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44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三十九章 坠落
    庄重将绳索一头缠绕在自己手腕上,然后对东平新一道:“尽量慢一点。”

    东平新一道一声“知道”,然后缓缓的滑出了通风管道。

    他一悬空,身体重量登时通过绳索传递到了庄重手腕上,庄重只觉一股重力传来,仿佛要将他拉出去。

    慌忙用另外一只手顶在了管道壁上,而整个身体也涨大一圈,死死的卡在了管道内部。就好像是堵在管子里的一个橡胶球,再怎么用力都难以把它拔出来。

    终于,绳索被缓缓的放到了尽头,东平新一被强劲的峡谷气流吹得左右摆动。

    “抓好了!”庄重喊一声,忽然手腕发力,右手垂在管道的外面,将东平新一荡了起来。

    东平新一如同一个钟摆,快速的进行钟摆运动,运动的幅度也在庄重的不断施加力道之下,变得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终于,达到了绳索长度的最大值,只听东平新一怪叫一声,接着庄重觉得手上一轻,却是东平新一松开绳索,腾空跃出。

    两秒钟之后,便听一阵锁链咔嚓抖动声,东平新一的声音也随之传来:“我到位了!”

    庄重探出头去一看,只见东平新一双手抓在索梁之上,正往上攀爬着。

    锁链十分的粗,从庄重这个角度看过去,粗略估计至少也得有三十公分。这个粗细程度却是能够让人立足了。

    东平新一很快攀上了索梁,然后一屁股在索梁上坐了下来,还煞有心情的冲庄重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庄重回他一个白眼,转身冲陈中洛道:“陈先生,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陈中洛应一声,往前爬了几步,在穿过唐纳德身边的时候,却成了一个难题。唐纳德的身躯已经把管道占满了,哪里还能容得下陈中洛穿行?

    最终还是硬挤,把唐纳德肥肉挤下去一大块,陈中洛又缩了缩骨,这才过来的。

    如法炮制,陈中洛的重量比东平新一要轻,庄重这次就得心应手了许多。片刻后,陈中洛也攀在了索梁之上。

    却是只剩下了唐纳德。

    唐纳德看看庄重,庄重看看唐纳德。两人都是有点蛋疼。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不要管我了。”唐纳德弱弱的说道。

    庄重皱皱眉头:“我说了带你出去,就肯定带你出去。再说了,这种时候了你跟我说这种谎话有什么意思?你心中那点小九九我还不明白?我要是真扔下你,怕是你马上就得找你的弥赛亚举报我吧?”

    “呜呜,老大,你是我一辈子的老大。你真是太让我感动了……我这辈子,还有下辈子,都是你的人了。什么时候用到我,只要老大你一句话,我肯定风里来雨里去,赴汤蹈火在所不辞。”唐纳德倒是真没白瞎他的中文功底,这些面子话说的那个利落。

    庄重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道:“行了,赶紧过来。”

    唐纳德赶紧爬过来,艰难的跟庄重换了位置。

    “唐纳德,送你一句话,生死有命富贵在天。”庄重忽然对唐纳德道。

    唐纳德心一颤,战战兢兢的问道:“这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。待会我将你荡出去之后,会让陈先生跟东平新一在那边接应你。他们能够接住自然最好,如果接不住,希望你也不要怪他们。这就是我说的,生死有命。你若是逃过此劫,后半生就是半辈子的富贵。准备好了吗?”庄重认真跟唐纳德解释道。

    唐纳德被吓得脸色发白,不过片刻后他就咬着牙,冲庄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同时嘴里还念了一句:“阿弥陀佛,佛祖保佑我啊。”

    看来,弥赛亚在他心中已经彻底失去了地位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准备接应一下!”庄重跟陈中洛两人打了一声招呼,得到他们两人的回应后,才缓缓的将唐纳德一点点的放下去。

    随着绳索的下坠,唐纳德身体悬空,忍不住就尖叫起来,那声音,又凄厉又难听。

    “别叫了!不然直接把你扔下去!”庄重威胁道。

    唐纳德顿时闭嘴,不过裤子上却有一滴滴的东西蔓延落下,却是被吓尿了。

    “一,二,三,走你!”庄重喊着,运起力量将唐纳德甩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次比起前两次了,难度大了许多。想要一下甩动一个将近两百斤的胖子,还是有些难度的。

    庄重只觉整个通风管道都被力量带动的开始颤动,一瞬间庄重都有种错觉,觉得通风管道会被踩踏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只是错觉而已,这个管道用的材料异常坚固,基本没有断裂的可能,除非整根管道无法支撑力道,从一号飞艇内部坠落。但是那又怎么可能?

    好半天,庄重的努力收到了回报,唐纳德已经到了钟摆运动的顶点,但是唐纳德却因为胆小,迟迟不敢松手,枉费庄重一次次将他荡来荡去。

    数次之后,庄重只觉胳膊有些酸麻,不禁大怒道:“下一次如果你还不松手,我就会松手!说到做到!”

    绳子另一端的唐纳德顿时被吓得各种哀号,不过庄重丝毫不理会他,仍旧按照固有频率将绳子荡起。

    同时嘴里数着数:“我数到三,如果你没松手我就松手。一,二,三!”

    “啊!”绳子那一头,唐纳德杀猪般的嚎叫传来,接着就见他肥胖的身躯被惯性带动,呼啦啦往索梁上飞去。

    但是,似乎他自己配合不够,距离索梁还差了一点的距离。

    眼看唐纳德就要错过索梁坠入峡谷,而唐纳德也绝望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时忽然一只手伸过来,一把抓住了唐纳德胖胖的胳膊。

    唐纳德心中一喜,睁开眼一看,却见陈中洛跟东平新一两个人就像是猴子捞月,将唐纳德抓住了。

    半晌后,唐纳德终于胆战心惊的抱在了索梁上,活脱脱像是一只树袋熊。

    “庄重,到你了!”陈中洛冲庄重喊道。

    庄重应一声,然后回身将带来的那把枪捡起,用绳子绑住,横在了管道内部。

    这杆枪的长度倒是合适,可以卡在管道壁上,但是就怕会出现滑动,那就可能害了庄重。

    不过庄重也没其他方法,只能尽力一试。

    做好准备工作后,庄重单手抓着绳索另一头,脚下迈步,呼啦一声,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卡在管道壁上的枪支发出一阵咔嚓声,却是受力之下的反应。

    好在枪支足够坚固,并没什么其他危险情况发生。

    庄重垂在管道下方,头上是天空,脚下便是涛涛河水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庄重借助峡谷气流将身子摆动了起来,随着庄重身体摆动幅度的加大,卡在管道里的枪支也在不停的变化,忽然猛的一下抖动,竟然瞬间错位,原本横着的枪杆倾斜过来,直接从管道两侧往出口滑动起来。

    感觉到上面异状的庄重霎时魂飞天外,如果卡住的枪支出了问题,那他可就玩完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庄重根本还没荡到最高点,想要直接扑过去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庄重心中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,却都被否定,但是时间不会给庄重太多思考的机会。两三秒钟之后,庄重就觉上面传来的力量已经消失,而头顶上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正急速坠落,正是系在绳子另一头的枪支。

    而庄重的身体也往下坠落,眼看就要坠入谷底身亡。

    一旁等待接应庄重的陈中洛三人,霎时目瞪口呆,悲怆的喊出一声:“庄重!”

    呼呼,庄重耳畔传来的是隐隐风声,裤子里被灌满风鼓了起来,这次真的是风吹裤裆jj凉了。

    当然,死了后恐怕就更加凉了。

    庄重感受着眼前呼啸而过的空气,眼中蓦然射出一道精芒,在空中一个龙摆尾,只见他身形一转,借助风的力量,利用鼓荡起的裤腿,竟然稍稍改变了下掉落的方向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