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46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五十九章 上位(二)
    “诸位,1922年我们的前辈们在第3届世界洪门恳亲大会上,首次提出了不同以往的章程。而这个总会章程经来自美国、加拿大、菲律宾、澳大利亚、巴拿马、阿根廷、印尼、塔希提(大溪地)、华夏等国家和地区的100多位代表两天讨论,最终全票通过宣告成立。”雷豹站在台上,低沉的声音通过话筒传递到会场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这是老调重弹,所以众人并没有在意,只是保持了表面上的尊敬,至于心里在想些什么,那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而设立总会章程的目的,旨在团结洪门昆仲,发扬洪门忠义精神,振兴伦理道德,提倡社会福利,服务人群,造福人类。这个章程,不止是对我们洪门的要求,更是对所有华人社团的要求。所以,此次的洪门恳亲大会,并不是按照以往只邀请洪门弟子,而是同时邀请了所有的华人社团领袖。我也希望诸位领袖能够在大会上各抒己见,能够为当代的华人社团发展、华人福利,制定新的章程。”

    雷豹这话说完,台下坐着的诸多领袖,全都眼睛一睁,放出道道精光。

    这话虽然也是没有官话,这个年代谁还想着给大众谋福利?自己社团能够生存已经很困难了。不过诸位社团大佬还是从中听出了不一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切皆源于雷豹最后那句话——制定新的章程。

    洪门恳亲大会召开了这么多届,基本上每次都只是在原有的章程上进行补充,从没人说制定新的章程。

    雷豹如此说,肯定不是一时口误,而是另有所图。

    这些大佬都是人精似的人物,不过是眼珠一转,顿时就明白了雷豹的想法,却是全都默不作声,任由雷豹在台上演讲。

    数分钟后,雷豹结束了开场演讲,他说这番话的目的,无非就是故意透露自己意图,给在场各位大佬们打个预防针。

    接下来,却是一如既往的流程,各种冗长的发言跟夸夸其谈的夸口,没有人喜欢这些,但却又必须进行。

    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,都是无法避免的。毕竟这次恳亲大会的主题还是洪门弟子恳亲,怎么着也得围绕着“恳亲”两字做些表面上的文章。

    而以往,实际上决定整个华人社团走向的决策,却是都会在晚上诞生,几个大佬往酒桌上一坐,就定下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决策。

    只是,今年似乎未必能够这样了,洪门的当家龙头竟然到现在还没出现。有消息灵通的人,早已经跟身边的人嘀咕上了,各种流言飞传,内容无外乎是陈中洛已经失踪,龙头之位空缺。

    当然这种消息在众位大佬眼中早已没有了价值,他们更加关心的是,今天到底会发生什么。又会对他们非洪门总会的洪门社团产生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基本程序走完,本来已经到了午宴的时间,一众大佬失望的以为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呢,忽然见之前跟赵凌志起纷争的宋仁德走上了主席台。

    而他清清嗓子,随即对着话筒说道:“诸位,本来接下来是要直接午宴的。但是,因为这次恳亲大会意义特殊,是我们洪门成立125年的大日子。所以我提议,在场的所有洪门弟子进行一次祭祖。诸位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宋仁德这话说的冠冕堂皇,又抬出了洪门成立125年的大旗,一下让众人无话可说,自然只能齐声应着,准备祭祖。

    而庄重坐在一个角落,不由冷笑一声,道:“看来雷豹要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赵凌志也是点点头,眼光转向了门口,却见门口只有几个迎宾的弟子,哪里有陈中洛的影子?

    这眼看着一上午的时间都要过去,陈中洛却是仍然没有出现,不由让赵凌志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庄重,等会如果龙头还不出现,那就按照计划行事。”赵凌志悄悄跟庄重道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之前跟陈震虎商定好了计划,而计划的关键,却就在庄重身上。

    “老宋,祭祖是没问题的,但是这祭祖一事谁来主持呢?”这时候,却听另外一个人高声问道。

    宋仁德一笑,回答:“这问题还需要问吗?自然是由总会的龙头来主持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宋你在逗我?这帮里谁不知道龙头已经小一年没见人了。就算是今天恳亲大会这么重要的场合,龙头他都没出现。你让龙头主持,你脑子没问题吧?”那人质疑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对,你不说我还忘了。只顾着按照帮里规矩回答你了,没想到咱们的陈龙头已经消失很久了。这段日子帮里的事务都是雷爷主持的。既然如此,我看就索性让雷爷来主持此次祭祖了,怎么样?”宋仁德这时候才暴露出自己提议的最终目的,却是要将雷豹推到台前。

    祭祖这种大型活动,只能由龙头或者最德高望重的人来主持,陈中洛不在,那么如果真的雷豹主持了此次祭祖,也就算是变相默认了雷豹的地位。到时候雷豹做起什么来,就显得名正言顺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真是拙劣的演出啊。恐怕祭祖完毕,雷豹就得上演一出陈桥兵变,黄袍加身了。”庄重冷笑一声,说。

    当初赵匡胤陈桥兵变,晚上喝得大醉而睡,一觉醒来,只听得外面一片嘈杂。接着,就有人打开房门,高声地叫嚷,说:“请点检做皇帝!”赵匡胤赶快起床,还没来得及说话,几个人把早已准备好的一件黄袍,七手八脚地披在赵匡胤身上。大伙跪倒在地上磕了几个头,高呼“万岁”。接着,又推又拉,把赵匡胤扶上马,请他回京城。

    于是就在这种精心策划中,赵匡胤“无辜”的被迫做了皇帝。

    很明显雷豹也是想要效仿一出,等着他的亲信就此提名,把雷豹推上大位。

    而最关键的是,洪门之中除了陈中洛之外还真没有能够在威望、辈分上压过雷豹的人。更别提在场的这些人了,即便是诸位其他地区的大佬,也是辈分不及雷豹,却是只能任由宋仁德这个提议就此全票通过了。

    雷豹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,目光扫视全场,当他目光落在赵凌志身上的时候,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深深看了赵凌志一眼,明显是在向赵凌志示威。

    至于庄重,却是直接收到他一个杀气凛然的眼神,怕是在他上位之后就要动庄重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诸位抬爱,那我也就不假惺惺的推辞了,就代替龙头主持一下。毕竟祖宗规矩多,我们也不能乱了规矩不是?当然,倘若在场之中有辈分更高者,我会立马让出位置。”雷豹高声说着。

    但是现场一片寂静,分明是没有比他辈分更高的人存在。雷豹自然知晓这一点,不然也就不会这么说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志得意满的走上主席台,就要开始祭祖。

    然而这时却听一个声音响起:“慢着。”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