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43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三十三章 两黄三红
    一回到监舍,庄重就趁着吃饭的时候,找陈中洛要来了金不换复本埋藏的地址。

    按照陈中洛的说法,这个复本其实算不得假的,本身就是真本的一个备胎。如果真本佚失,那么复本自然也就成了真的了。雷豹拿到这个复本也是无法辨别其中真假的。除非陈中洛当面指出两本的区别。

    想必肯定能够骗得弗莱格的信任。

    而庄重决定兵行险招,不再跟弗莱格绕圈子,直接给他摊牌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东平新一也做出了安排,在吃饭的时候,故意跟庄重起了一些冲突。

    庄重二话不说,直接将东平新一痛扁一顿,揍成了猪头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应东平新一的要求而做的。因为东平新一始终在喊着一句日语“一搜库”。以庄重高深的日语造诣,当即就听出这是东平新一在喊庄重“再用力点”。

    虽然很怀疑东平新一是不是心里有问题,但是庄重还是大方的满足了他。

    于是,东区所有人都看到了这让人胆战心惊的一幕。

    被揍成猪头的东平新一怒视着庄重,两人之间有隐隐火花迸射出。就连空气都开始散发出不安的气息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感觉到,这件事怕是没法如此了解,两人之间早晚得有一决雌雄的时候。

    众人这么想,但是却万万没想到这一天来临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就在第二天的中午,庄重不知为何,被带进了弗莱格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弗莱格见庄重主动前来,不禁有些意外,在椅子上轻轻扭动一下身体,道:“别告诉我你已经套出那东西在哪了。”

    显然,弗莱格对于庄重还是有防备的,担心庄重会胡乱编造一个地方。而且他也不相信庄重短短的两天时间就能套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庄重的回答却让他意外了,因为庄重竟然点了点头,说:“没错,我已经知道那东西在哪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如果你骗我,我敢保证你会生不如死!”弗莱格一震,霍然起身,冷冷盯着庄重道。

    庄重却不以为意的扫一眼弗莱格,说:“是真是假你让你的雇主查看一番不就知道了?我又没说让你现在就履行约定。我只求在确认了真实性之后,你能够遵守之前的诺言。”

    弗莱格听庄重说的如此笃定,似乎不像是在作假。

    而且庄重的说的也很有道理,他绝对不会现在就给庄重逃离的机会,而是需要等雷豹确认之后才会做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对他却是没有任何损失。

    于是弗莱格徐徐吐一口气,道:“在哪?说来听听。如果是真的,我自然会履行我们之间的约定。”

    “金门森林公园,两黄三红。”庄重静静说道。

    “两黄三红?这是什么意思?”弗莱格眉头一皱,随即问。

    “这我就不清楚了,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致了,再打听下去肯定会露出马脚,而陈中洛也绝对不会告诉我。因为他说这是他最得意的一件事情,能够破解两黄三红,就能找到金不换。但是两黄三红究竟代表什么意思,他是绝对不会告诉第二个人的。恐怕这也是他肯将这消息透露给我的原因。”庄重摇摇头,说。

    弗莱格听罢,似乎在判断庄重话语的真假。

    半晌,还是选择了相信庄重,一挥手,说:“你先回去,如果真的能够找到金不换,我肯定会给你机会。希望你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庄重露出一个优雅的笑容,就像是前来谈判的公务人员一般,走出了办公室。那姿态跟背影,绝对不像是一个囚禁于此的囚犯。

    弗莱格看着庄重的背影,嘴角露出一抹狠色:“你以为你胜券在握?哼,就怕你把自己想象的太过强大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拿起座机听筒,接通了雷豹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雷豹听到“两黄三红”四个字之后,也是眉头一皱,对弗莱格提供的这个消息十分的不满。

    距离恳亲大会已经没几天了,他哪里有时间跟陈中洛玩什么猜谜游戏?

    可是弗莱格一再说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信息了,雷豹只能派出两个得力手下,往金门公园而去,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关于两黄三红的一些线索。

    而那两个手下去了之后,两人用了三个小时,将金门公园整整逛了十圈,却是一点头绪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准备跟雷豹汇报的时候,忽然其中一人看着远处的一片灌木林愣住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指着那片灌木林,对另一人道:“阿宏,你看那片地方的植被。”

    阿宏顺着看过去,却见远远的一片低矮灌木丛林排成一排,灌木并不是只用的一种植物,而是多种植物混合而成。此时正值夏末,植物生长的茂盛,各自显现出不同的颜色。

    却正好是两排黄色,三排红色!

    “两黄三红!那肯定就是两黄三红!”阿宏兴奋的叫着。

    然后两人迅速跑过去,在将整个灌木带梳理一遍之后,两人终于在中心位置找到了一处有些松软的泥土,挖开泥土之后便看见了一只小小的箱子。

    两人怀着激动的心情将箱子打开,果然,里面真的就躺着一本厚厚的花名册!真的金不换他们没见过,但是不妨碍他们知道这东西就是金不换。因为里面写的许多暗语就是洪门通用的暗语。

    两人迅速将箱子带回去交给了雷豹。

    雷豹在看过后,猛的一拍桌子,将阿宏两人吓了一跳,以为雷豹要大耳刮抽他们。没想到雷豹却是哈哈一笑:“真是天助我也!没错,这东西就是我洪门的金不换!陈中洛你个老匹夫,一定想不到我雷豹忍了几十年,连老天都看不过去在帮我了吧?你下辈子就老老实实呆在里面吧!没有做掉你已经算是顾念兄弟之情了!”

    雷豹说完,谨慎的将花名册收好,然后这才想起来给弗莱格打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中,雷豹盛赞了弗莱格的办事效率,虽然其实他这段时间没有一天不在怒艹弗莱格全家。

    弗莱格听到雷豹确认消息准确,不由也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他就能收到雷豹那笔不菲的赞助了。

    两人相互客套一阵,就以后的合作达成了一些口头上的共识,之后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而弗莱格则敲击着桌面,似乎在考虑什么。

    片刻后,眼中闪过一抹寒光,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夜,弗莱格并没当即履行约定,而庄重则不紧不慢的在牢房中等待着,似乎完全不着急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监控人员将监控画面放大,就会看见其实庄重在背后不断做着一个奇怪的动作。

    他正在将一张张的纸张折成三角符箓形状。而看纸张样子,却正是弗莱格办公室里专用的一种书写纸,却是不知道庄重何时从弗莱格那里顺出来的。

    庄重足足折了七八个三角符箓才停止,之后便做出一个古怪的手势,嘴里念念有词,将三角符箓悄悄扔在了自己床下。

    随后庄重便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一整晚,床下的符箓已然悄悄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原本白色纸张折成的符箓,此时多出了几分乌色,好像被什么污染了一般。若是用手触摸,则会感觉到其中放射出的丝丝寒气,就像是人手在靠近电脑屏幕的时候,手上汗毛会被刺激的竖起。这几个符箓却也是一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庄重将符箓收起,却是有些可惜的叹口气:“唉,不是黄表纸,时间又太仓促。不然这几个符箓能够将监舍里的煞气吸取干净。到时候那效力,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叹着气,庄重手一翻,符箓全都落入了庄重袖子中,之后庄重则冲旁边监舍的东平新一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东平新一被揍肿的脑袋还没消肿,他看到庄重的暗示,将猪头一般的脑袋点了点,眼中满是凛冽的杀意。

    那种杀意即便庄重看了都觉得有点胆战心惊,庄重不由怀疑这家伙在进来之前到底是做什么的了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