片刻后,忽然他笑了起来:“看来你对自己很自信嘛,那好,就给你十分钟!不过前提是你能套出金不换的秘密!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?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庄重笑笑,典狱长也随之一笑。

    两人瞬间达成了约定。当然都是基于对自己有着无比自信的基础上的。

    庄重自信能够逃出去,典狱长自信能阻止庄重逃出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庄重就被带了出去,送回了东监区。

    而典狱长则看着庄重走回监区的身影,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:“鸟儿都渴求自由,但是它们却不知道,它们认为的自由也许只是给它们换了一个更大的笼子而已。你也一样。祝你好运。”

    已经回到监舍的庄重自然不知道典狱长说的这番话。

    算算日期,却是距离洪门恳亲大会没有几天了。庄重必须尽快逃出去,当然还得带上陈中洛,不然就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趁着晚饭时间,庄重在一干犯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,大摇大摆的走进西区。

    而陈中洛一看见庄重堂而皇之的走进来,当即就猜到了原因。

    “怎么,弗莱格跟你达成了什么约定?”陈中洛一边吃着饭,一边问庄重。

    典狱长却是叫做弗莱格。

    庄重讶然看着陈中洛,暗道一些事情还真是休想瞒过这家伙。于是道:“你应该猜得到他想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金不换嘛。”陈中洛头也不抬,道。

    “嗯,他让我从你这里套取出金不换的名册,然后答应给我十分钟的自由行动时间,我认为十分钟内我绝对可以从这里逃出去,所以就答应了。”庄重一五一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绝对?”陈中洛终于抬起头,看了庄重一眼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:“绝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金不换藏在哪我可以告诉你。希望你能够如你所说,绝对逃出去。”陈中洛根本就没有任何犹豫,就说道。

    庄重则惊讶的看着陈中洛,不禁摇摇头。这种大帮会的龙头果然拿得起放得下,要是庄重面度这种情况,至少会思考数分钟才能做决定。但是陈中洛根本就不犹豫,就答应了告诉庄重金不换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先稳住弗莱格几天。等我布置一下。他一定想不到,我到时候会给他怎么样一个惊喜!”庄重说完,转过头,冲着探头露出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而典狱长办公室里,弗莱格看着监视器里的庄重,右眼情不自禁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如果弗莱格精通华夏文化,就一定知道这么句话,左眼跳财右眼跳灾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似乎并不知道,只是轻轻喝了口咖啡,脸上浮现一抹胜券在握的嘲笑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