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46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六十二章 上位(五)
    不过在听到那句“难道这小子的牌子是偷来的”,雷豹心中陡然闪过一个念头,略微思索,然后冲身后的一个瘦弱的男子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那男子只是见雷豹一个眼色,顿时就明白了雷豹的想法,缓缓点点头,脸上表情是说不出的阴沉。

    若认得此人的,一定知道,这家伙就是洪门的白纸扇。

    白纸扇也叫做四一五,之所以这么称呼,是因为四乘十五加四等于六十四,意指易经六十四篇,心明术数之意,术士多有白纸扇在手,因而得名。通常是说42b12b53d10,底数简称十底。负责文职,讲数,通常亦负责社团财务,管理数簿。

    跟雷豹苟且的这个白纸扇便是洪门的师爷,在洪门中虽然较少直接参与社团争斗,但是每次争斗的出谋划策都少不了这种人物。所以地位还是比较高的,也算是社团里的人物。

    雷豹此次的图谋便是参考了这个家伙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小心那个家伙,他叫尤奎,是洪门的白纸扇。”这时候,杨戟悄声在庄重身后说道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还没仔细打量一眼尤奎,却见尤奎阴笑一声,迈步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雷爷,不介意我验证下这牌子的真假吧?”尤奎冲雷豹道。

    雷豹点点头,将手中牌子递给了尤奎,却算是将烫手山芋扔了出去,不由偷偷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尤奎拿着令牌在手中掂了掂,又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,然后才抬起头,道:“诸位,我尤奎虽然在洪门之中声名不显,但是好歹也是四一五,我做出的鉴定,总是能够相信的吧?”

    “尤奎这家伙眼力劲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白纸扇要是连这点都做不到,那就白瞎了这个职位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交头接耳几句,却是纷纷点头,认同了尤奎的说法。一个帮会的白纸扇,不仅要负责出谋划策,还要管理帮内的财政事务、帮内人事等文书工作。他们往往是熟知洪门历史跟各种规矩的,鉴定一个令牌的真假,却是可信的。

    见众人没有异议,连杨戟都没说什么,尤奎这才拱拱手,说:“感谢各位大佬们看得起。那我就斗胆说出自己的鉴定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尤奎一顿,看了庄重一眼,然后才道:“相信这块牌子的来历,大家也都一清二楚了,不用我多说。我只说结果,那就是,这块牌子——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哇,那小子难道真的辈分比雷豹还高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瞬间群情哗然,会场重新变得喧嚣起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,静一静。我的话还没说完。”尤奎挥挥手。“虽然这牌子是真的,但是,那又怎么样?难道牌子是真的,人就是真的?如果我捡到个条子的证件,是不是就能堂而皇之的走进警局,宣称自己从此黑转白了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了,你当警察是煞笔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别说是你捡个证件了,你就是去警局注册个证件,人家条子都能把你轰出来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,一时黑一辈子就跟着黑啊。”这话却是转而成了感慨,引发好多人跟着唏嘘。

    尤奎脸色一黑,暗骂这家伙怎么这么会联想,不跟着自己的思路走呢?

    于是赶紧制止大家的讨论,道:“好了,相信我的意思大家已经很明白了。那就是,牌子是真的,但是牌子的来路却是不清不楚。根本就不能证明这小子有什么辈分!”

    杨戟一听,也是眉头皱了皱。魏正元将牌子送给了庄重,这件事他是知道的。但是现在他跟庄重是一条战线,他若是出面作证,那公信力显然不足。不过魏正元退隐江湖之后一直隐居,基本不跟江湖上的人来往了,若要再找个证人,却是难上加难。恐怕尤奎也是认准了这一点,故意拿出来说事。

    见杨戟跟庄重一时都无语,尤奎不禁得意的扫了两人一眼,道:“怎么?说不出话来了?那我就当你做贼心虚了。今天是洪门的大日子,你的事情且放一放,这牌子你是偷来的也好,抢来的也好,日后再跟你算账。不过牌子,却是要留下了。多谢这位小兄弟将此物归还我洪门了。”

    尤奎阴阴的笑着,手一翻,就要把牌子收进口袋。

    庄重眼睛一眯,一股戾气升腾而起。尤奎污蔑他也就罢了,没想到他竟然打的是这令牌的主意,那庄重就无法容忍了。

    这块牌子可是魏正元给自己的纪念之物,庄重没想着用这牌子来耀武扬威,也没想着用这牌子加入洪门获得什么利益。但是怀璧其罪,没想到还是被人惦记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庄重爆喝一声,脚下发力,箭步连打,只见庄重的步伐笔直如一道连环箭,嗖的射向前方。

    庄重这下暴起,就连雷豹都没反应过来,因为庄重从发力到身形展动,整个过程异常的迅速,又隐蔽。好似是一个老练的骑手,在追赶烈马。

    “八步赶骣!竟然是八步赶骣!”大佬中有识货的,一下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而他话音还没落,就见庄重已然到了尤奎的身边,身形腾起在空中,双脚尖、双膝、双肘、双手,八个攻击点连续闪动,将尤奎罩在了攻击范围里。

    尤奎只是一介白纸扇,不会半点功夫,哪里能够避开这一招?脸色吓得苍白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却停雷豹大吼一声,跨步如金刚巨猿,抡起双臂打向庄重的后背。

    这却是相当于偷袭庄重的弱点了,如果庄重不应变,就会被雷豹打成重伤。

    “堂堂雷大爷,也不过是一个偷袭的宵小之辈而已!”庄重在空中发出一声冷哼,却见身体轻飘飘一个转折,就避开了雷豹的偷袭。而且庄重手臂一抖,凭空伸长了几分,一把将尤奎手里的令牌给夺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个骑士在马背上表演杂耍,整个动作行云流水,充满了观赏性。

    这便是八步赶骣的由来了。

    八步赶骣原是杂技里面的一种项目,是指骑师能在八步之内追上狂奔的烈马,并敏捷跃身站立在四蹄腾空、奔驰的马背上。而且能够在马背上做倒立、翻腾,表演各种高难动作,这是马戏团的传统绝活。

    而这手绝活正是魏正元的代表性功夫。魏正元早年前跑过江湖,混过马戏团。他根据马戏团的动作结合传统步法,糅合出来了这个“八步赶骣”,自从创造出来就一直被誉为江湖上排名前几的步法。

    只是魏正元并没传授外人,这功法也就随着魏正元消失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在这里,在庄重的身上,竟然又看到了这门功夫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会八步赶骣,看来跟魏老爷子的关系匪浅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他是老爷子的徒弟?老爷子这手绝活可是谁都没传过,就连杜月笙当年想学,老爷子都冷哼了一声,让杜月笙好不难堪。似乎除了关门弟子,别人不可能会这门功夫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群蠢猪,这门明显的事实还用猜吗?这小弟弟就是魏老爷子的徒弟!”这时,冯仙蒂不满的甩了甩紫色头发,带动胸前一坨粉肉随之颤动,引来数道火热的目光。冯仙蒂也不以为意,而是任由他们看,一副“看得到摸不着,馋死你们”的模样。

    雷豹跟尤奎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没想到,庄重竟然施展出来了八步赶骣,一下把众人的怀疑给抹除了。这个魏正元标志性的绝活,显然只会传给弟子。

    如果庄重真的是魏正元弟子的话,那岂不意味着……雷豹要喊庄重一声师爷?!

    要知道魏正元的辈分实在是太高了,杜月笙都要矮他一辈,别说是雷豹了。就连雷豹的师父复生,也得老老实实给庄重行晚辈礼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快想办法!坚决不能让这小子的身份成真!”雷豹低声对尤奎道。

    尤奎眨眨眼,示意自己在想,小眼睛泛着狡猾的光芒,开始酝酿坏水了。

    而庄重则满面寒霜的看着两人,将牌子放回了怀中。

    刚才要不是着急抢回牌子同时得防备雷豹,庄重真不会施展八步赶骣。当年魏正元就是闲的无事才将这门绝活传给了年幼的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也没当是什么好东西,只以为是杂技团的杂技,带着几分对杂耍的兴趣将其学会了。

    而方寸却是晓得其中利害的,当时就曾嘱咐过庄重不要随意施展这门功夫。如果说一个通字辈的牌子还不会产生致命影响,那加上这门功夫,那就要命了。

    这几乎就能坐实庄重“魏正元关门弟子”的身份,对于跟洪门青帮都牵扯甚深的魏正元来说,他的关门弟子会被江湖中人特殊对待的。这个特殊,也许有善意,更多的还是恶意。

    因为没人会愿意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骑在自己头上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