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43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三十二章 授业
    “什么?这一切是雷豹做的?”晚饭时间,庄重跟陈中洛凑在一起,庄重将洪门发生的事情跟陈中洛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显然陈中洛对于这个结果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雷豹在洪门担任刑堂堂主几十个年头,甚至比我做龙头的时间都要久。任是谁叛变,我也想不到是他。真的是人心隔肚皮,再相知的人的也无法看破内心啊。”陈中洛叹口气,感叹道,似乎有点伤感。

    “起码经历这次能够看清哪些人是真心为洪门好的,算是大浪淘沙了。”庄重安慰陈中洛道。

    陈中洛却摇摇头:“我宁愿老天不给这么一次考验。每每,必有血光。这一次却是又不知道损失多少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陈中洛考虑的却是另一方面,他对洪门感情实在太深,哪怕一个兄弟也不想放弃。而雷豹的这次叛乱,不管结果如何,最终无疑都会让洪门的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这却是陈中洛最不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听罢,庄重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陈中洛,只能转移话题:“我准备这几天就先给弗莱格一些甜头,你觉得放给他点什么信息比较好点?”

    陈中洛缓缓抬起头,道:“那就把海底金不换的复本透露给他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好吗?”庄重一愣。即便是复本,上面的洪门人员名单也是真的,如果被fbi拿到了,那可是一件要命的事情。恐怕洪门在美国的势力会被彻底监控,洪门也就成了笼子里的老虎,再有战斗力也只能在笼子里打转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洪门几百年的密语可不是那么好破解的。这些东西,就是让雷豹看,他也未必能够全都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。那你准备一下,过一天我们就开始行动,我也得去布置一下了。”庄重对陈中洛道。

    陈中洛点点头,在庄重即将起身离开的时候,忽然问出来一句让庄重怦然心动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想不想学三阴戮妖刀?”

    你想不想学三阴戮妖刀。简单的一句话,却让庄重的心思登时吊了起来,就好像《功夫》电影里的那个猥琐老头,拿出一大把武林秘籍,让小男孩激动的棒棒糖都从嘴里滑落。

    庄重的答案无疑是肯定的。想,非常想!

    但是,陈中洛为什么要提出这么一个问题?是想用这东西吸引自己,然后让自己好为他死心塌地的卖命吗?

    一想到这,庄重不由眉头一皱。他对陈中洛是以诚相待,却是没有任何图谋。陈中洛如果这般认为庄重,庄重也就没有必要跟他深交了。

    于是庄重转回头,用笃定的语气道:“不想。”

    陈中洛听到庄重的答案,笑了起来:“你在说谎。我知道你想,从你第一天见到三阴戮妖刀的时候就想,我能看懂你的眼神。”

    见被戳穿,庄重索性坦承:“说的没错。我确实想学,但是如果要建立在利益交换上,抱歉,那是在侮辱我。”

    陈中洛依旧笑着,道:“你想多了,我只是害怕我一旦死在这里,三阴戮妖刀就会在我手里失传,所以才想给它找个主人。如果咱们两人中间只能有一个逃出去,我希望是你。”

    听完陈中洛的话,庄重傻了。

    原来陈中洛打的却是这个主意。从他语气中可以听出来,他是认真的。也就是说,在紧急关头,他会牺牲自己保全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不禁有点羞愧,又有点感动,深深看了陈中洛一眼,道:“放心,我们都会出去。不然我岂不是白来这里一趟?”

    “希望吧。”陈中洛似乎有些悲观,他在这里呆了这么久,也不是没想过逃跑,但是却连一丝机会都没发现。所以他悲观的认为成功的几率也不大。

    “来吧,我先将三阴戮妖刀的口诀传给你。当初我也是无意中遇见了一位老前辈,他不忍心这刀诀失传才传授于我。如今我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,再传与你。希望你将来也能据此传下去。”陈中洛一脸郑重。

    庄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之后,陈中洛就一字一句将口诀背诵给了庄重。

    而这三阴戮妖刀在习练之前,却是需要习练者发下大宏愿,舍身卫道。要用自己的身心性命来保卫“道”。之后便是斋戒七日,然后取甲子日及朔望日(也就是甲子日或者初一、十五),于静室或山野吉地,北向叩齿三十六通,然后摄气九口,呼于阳手掌心,也就是左手。将阳手掌心印两眉间神堂穴,次印两乳间气堂穴,次印脐中丹鼎穴,次印腰后命门穴,轻拍按三下,复印丹鼎穴,合阴手(右手)于阳手背,定式不动,乃行筑基气法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三阴戮妖刀还真有几分道家炼气功夫的影子。所发刀气也是分为金木水火木五行,我所掌握的灵气煞气调动之法,却是可以相互印证。”庄重在心中悠悠想到。

    三阴戮妖刀共有五个口诀,依照五行划分。木诀在食指中节,火诀在中指上节,水诀在中指下节,土诀在无名指下节,金诀在小指中节。刀气炼成之时,便是依据对应的手指关节发出。跟段誉的六脉神剑颇为类似。

    而庄重听陈中洛将口诀念完之后,却是瞬间了然。这完全就是一个国术版本的煞气运行路线。不同的是,道法中释放煞气是借助法器,而三阴戮妖刀则是以人体自身为法器,发出刀气来。

    据庄重推测,三阴戮妖刀在暗劲二重境界,大约能够一次性发出三刀而不损伤脏腑。到了暗劲三重,暗劲可以外放的境界,就可以发出六刀了。

    至于化境跟化境以上,那却是庄重无法推算的了。

    之前陈中洛就是在第三刀的时候动用了七杀姿态,要一招解决庄重,显然就是因为他目前只能发三刀。

    默默将刀诀在心中重复一遍,确认无误后。庄重冲陈中洛以手代人,行了一个拜师礼。算是对其授业之恩的感谢。

    之后,庄重则冲陈中洛隐晦的点点头,道:“明天我试探下弗莱格,等我消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当庄重走回监舍,路过东平新一监舍旁边的时候,庄重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:“你有多大把握短时间内引发一场暴乱?”

    东平新一思考一下,接着回答:“五成。”

    庄重摇摇头:“太少,至少要到八成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想办法。”东平新一道。

    “快点。”庄重说完,就脚步匆匆回了自己监舍。

    第二天,庄重果然被弗莱格传唤了,一进入办公室,弗莱格就直接问道:“我已经给了你足够的权限,希望你已经取得一些进展,没有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庄重笑笑,说:“你一定不理解华夏人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这句话的含义。两个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华夏人,是很容易取得对方的信任的。我虽然没有帮你套出那东西的下落,但是我起码知道了那东西确实被藏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什么地方?”弗莱格眉毛一挑,问。

    庄重却从他眼中看出一丝怀疑的光芒。知道自己要是直接说出来,恐怕他当场就得揭穿自己。时间实在是太短了,庄重即便再跟陈中洛投缘,也不可能一下搞到这么重要的信息,所以如果庄重真的说出一个地点,弗莱格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目前还没套出来。只是知道那东西被隐藏的很好。”庄重耸耸肩,说。

    弗莱格听了,怀疑的目光这才渐渐散去,脸上却装出愤怒的样子,道:“庄先生,你太让我失望了!我的耐心有限,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三天之内,我要得到确切的消息。不然,你知道会怎么样!”

    说罢,就挥手让狱警带庄重出去。

    而庄重扔下一句:“我会尽力去做,希望你届时能够信守承诺。”

    之后,便被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走出去的庄重,跟办公室里的弗莱格,两人脸上同时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