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45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五十五章 做媒
    想到这,庄重微微躬身,冲着杨戟一拜。

    这一拜,不为权势,不为富贵,只为他当时为华人正名。

    杨戟似乎知道庄重所拜为何,站直了,抬起头,堂堂正正受了庄重一拜。

    在当年那场腥风血雨里,他或许有不对,但是至少他无愧。在今后的几十年里,华人再也不是外国人眼中的懦弱代名词,而是一头睡醒的雄狮,睥睨四方,犯者远诛。这都跟当年大圈轰轰烈烈的空降兵行动不无关系。

    “听欧阳石讲,魏老前辈把他的牌子给了你。本来我还是有些不服气的,毕竟那块牌子代表的意义太重,重到足以让所有华人社团都为之低头。现在看来老前辈的眼光还是很准的,哈哈。”杨戟笑道。

    “侥幸而已,其实魏老前辈根本就没将牌子当回事。他老人家活的仙风道骨,一辈子潇洒。哪里会被这种东西羁绊。”庄重不好意思回答道。

    话虽然这么说,但是正如杨戟所言,这块牌子在别人眼中的分量其实还是很重的。就凭这牌子的辈分,就能让现存的所有华人社团矮一辈,见了庄重低头行礼。若不是庄重有国家公务员身份,肯定可以在华人社团里搅起一番风雨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次杨先生来旧金山,也是为了洪门恳亲大会而来?”庄重问道。

    杨戟点点头:“没错,我是应邀作为观礼嘉宾而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应邀?应谁之邀?雷豹?”庄重目光闪动,看着杨戟,问。

    “一半一半吧,有故人之邀,当然也收到了雷豹的邀请。”杨戟却是回答的模棱两可。

    “故人?莫非是……”庄重说着,举起手做了一个三阴戮妖刀的起手式。

    杨戟愣了下,随即反应过来:“哈哈,是我老糊涂了,我竟然没有想到你跟那家伙有关系!也难怪,这三阴戮妖刀除了他也没别人会了,想必你这一手也是从他那里学得的吧?”

    杨戟所说的,自然就是陈中洛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那他说的那个大智大勇、忠肝义胆的年轻人,就是你了?”

    “似乎是。”庄重摸摸鼻子。面对别人的夸奖,庄重总是不太好意思,虽然其实心里爽的要死。

    “得了!那今天咱们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。小洁,靖儿,快过来给庄先生赔罪!”杨戟冲着一对儿女说道。

    杨靖倒是没什么情绪,微笑着对庄重道歉,直言当初只是怀疑庄重另有所图,没想到冒犯了庄重。

    而杨洁,却撅着嘴,一副不情愿的模样,说:“爹地,不能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。万一他是骗子呢?”

    “胡说!骗子能靠着花言巧语瞒天过海,但是他能用功夫骗过我吗?快来道歉!”杨戟微怒,斥责杨洁道。

    杨洁见父亲震怒了,不禁有些畏惧的缩缩脑袋,磨磨蹭蹭的走过来,冲着庄重浅浅一躬,不情不愿的道了句:“算我对不起你,行了吧?”

    只是这句话里的歉意,怕是连万分之一都没有。

    庄重也不介意,其实杨洁就是一个小太妹,一向颐指气使惯了,哪里肯跟别人低头?能够说出这番话也算是为难她了。

    另外,明显的她对于庄重这种类型的男人不喜欢,从她看着庄重的眼神里就能看出。小太妹喜欢的,反倒应该是那种根正苗红、忠厚能干的黑涩会成员。

    比如……

    庄重脑中闪过一道亮光,猛的想起了一个人。陈斌!

    阿斌这小子忠厚老实,又不失义气,而且在洪门中也算是一号人物。杨洁应该跟阿斌比较般配。

    再从面相上看,庄重更加觉得两人有夫妻之相了。

    因为阿斌跟杨洁的三停比例十分的相似,这却是夫妻面相的一种表现。

    从相学上来说,人的面部可以分为三个部分,称之为上、中、下三停。上停是指额头对上之发边至眼眉,中停就指眼眉至鼻尖的部分,下停为鼻尖至下巴。当三停分布的比例差不多或一样,即表示夫妻俩的运势会相似。彼此有相似的背景及经历,而且待人接物及性格方面也差不多,两人的感情自会有增无减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想到自己也许能够促成一段姻缘,庄重不由咧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笑容在杨洁眼里,就成了图谋不轨的标志。

    狠狠瞪了庄重一眼,杨洁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唉,这孩子都让我惯坏了。今天也幸亏是遇见了庄重你,如果遇见的是别人,恐怕就得酿出一出惨剧了。”杨戟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年轻人嘛,都这样。不过我倒是觉得令爱确实需要有个人管管了。”庄重笑着道。

    杨戟初听还觉得庄重这话说的未免不留情面,但是再一想,顿时明白了庄重的意思,略带犹豫又略带期待的问道:“你是说,你想给小洁介绍一个男朋友?”

    父亲对于女儿的态度大抵都是这般,不希望女儿被另一个男人带走,但是又担心没有男人带走。这种矛盾的心情会在女儿结婚前纠结许多年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:“杨先生应该对我有些基本了解,我的本业其实是风水断命。我刚才无意中看令爱的面相,倒是跟我认识的一个青年才俊颇为契合。所以才唐突的说出这么一句话,希望不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“不怪,不怪。哪一家的孩子啊,我可认识?快说说。”杨戟这时候也想起了庄重的风水师身份,那可是师从方寸大师的高徒啊。他既然说面相契合,那就肯定契合。所以杨戟倒是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是哪家的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杨先生应该认识。不是别人,就是洪门刑堂副堂主,陈震虎的公子。叫做陈斌,是一个无论人品还是长相都相当不错的年轻人。我这人不会空口说白话,如果不是对陈斌的人品有深入的考察,我是断然不会这么说的。”庄重郑重道。

    接着将自己跟陈斌认识的经过说了下,当说到陈斌冒着生死跟庄重去营救赵凌志,也是让杨戟跟杨靖都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现在的年轻人,能够做到这份上,已经当得起忠肝义胆这四个字了。

    “好!那就等恳亲大会的时候我见见那孩子。当然,我不是老封建,不会硬撮合两个孩子。如果小洁跟阿斌其中任何一方不愿意,我也不会强求两个孩子相处。”杨戟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不过我敢跟杨先生打赌,他们俩绝对能够成!哈哈!”庄重笑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成,可少不了你这个媒人来参加婚礼。”

    宾主相谈尽欢,见时间不早,庄重拒绝了杨戟的挽留,而是选择了回酒店。当然,赵凌志也住在酒店的事情,庄重并没有告诉杨戟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后,敲开赵凌志的房门。此时他还没入睡,一见庄重回来,顿时大喜过望,冲一旁的赵微微喊道:“微微,你看谁回来了!”

    赵微微本来正无精打采的坐在床上呢,听爷爷这么喊,当即抬头,接着就惊叫一声,扑向了庄重。

    “庄大哥,这几天可担心坏我们了。阿斌说有人看见你被一辆车带走了,我们还以为……还以为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妮子,庄大哥怎么厉害怎么会被人算计呢?我这次啊,是去救龙头了。”庄重摸摸赵微微的小脑袋,说。

    “那,救出来没有?”赵凌志慌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救出来了,不过在出来的时候,我跟他失联了。”接过赵微微递过来的水杯,庄重一边喝水,一边将整件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说到陈中洛被宋凌带走,庄重也是不确定的道:“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那女人说的是不是真话。希望陈先生能够在恳亲大会之前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正感叹着,忽然庄重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段监狱时间,庄重的手机一直存放在酒店。而他一回到酒店手机就响了,来电的人是谁,已经不用猜了。

    摸过手机一看,果然是周冰的电话。

    接通后,里面传来周冰冷冰冰的声音:“恭喜你顺利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顺利完成?陈中洛可是没跟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不过你不用担心,他很好。你休息吧,我挂了。”说完,周冰就真的挂了。

    从头至尾就两句话,连一句慰问都没有。这不禁让庄重为之气结,真想发个短信大骂周冰没有良心。

    不过随后庄重就想到一个问题,陈中洛被宋凌带走的事情,她竟然知道。难道宋凌跟国安之间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?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