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44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四十章 弗莱格的底牌
    借着这一个方向上的改变,也不知道庄重是有意还是无意,竟然身体往一号飞艇的动力排气口而去。

    那里的气流可是最为湍急的,剧烈的气流搅动形成一个涡旋,往外喷射着废气。

    “庄重!快躲开!”

    “小心啊,老大!”

    陈中洛跟唐纳德同时喊道。

    如果庄重不小心进入排气口,怕是会被一下直接吹飞吧?

    然而,事实却让他们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庄重的确没能避开排气口,庄重也的确被强烈的气流一下吹飞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吹飞的方向却是让陈中洛跟唐纳德都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只见庄重被气流喷到,瞬间就像是断线的风筝,呼啦一下就腾起来往一侧飞去。

    不过飞行的方向却不偏不倚,正好就斜着飞向了索梁。

    当然,角度不是那么的精确,庄重的身体跟索梁其实有些倾向于平行角度,最终坠落的地点肯定是峭壁,而不是直接撞在索梁上。

    哧拉,就在庄重身体即将撞在峭壁上的时候,庄重的手忽然动了,猛的扬手将兀自系着枪支的绳索甩了出去。只听铿锵一声,枪杆撞在索梁上,然后依照惯性围着索梁缠绕了数圈,庄重飞动的身形顿时静止,变成了往下坠落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枪杆缠绕在了索梁上,庄重并没有坠入湍急暗流中,而是悬空在了索梁之下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便简单了,庄重一点点顺着绳索爬上去,顺利攀在了索梁之上。

    “庄重,你刚才玩的可够刺激的啊,吓我一跳。”陈中洛笑呵呵对庄重道。

    唐纳德跟个树懒一样抱着索梁,也用小细嗓子说着:“是啊,老大,你要是走了我以后跟谁混?”

    东平新一却是没说什么,而是看了看索梁跟峭壁连接的一头,略带惊喜的道:“看,那里有遗留下的凹坑,应该是当初安装脚手架留下的!当初建造这个监狱的时候,肯定是先做好了主体,然后用动力系统配合直升机落入峡谷之中,放在事先搭好的脚手架之上。而脚手架当时就是安插在这些凹坑里的。”

    东平新一推测道。

    庄重三人都点点头,不管当初一号飞艇是怎么建造的,总之有路可走就行了。几百米的峭壁之上才是陆地,如果没有一个借力的地方想要爬上去异常困难。庄重、陈中洛、东平新一几人或许还可能,唐纳德肯定是绝无可能的。

    四个人小心翼翼顺着索梁爬到了峭壁旁边,那条衣服搓成的绳索则成了四人之间的安全绳,每个人在手腕上缠绕一圈,也算是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之后则踩着脚手架留下的凹坑往上面爬去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唐纳德明显的出现体力不支,不过他也并不勉强,每当出现这种情况,都会大叫一声示意休息一会,不然强行攀爬,以他的重量一旦出现失误,会将庄重三人都带落的。

    当然,绳索只是在手腕上粗略缠绕,想要放弃唐纳德也很简单。但是至少庄重做不出。

    就这样,走走停停,好在凹坑足够多,也足够深,唐纳德这种胖子都没遇见多少的阻力。

    约莫一个小时之后,四人终于看见了悬崖顶端。

    而当四人完全攀爬上去,脚踩在陆地上之后,全都有一瞬间的恍惚,难以置信竟然真的逃了出来!

    风,空气,阳光,鸟语花香,一切的一切,都似乎在提醒着他们,这就是自由的气息!

    唐纳德更是激动的热泪直流,跪在地上嗷嗷的叫个不停,嘴里还用不纯正的中文嘟囔着:“小婊砸,老子回来了!你给老子等着!”

    看来这段时间庄重对他的影响够深,连情不自禁之下的内心话,都改用了中文。

    东平新一倒是没有这般的失态,可是也难掩情绪,看向远方的眼神带着丝丝的激动。

    陈中洛即便有心事,担心洪门的未来,可也脸上带着笑,喃喃说着:“出来真好,真好。”

    芸芸众生,总有一种东西是让人难掩感动的。自由,分外是。

    庄重也笑着,看着三人,待三人情绪稳定下来,才出声道:“好了,咱们就在此分别吧。从此天涯海角,相见便是有缘。再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,庄重冲陈中洛一点头,两个人就要往东方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,才走了两步,两人的脚步忽然就停住了。

    同时,走向正北方的东平新一,也缓缓的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只有唐纳德,还未起步,就骂了一句“**”,然后老老实实的停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而监狱办公室内,弗莱格正盯着监视器,陡然看到了出现在悬崖之上的庄重四人,他微微一愣,随即冷笑起来:“没想到啊,你们竟然真的能从下面爬上来!我倒是小瞧了你们。但是,也就这样了!希望我给你们准备的惊喜能够让你们满意。”

    弗莱格说完,就按下了一个隐藏按钮。

    接着,惬意的将双手放在了脑后,准备欣赏庄重四人那目瞪口呆的表情。

    没错,此刻庄重四人确实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东西北三个方向,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特战队员端着枪,呈战术队形包围而来。

    而这,便是弗莱格最后的依仗,便是弗莱格最后的底牌。

    当初在设立监狱的时候,弗莱格选址之时便特意考虑过,故意将地址选择在了科罗拉多大峡谷的无人区。而这个无人区同时也是一个军事禁区!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个小型的军事禁区,但是却也配置着一个特战队。

    峡谷之上的监狱,加上外围的军事禁区,双重保护,犯人们想要越狱简直难比登天!

    “不许动,所有人双手抱头,蹲在地上!”特战队长用英文警告着。

    而庄重四人只是有一瞬间的迟疑,忽然特战队长就是砰地一声枪响,子弹径自射向了他面前的东平新一,穿过东平新一的肩头,迸出一蓬鲜血。

    “抱头,跪下!”

    那队长脸上带着一丝蔑视,枪口对准了东平新一的眉心,冷冷道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庄重四人不过是四个逃犯,之前让他们蹲下已经是给面子了,但是他们竟然迟疑不遵从,那就只能惩罚加倍,让他们改成跪下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十几个队员的枪口也分别对准了庄重、陈中洛跟唐纳德,口中重复的全都是队长那句话:“跪下!”

    庄重眼中闪过一抹怒火,眼中现出丝丝杀机。

    而陈中洛则哈哈大笑着,道:“我们华夏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,岂会跪你们这群外国佬?你可以杀了我,但是绝对不可能让我的膝盖有半分的弯曲!”

    庄重听罢,不禁心中怒赞一声好,也是将腰板挺得愈加笔直,摆明了宁死也不会跪下。

    东平新一更是凶光闪动,别说是跪下了,就是现在那几个特战队员给他跪下,都未必能够让他息怒。

    让庄重没想到的是唐纳德,他竟然眨巴着小眼睛,说出一番虽然市侩但是又让人感动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了财产,没了女朋友,还被你们关起来没了自由。就连仅剩的尊严你们也想要拿走!我的答案只有一个,不可能!我虽然怕死,虽然是个胆小鬼,但是我今天偏偏要做一回英雄!有种,你们就打死我!还省得被抓回去受罪了!”

    特战队长听了唐纳德的一番话,先是一愣,接着咧开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胖子还真是有趣,他以为他的生命会比尊严更加值钱?他错了,其实他的尊严跟生命一样,都一文不值!

    既然想死,那就成全你们!

    特战队长眼睛一眯,准星移动,对准了唐纳德的脑袋。

    唐纳德倒是如他所说,再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懦弱,而是眼睛一闭,道一声:“三位,我先走一步了!”

    却是一副慨然赴死的神色,那种坚毅,就连庄重都忍不住为之动容。想不到唐纳德还会在死亡恐惧之下爆发出这种精神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