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1468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八百六十五章 上位(八)

第八百六十五章 上位(八)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看着庄重为难的神色,雷豹跟尤奎对视一眼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初生牛犊不怕虎,但是遇见经验老道的老农,照样牵着牛鼻子就玩死这只牛犊!而庄重就是那只牛犊,雷豹跟尤奎则是老农。

    “怎么?找不到人帮你开坛?你就没办法了。你青转洪不成,那你就算是天大的辈分也没用了!如果你是在没辙,那跪下给我磕几个响头,我可以勉为其难的帮你开个坛。”尤奎小眼睛一眨,嘲讽庄重道。

    这话顿时引来雷豹亲信们的一阵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“跪下,快给尤爷跪下!”

    “磕个头就能进入洪门了,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,你还犹豫什么?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把那牌子给我,我替你磕头?”

    叽叽喳喳的一阵嘲讽,庄重面色却是没有一丝变化,反而嘴角逐渐上扬,笑了起来:“给你这娘娘腔磕头?我怕我磕完下半辈子就不举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骂谁娘娘腔呢?你有种再说一遍!”尤奎一怒,指着庄重道。

    尤奎本身长得确实偏向阴柔,而且他本身就是白纸扇,做军师的文书角色。所以这些年还真有人背后议论他娘娘腔。尤奎对这三个字真是深恶痛绝,凡是被他知道说这仨字的,都受到了惩罚。如今却被庄重在众多大佬面前说出来,简直比戳到他的点还要让人忍受不了。

    庄重可不吃尤奎这一套。对其他洪门弟子来说,尤奎是白纸扇,权力很大。但是对庄重,却是全然没有约束力。

    所以庄重嘴一撇,道:“你是不是有受虐癖?明明不喜欢听还要人家再说一遍。大家都是洪门兄弟,那就满足你好了。你这个娘娘腔!死人妖!阴阳人!听说你打灰机都是用兰花指,兴致来了看着键盘上的b都能撸一发,吃方便面蘸老干妈的时候都能高朝!你说你是不是变态?就你这样的人还能当洪门白纸扇,我呸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愣了。愤怒,愤怒,还是愤怒!一阵阵的愤怒从尤奎的脚底冲到头顶,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通红,声嘶力竭的喊道:“都别拉我,我要砍死这个扑街仔!冚家铲!”

    只是他这一用力喊叫,更加显得嗓子尖细,活像庄重所说的“娘娘腔”。

    而庄重刚才骂尤奎的几句话,更是让在场的所有大佬面色异常精彩。

    常年混社团的他们绝对少不了接触脏话,但是能够把脏话骂到这种境界,他们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翘着兰花指打灰机?看着字母b都能有兴致?吃老干妈都能高朝?

    一想到这几句恶毒的话,饶是见惯了风浪的社团大佬们,也是忍不住全身一颤,阵阵恶寒袭上身。暗暗发誓以后绝对不能得罪庄重,就算是真的得罪了,那也得第一时间把他的嘴给打烂,坚决不能让他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开我,我要崩了这混蛋!”尤奎挣扎着,要从身边一个家伙手里拿过枪,干掉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却是一脸不屑的看看尤奎,那意思很明显,有种你开枪啊。

    尤奎更加被刺激到,一把抢过了枪,就要对庄重开枪。

    想要扣扳机的时候,却被雷豹一下拦住了:“没用,你根本打不中他。而且你开了枪,就是你犯了规矩,他要强杀你,我根本就没法阻拦。冷静!”

    雷豹倒不是在危言耸听,根据警方资料显示,普通人持枪的时候,超出5米都有很大的几率脱靶,这还是静止靶子,而不是移动的人形目标。人形目标命中的几率更加低一些。即便是警察,10米以外开枪也没有必中的把握。所以当时警方给了被抢劫者一个建议,那就是反抗比顺从活下来的几率要大很多。美国许多持枪抢劫案的生存者,都是逃跑或者反抗生存下来的。而顺从劫匪的人,往往会被劫匪事后近距离击杀。

    尤奎虽然不至于没有摸过枪,但是他究竟只是一个军师,枪法并不精准。而且面对的还是十米开外又会武功的庄重,尤奎能够命中的几率比大炮打蚊子都低。

    听了雷豹的劝说,尤奎虽然还是浑身气得发抖,不过却是放下了枪。

    “庄重,不要再说废话!如果你找不到肯给你开坛的人,那你的转投就无效!到时候咱们新帐旧账一起算!”雷豹冷声道。

    庄重刚想反驳几句,却听身后响起一个声音:“谁说庄重没有领路人的?我赵凌志这三个字,还是能当得起区区领路人资格的吧?”

    雷豹冷哼一声,却是早就预料到赵凌志会出头。不过赵凌志肯出头又怎样?能给庄重开坛的主要人物仍旧没有。够得上开坛资格的堂主、二路元帅等大爷都保持了中立或者追随雷豹,庄重今天却是别想找到一个能给他开坛的人!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还是没有能给他开坛的人啊。恐怕也不可能有了吧?赵老弟,你这算不算一步错,步步错?”雷豹面带讥讽的说,此时此刻,却是不介意将两人的矛盾公开化了。

    谁知,赵凌志却是微微一笑,说:“那可未必。自古人心向背,得道多助失道寡助。或许老天就看不下去,偏要帮助庄重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大的口气。那我就要看看,老天爷到底会派谁来帮他!”

    说完,雷豹目光炯炯看着赵凌志,认定了庄重两人必然会栽在这里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,无论是杨戟还是冯仙蒂,都帮不到庄重。杨戟不是洪门中人,冯仙蒂又不够资格,有心无力。庄重似乎真的陷入了困境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给他开坛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以为庄重就此落败的时候,却听一声浑厚的声音响起,接着一个膀大腰粗的中年人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错愕的转头一看,却是全都愣住了。雷豹也是跟着转头,想要看看谁敢在这种时候出头,当他看到那人面容之时,却也是愣住了,随即就涌起一股愤怒,被背叛的愤怒。

    竟然是陈震虎!

    这个在自己手下当了几十年刑堂副堂主的老部下!他明明已经默认了追随自己,怎么会在这种关键时刻变卦?到底为什么?

    不过现在却不是雷豹细思原因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陈震虎缓步走到会场中间,道:“刑堂二堂主陈震虎,愿给庄重做开坛坛主!”

    “陈震虎!好,好,好!”雷豹连说三个好字,脸上恨意殷然,显然已经将陈震虎恨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陈震虎轻轻看了一眼雷豹,道:“雷老大,得罪了。我陈震虎不求富贵,但求无愧。来人,摆香堂!”

    陈震虎一声令下,便见陈斌领着几个兄弟抬着一干物事走了进来,一阵忙活将香堂摆在了会场讲台上。

    洪门香堂由三层叠成的供奉台组成。第一层的右侧放羊角哀,左放左伯桃。中间一层则供奉梁山泊一百零八将。下层供奉前五祖蔡德忠,方大洪,胡德帝,马超兴,李式开、後五祖李式地,洪太岁,昊天后,林永超,姚必达。

    供桌之前设一纸塔,塔门书上“高溪塔”,供桌两旁放置龙凤棍跟洪门刀。供桌中央设一木杨城之木斗,高三尺六寸,圆周一百零八寸,代表梁山泊一百零八将。

    而在木头的下方横书着四个字——木立斗世。

    这四个字却是有着特殊的代表意义。木为十八,代表顺治在位年数。立为六一,代表康熙在位年数。斗为十二,代表雍正在位年数。世为廿三,代表清廷至乾隆在位廿三年後,必将覆灭。这却是因为历史原因而遗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香堂的下面还放着木板,叫做二板桥。最高处则摆着一尊关公夜读中秋像,在关二爷的脚下放着洪门总会的一把镇山大刀,气象森严。

    台子的左右挂着两副牌匾,一副是“亭无终日好,花有半朝香”,另一副是“彪鬼寿鬼合鬼和鬼图鬼,龙鬼虎鬼龟鬼蛇鬼会鬼”,都是洪门创始之初遗留下来的对子。

    这一切摆设完毕,陈震虎才稳步走到了香案前,缓缓扫视一周,朗声说道:“入门仪式,正式开启!”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